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山姆/About Sam Wg

sam-00779

心靈學習路緣起

要說山姆身心靈旅程的故事,從山姆的父親說起。

山姆爸是一個台灣30年代,常見傳統白手起家的企業主,從一個小學尚未畢業就挑磚養家的童工,到全盛時期總資產上億的老闆,除了有做生意的手腕,當然也是一個心高氣傲的人。山姆常想:像山姆爸這樣的人,當他發現自己罹患攝護腺癌時,不知道當時是什麼感覺?

「攝護腺癌」其實是一種治癒率極高的癌症,一般經尿道進行前列腺刮除,只要不擴散到骨盆腔,五年內存活率可達90%。山姆爸發現時,尚屬早期前列腺增生徵狀而已。

就當時的醫學技術,真的是個小手術;但山姆爸在健檢後知道自己的病情後,不知緣由不肯進行,卻是尋求偏方草藥的協助,一拖再拖,等到子女們發現時,為時已晚,擴散成淋巴與骨癌,也由於年紀太大,也無法進行化療與開刀。兩年後,終究撒手人寰。

這兩年中,山姆辭去行銷工程師的工作,與家中姐妹們輪班照料父親。當時與家人在照顧這樣一位重症患者時,山姆常會有一種無力感:

在山姆爸生命的後期,癌細胞蔓延全身,那個疼痛感如以醫生轉述,是名符其實的「錐心刺骨」,這已遠超過偏頭痛的疼痛的程度。即使醫學已算發達昌明,但對於重症患者的疼痛舒緩,卻還是只有「嗎啡」一途。

儘管當時有使用電動嗎啡機,那是種如果患者疼痛時,可自行按鈕注射嗎啡舒緩的機器,但一次注射後,需要一段時間才允許再啟動注射動作,以防止過量危險。

山姆記憶深刻:一次,山姆爸抓著嗎啡機的按鈕,拇指快速地按著已沒有作用的按鈕,臉部肌肉扭曲,冷汗直流,最終痛暈過去;在嗎啡已然失去效用的狀態下,身為家屬,又能為眼前受苦的親人做點什麼?

當時的山姆,什麼都沒辦法做。

其次是,山姆媽年紀也大了,即便如此,她還是會希望親自照顧重症親人,除了身體勞累之外,更深層的心理壓力與舒壓的管道,在當時山姆也沒有太有效的資源來協助處理。

身為一個長照家屬,待在癌症甚至安寧病房的一年多時間裡,看著許許多多家庭,山姆也深覺自己其實是幸運的。他們沒有山姆們家族人多,無法輪班照料,相對更辛苦更難熬。所以就在思考:到底有怎樣的資源或技術,可以來協助這個區塊的朋友們呢?

之後,山姆與朋友從事行銷公關的工作,期間轉型成為寵物用品公司,也開發建置出了幾個寵物品牌,目前也成功行銷至國外。

對山姆來說,「寵物」實際上是一個「心靈產業」;現代人養寵物已經跳脫「飼養」的概念,而是世維「家庭的成員」之一,心靈借此得到慰藉,這已經屬於「撫慰心靈」的層次。

當公司步上軌道後,山姆開始回到初衷思考:對人們的心靈直接進行有幫助,該怎麼做呢?在經過搜尋後,發現有兩個工具是蠻好使用的:

一則是「命理」。

山姆從小就喜歡神祕事物,接觸命理相關領域也有近20年的時間。

而另一則是「催眠」:

雖然當時未曾接觸過,但直覺認為:這或許是一個不錯的工具。在學習催眠後,也慢慢開始接觸更多身心靈工具,諸如NLP、系統排列、靈氣等等,此時才算正式開始了身心靈領域相關的學習。

一路經過 NGH 催眠師、中國二級心理諮商師、NLP專業執行師(NLP Practitioner)、NLP高階執行師(NLP Master Practitioner )、NLP 訓練師(NLP Trainer),直至NLP高階訓練師(NLP Master Trainer)的認證學習過程,這些豐富的生命經歷也把從小有興趣的神秘學命理區塊,慢慢地與心理領域更圓融地整合在一起。

這樣的過程,也可以讓現在的山姆,有了足夠的技巧與資源,回到最原始的初衷:
「可以幫助到重病患者、長照家屬,更不用說一般人身心上的問題。」

對山姆而言,認為 NLP 是其中一個蠻好的工具。因為它俱有一個可模組化的特性;山姆本身是學習建築設計出身;在建築的領域中,「模組化」意味著可以因應各種不同地質地形的環境條件,進行有效率的組合,結合許多內在外在資源,成為鬆動當事人問題狀態的另一個資源,這不是很棒的一件事嗎?

就私心來說,山姆也希望借由這樣的學習,處理自已的問題。

因緣際會學催眠

山姆的催眠是師從廖云釩老師,他在台灣催眠界也算是比較特別的存在。由於之前山姆都沒有接觸與催眠相關的任何資訊,在當時雖然比較很多老師,但SAM決定允許自己更開放地去看看這個區塊,所以先接觸後,建立一個基準。

也是運氣好,老師對學生也是傾囊相授,從廖老師身上,山姆學習到了很多催眠相關技巧。從這裡開始,在放眼到台灣其他的催眠老師,愈發覺得,催眠本身對於山姆的需求愈來愈不能滿足,才逐漸將重心放到 NLP 的部分。

NLP 可以依照每個人的需要,在每個人各自不同的生命經驗上,提供獨特的Solution;這和山姆的建築經歷上有一個共通點,Sam 可以在這個人稱之為「生命」的基地上,建築設計出他專屬獨一無二的美麗建築。

學以致用助人樂

在進入這個區塊後,山姆還有一個小小的願望:

山姆希望可以將這部分的資源回饋給社會的「照顧資源」的人們。所以,山姆曾和新北市身心障礙者福利促進協會、柑園國中、台北市北安國中等等單位配合,提供給長期照顧病患的家庭家屬,以及高度關懷的孩子一些幫助。很多時候,大家會認為:這樣的技法對成人比較有效;其實,以 NLP 的手法與觀點,我們可以與孩子們快速建立親和關係,同時以孩子的方式,提供給他們一些有用的資源,協助這些孩子關於他們生涯規劃、團體溝通等資源,讓這些可能有被貼上自閉、過動、亞斯伯格症(目前正名為「自閉症譜系障礙」)標簽的孩子們,可以得到自己需要的資源,認同自己的存在,做好未來的生命規劃,成為對社會有幫助的一個資源。一些國中孩子即使現在畢業了,也還是會跟山姆聯繫,聊聊生命中一些瓶頸與難處,這部分給SAM截然不同的成就感。

彈性技巧效用大

NLP的技巧是一個超有彈性的技巧;他不斷地融入各種新領域的優點,成為一個不斷壯大學問技術,經過每個人的生命經驗,產生各種不同風格的調整技術。在不斷加入各家心理學技巧療法之所長,與時並進地成長,融入新的觀點想法進去,凝聚東西方的長處,最後釀成一滴對於身心皆有效實用的蜜。

這樣的彈性,在傳統命理或催眠的面向上,是少見的,山姆學習的過程中,感覺到 NLP 的獨特與有趣,這也就是為什麼山姆要選擇 NLP,做為使用工具的主軸。

NLP這個工具,他之所以好用,是因為它是一個模組,一個步驟化的過程,很能符合山姆們現代人的邏輯,你可以一步一步地去進行,同時可以因應各種不同的需求,組裝各種不同的模組,成為一個全新的程序;有點像是SAM們在做料理:同樣的食材,但比例、成分、調味、手法的不同,就可以變化出各式不同的美味食物,這是多麼好玩的一件事情啊!當SAM把當事人的生命經歷加入過程與技法中時,對當事人也就產生了不一樣的作用,

 

因為山姆學習的過程有點特別。目前NLP 的應用區塊主要有三個:

一類是商業形態,銷售術、話術、企業內外部溝通等;
一類是個人潛能開發,激勵課程,諸如把妹追男等;
一類則是心理輔導相關,高雄王輔天神父的四維書院為代表。

山姆的NLP學習,是先從王輔天神父心理輔導系統的角度開始,再經過正統美國NLP大學(NLPU)第三代 NLP 的學習過程,其中也接觸相關潛能開發與商業形態第一、第二代NLP系統的學習,細膩關照到當事人內外在的「核心需求」已成為基本。

除了達成目標之外,可以挖掘到更多自我的資源,使整體的身心平衡達成一致;這部分,即便放大到企業單位團體使用,也是可以適切地延伸應用。

以「把妹」這個熱門話題為例,許多男生都希望成為「把妹達人」,但是在他成為「百人斬」、「千人斬」後,內心還是覺得空虛⋯⋯

他不知道今天追求這個女生,在「達陣」之後,除了性慾與成就感外,滿足了自己什麼?對自己的生命有什麼幫助?

而山姆在協助陪伴的角度,會向下挖得更深一點,協助陪伴他找到那個「核心的需求」,讓把妹這件事情,不再只是漫無目的地亂鎗打鳥,而能知道自己要的是怎樣的「關係」,讓把妹的技巧,成為他得到與心儀伴侶一起進行生命旅程的工具,而非生命的全部。這樣就可以避免掉一些副作用。

同樣的,在企業端也有太多主事者,要的只是眼前的目標,卻不知道企業目前遭遇的問題或是需求是什麼。事實上,當他知道自己或企業的核心需求時,可以擁有的選擇也就更多更有彈性了,也更容易達成可長可久的經營策略。

細膩關照顯差異

而前來尋求山姆協助的朋友們,覺得 Sam 最大不一樣的地方在於:
他們大部份都覺得很妙。

印象中,「諮詢」是要坐在或躺在「諮詢椅」上,當事人不停地說,諮詢師頻頻點頭稱是記錄對話;但在SAM這裡,有時玩圖卡,有時做塗鴉,有時站起來做些動作,本來以為只要說說話就好,卻出乎意料地要起來動來動去!甚至原先以為自己要處理的部分,到後來卻發現,其實過程中也處理了另一個更深層的源頭部分。

大部份回饋,都是關於「細膩」,他們多會發現,山姆居然能觀察到他們微肌肉的運作,這些運作聯結回他們在深層心理的需求,有時候他們會覺得好像在繞遠路,但最後又發現:這個「繞遠路」,卻反是解決問題最快的捷徑!這或許是山姆的當事人覺得,這就是山姆與其他同業朋友最大不同的地方。

而山姆個人覺得,自己的特色大概是:可以在比較短的時間之內,建立起去當事人的親和敢與同理狀態,讓對方得到一個可以讓自己更強壯滋養的資源之後,可以繼續進行他的工作與生活。

有點像是喝紅酒,我們喝紅酒時,經過醒酒的步驟,可以看到紅酒色澤,再感受到紅酒的香氣、入口的滋味,而紅酒的餘韻則會在後面慢慢在身體裡運作,發酵出一種微醺的感覺。而山姆的特色,或許也像是紅酒一樣,經過讓當事人當下感受到,而回去後,依然可以持續運作。

在直銷業保險業常使用的「激勵課程」,在群體潛意識的刻意操作下,可以很快地拉起一個人積極興奮的心理狀態,但通常僅能持續一到二周。

為什麼呢?因為當自己經過努力,當事人很快就會發現:自己看不到可以持續狀態的資源與動力;當持續進行沒有動力的努力時,一旦「有效期限超過」,當事人心中產生的落差,相對會產生更大的傷害。

而 NLP 的特色或山姆個人的習慣,則是傾向「全面性的關照」,也協助當事人找到可自我操控的資源,幫助他在需要的時候,可以隨時將這樣有能力的感覺拉回來自己身上,進入到「資源狀態」。

這是從當事人過去生命經驗中攫取的有用部分,真實不虛。

之前在有朋友問山姆:什麼是催眠?山姆的回答是:催眠是一種「喚醒」,一種「相信」。

那位朋友持續問到:那是一種自我欺騙嗎?山姆認為:「喚醒」是找回你本來就有的能力,再放大他,讓自己更接近自己的目標,同時更加堅定「相信」,你確實是擁有這項能力的。

而「自我欺騙」則不然,是你本來就不是,也沒有那樣的能力,你卻硬要說自已有這樣的能力。「自我欺騙」容易使內心潛意識與理智表意識造成拉扯,讓人難以行動。

有點像是武術的學習過程,師傅幫你打好基礎動作紮好馬步,山姆有手有腳,你也有手有腳,師傅能做到的事情,經過步驟化系統化,拆解成能你可以理解的形式,步步為營,協助你也可能一樣做得到,而且是做出有你個人風格的東西,對當事人而言,那是一個踏實的成長過程。這些可以自我掌控的部分很多。

而傳統催眠,比較是被動式的,協助你放鬆、引導你進入你的催眠狀態、給你下正向的後暗示,但回到現實生活中時,當事人有時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麼,來幫助自己維持這樣的狀態。但今天,山姆會將操作的流程與當事人分享,讓他回去也可以自行操作,找到自已可以用的資源。或許沒有山姆帶領的效果那麼好,但至少也有六七成,對於維持良好狀態,是蠻有幫助的。當事人也會覺得,「我是有得到一些東西回去」的感覺。

玩樂特質心精神

對山姆而言,身心靈工作的精神是「藉由生活化的各種簡單事物,讓你的身、心、靈,可以獲得平靜、提升與照顧」。

山姆希望的願景是,今天來找山姆的朋友,不需要像外面的禪修或是靜心課程,一定得經過某種儀式,才能達到那個身心一致的狀態,而是藉由生活一般會做的事,例如料理飲食的過程,閱讀的過程,運動的過程,就可以讓自己的身心平衡而健康。

個人組織好教練

未來山姆的工作重點,希望結合生活中的各項看似平實的活動與資源,深化其內涵意義,協助個人達成「身心一致平衡」的目標,這個目標也可以延伸至企業團體組織,使組織由內而外,健全發展。

各位好,我是,王山姆,也是山姆王,
一隻悠遊於身心靈世界的 NLP Coach,NLP C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