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謙虛 v.s. 野心 |Modesty v.s. Ambition 

grateful-2006926_960_720

今天想說說「謙虛」這件事情。

「謙虛」的英文是“modesty”,另一個說法叫做“self-effacing”,
以中文來說,可以翻成「抹去自我」。

現在似乎政治正確的用詞是「謙卑」,山姆個人不是很喜歡。
我們可以虛懷若谷,海納百川,卻未必要卑躬屈膝。愈是要強調什麼,由時勢很重要,有時則是少了什麼,是不?

當然,
這是個人對文字的感受,朋友們有權力選擇是否接受,山姆絕對尊重^^

 

一個人有「謙虛」的心理與態度蠻好的。

只是

過度的行為都可能會失衡,謙虛也是。
這是一個行為限制,讓我們無法成長。

生命是平衡的系統運行模式。

我們除了陽性的力量外,
也需要另一面的力量,讓我們可以在正反的作用力中間,
取得平衡,繼續往前走。

所以,我們也需要「野心」。

「謙虛」有點像是一個解離的視角,幫助我們能為自己做個S.W.O.T.分析,
清晰地看見自己的競爭力在哪兒,缺點在哪兒……

「謙虛」同時也會是你的貴人吸引機與潤滑劑,幫助我們有好人緣。

但,如同前面說的,「謙虛」是一種解離,讓你可以好好觀察自己;
你還需要一個「融入」,讓你的生活可以找到著力點,努力一下。

這個「融入」就是「野心」。
「野心」可以幫助你看向未來目標,充滿幹勁。

只有「野心」能讓全宇宙來幫助我們實現夢想!
只有「野心」能以使自己的生命得以超脫框架,得到另一個新可能!

兩種完全不同的狀態,
兩個迥然不同的力量,
會協助我們維持平衡的生命。

在認清一件事實時,
如果我們完全只站在有「野心」的角度來觀察世界,
太過融入則會使我們容易犯錯。

如同山姆在武術練習時,太想處理掉對方,控制對方,就會陷入自己的想法而僵硬,遇到一個很鬆柔的對手時,反而容易失去控制,三兩下就被處理掉了。

 

為什麼?

 

因為當我們只在意眼前的小目標時,會忽略在更大的體系里,存在著其他的可能;而這些可能在旁人看來或許是顯而易見的。

 我們的大腦在不同情緒與感覺時,有產生不同思維來相應對。

 有個小實驗可以試試:

你讓一個人聊他很得意的事,特別是他的影響力,他曾經得意的助人經歷。
在他興趣仍昂然時,
你要求他一點幫忙,他很容易會有情勢的誤判,而輕易答應你的要求。

如果他在談論這些事務時,非常的低調,他就很容易維持清醒,
並且可以避免情緒勒索或是被情緒勒索。

但是換個角度,
如果你引領一群人要完成一個目標,
你對你的夥伴說:「我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能力……」

或是告訴你的夥伴:
「雖然我還不知道怎麼做,但是我想成為這個行業的頂尖,我希望你們可以告訴我怎麼做……」

哪個感覺比較好呢?

「野心」跟「夢想」可以激起人的動力,
那在
Logical Level 是一個相對高的層級,能影響的東西也多得多。

跟著誰學習沒什麼了不起。

一個謙虛的學習者,能一直看見自己的不足。大師自然有大師了不起的地方。但是,我們得要有一顆想要超越大師的心。

尊師重道是好的,山姆希望你也是,
因為保留自己的「根」,會讓你更完整……
而超越老師並不是背叛,
相反的,是光耀老師的一種方式。

在學習的層次來說,
山姆也只有學習的對象,而沒有崇拜膜拜的偶像。

我們要想的要花時間的,
是一個讓你我可以心跳加速的目標。

我們或許都曾發生這樣的事:
因為曾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對某一個領域努力,卻在很急切的時間之中,
我們就要立即要檢驗自己所學。

我們很努力,卻還是得承認:
「自己確實有些東西沒學好⋯⋯」

在全力應急過關,稍稍喘息之後,
應該要靜下來想的是:
「這次我有時間來搞懂這些了⋯⋯」

沒有一個很讓自己心跳加速的目標,
會讓自己平庸一世。

有野心,還要能一步一步實現野心!

而你的「謙虛」,
絕對會是與你的「野心」一起結隊打怪的好夥伴!

有野心卻沒謙遜,容易暴走撞牆。
謙遜而不想超越,最後無能終老。

是啊,「野心」也是「謙虛」的好朋友!
兄弟齊心,怎麼不美好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