N.L.P.應用心得:語言信念之Milton Model

joy-2483926_960_720

山姆是先學了催眠之後,再來接觸四維王輔天神父人本NLP領域。

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與經驗使用,總覺得比起權威式指令式的古典催眠,
人本基礎的NLP在催眠語法的使用上,顯得更加細膩,
並允許被催眠者有更多空間可以自由發揮。

山姆的學習經歷,橫跨第一、二、三代的N.L.P.與催眠,
但不可否認的是,以米爾頓‧艾瑞克森(Milton Erickson)大師所開創的「艾瑞克森語法」(Ericksonian)構建的「米爾頓模式」(milton model),仍為NLP中語言水平歸類模式的代表。


這是個包山包海的催眠語法,讓被催眠的當事人即便享用義式反抗,卻又不知從哪裡開始反抗起。

有天,有位從加拿大歸國的朋友夫妻來找我催眠。

先生人很好,個性務實而細膩,由於職業是工程師,也負責過大案子,領導過百人團隊;以催眠師的語言來說,超級非常「頭腦」,對他人所說的必先想想合不合邏輯,再一層一層決定要不要接受。

首先,我花了一段時間與先生閒聊,
了解他的工作、他的背景、他的家庭⋯⋯等等種種細節,慢慢地與其同步;最後徵得他的同意,進入催眠狀態。

那是一次很深層的催眠旅程,在前世回溯的旅程中,他看到他想要看到的,也許同時也解決某些心中的問題;但,他真是在同意我之後才進入催眠狀態的嗎?

以山姆的觀察,
在我與他閒聊的同時,他就慢慢地進入一個比較淺層的催眠狀態了!

所以當他表意識同意正式進入的當下,
也代表了表意識的放手,交由潛意識全權處理,自然也就可以進到比較深層的狀態了。

整個催眠過程結束時,這位先生十分驚訝,也有些懷疑,我完全尊重他保有全部的感覺與想法,畢竟那是他個人的感覺與想法,或許在潛意識中所埋藏的那個正向的小想法,後面自然會發芽、成長、茁壯。在那當下,尊重並允許當事人的所有是身為一個「艾瑞克森式催眠師」的本分(誤XD)。

同時,
我發現當被催眠者處於Milton Model中,會十分容易找到符合自我當下的solution。
本來在理智層次不敢不想不願意去面對或處理的問題,
在Milton Model裡,或許經過潛意識的運作,或許經過一段協調,
當事人或多或少都會某種程度的改變,可是這個改變當事人往往不自知,所以也不會覺得是催眠師的功勞(QQ)。

但好處是,當在此模式包裝在占卜或是命理服務時,
同時也可以為客戶達到一些附加價值,收費也相對地心安理得些(這也許也是一種自我催眠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