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 武術vs身體智慧#01

Physical wisdom 01.png

山姆很喜歡武術,接觸的武術種類不分中外東西。
只要是有趣的,感興趣的,
基本上都會帶著COACHing State的基本狀態與態度,
而且對方有意願分享的前提下,
向有修習的同好前輩請益交流。

無論什麼類型的武術,
山姆認為高手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質:
頭腦與身體都擁有很棒的「協同合作」,才能讓自己想要的身份淋漓盡致地開展。

「協同合作」,所以不是誰當頭優先,而是一起好好同時地工作。

在NLP的策略構成,
會以五感的內外方向,來拆解一個行為、能力或決策的產生,進而移植或優化自身的能力或決策。

像安東尼・羅賓著名的《射擊策略》就是其中之一代表;他老兄利用這個策略,成功將奧運射擊金牌選手的射擊能力,移植到FBI探員身上,大幅提升FBI探員的射擊精準度。

而後面產生的,是誘發身體智慧的生成。

讓這個策略可以穩定地在探員的身體裡著床成長。

當啟發了身體智慧的萌發,
內外的連結則可能擴展出一個場域的智慧出來。
讓厲害的高手已經不需要眼腦之間的「瞄準行為」,
在身體的感覺與大腦資料庫相符合時,身體自然產生動作,準確地射擊到目標。

這不是靠大腦單純的理智作用,而是大腦、身體、心理、場域之間密切合作的運作。

在山姆玩生存遊戲、彈弓練習時,也發現這點有趣的地方。

我與內在之間存在著有趣而穩固的連結時,
同時也會知道,
我與目標間有一條微妙的線正連結著,
當感覺確定時,甚至閉著眼睛都可以放手讓子彈飛一會兒,並確定子彈可以到達我要它去的地方。無論是走動或是靜止。

而武術練習呢?

在山姆還是NLP高階執行師小學徒時,
當時張宜芬老師分享了一個例子,讓我驚異不已,並當成未來武術修習時的一個目標:

Steven Gilligan 是 Milton Erickson的關門弟子,第三代催眠大師,同時他的合氣道據說也是出類拔萃。

某次檢定的內容是這樣的:
必須要打倒20個測試對手,同時不定期有人拿著大字報跑來跑去,而受試者也得喊出大字報上的字句。

與《射擊策略》有點類似,在自己進入狀態後,保持敞開、覺知、連結、維持,
就會知道處理的先後順序,在眼角餘光出現的看板字句。

這是注重外在型式教學很難培養得出的能力,
而是需要綜合
回到自我中心、敞開框架限制、覺察細微差異、維持內外連結、維持卓越狀態等特質才能做到。

這部分山姆是在SYSTEMA的練習中稍稍有感,雖然還只能摸到邊,
卻開啟了讓自己的身體可以去釐清知道了什麼,又不知道什麼。

當然也有其他訓練可達成,或許受限於自身智慧時間與眼界,還不知道而已。

「我知道我不知道⋯⋯」

這是Milton Ericson的口頭禪,也是山姆在與當事人探索內在世界時的慣用語。

對自己的不知道保持覺知,對山姆而言,則是讓自己成長的很重要特質。

山姆看過的高手大師前輩,多半謙沖自牧。
猜想在對內的連結中,敏銳地覺察到那個「不知道」對自己的好處在哪,
雖然難以言喻,卻也會抱著好奇去接觸了解。

只是可惜的是這樣的人愈來愈少,帶著一層層眼鏡去臆測解讀的愈來愈多。

當然在行銷的時代,
我們得讓人看到自己的存在,
而這與誠實對待自己與受眾,並不衝突,
而真的是表裡並行的一部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