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你以為的是情緒,還是信念?

pexels-photo-256658.jpeg
先前有個朋友找我占卜他在辦公室裡的狀況:
 
他們公司試用期宇宙長,他未滿半年,在一個年資隨便都是四五年起跳的公司,基本算是個新人。
而名義上的主管心眼很小,很有利己特質,爭功諉過,總之你想得到的辦公室混帳的特質,這位仁兄在朋友的口中都有。
「為什麼他就是要針對我?我為什麼這麼怕他?我好氣我自己沒有辦法去應對他!我能不能繼續活在這家公司?我有沒有辦法搞掉他!」
稍微推算出他的現況,經過核對後有準確到,這位朋友開始帶著情緒把焦點放在怎麼搞掉他的名義主管。
這位朋友的狀況很有趣:
一方面很擔憂會被搞掉,
一方面又很想把這位主管搞掉。
占卜的結果,就只是占卜。
在這樣的地圖上,很容易讓自己進入到進退維谷的策略迴圈而有受困感。
試想:
一個還在試用期的新人在一家大公司的體制裡面,該優先考慮的是好好用心工作,存活通過試用期,還是把同事搞掉??⋯⋯當然,也可以兩個都做!
「兩個都做?」
「對啊⋯⋯我更好奇的是,你的兩個問題,其實嚴格上只算一個問題啊⋯⋯」山姆懶洋洋地回應著。
「怎麼會只算是一個問題呢?」朋友緊張地問道。
「如果你覺得錯,你隨時可以糾正我,因為你一定比我清楚你們公司的結構⋯⋯
首先你還在試用期,
如果你是一個人資主管,試用期的新人還沒實績,卻老想搞掉自己的評審主管,你會怎麼想?
其次是,既然他是你說是『名義主管』,這表示你自己也知道,還有實際你該對他負責的『實際主管』。你的注意力是該放在與『名義主管』的衝突?還是做好該對『實際主管』負責的內容呢?
最後,你對『實際主管』做出績效比較會影響你的考績,還是『名義主管』的恩怨會影響你的考績?」
 
「⋯⋯」
「想像一下,如果有一個這樣的人,他或許長得很像你,可是不是你:
他絕對有能力做好工作內容,時時整理好資料,回報給他的『實質主管』進度與他遇到的狀況,並記得C.C.給他的『名義主管』,避免落人口實,引用資料記得註明是哪位同事的,閒暇之餘也願意幫幫其他同事能力能及的工作,你覺得這個人怎樣?」
「很好啊!我會想跟他工作!」
「你會幫他嗎?」
「會!」
「他的公司對於這樣的人才,會不讓它通過試用期嗎?」
「應該是不會⋯⋯」
「是啊⋯⋯」山姆笑笑地說
「那,這樣的人,有沒有可能在經歷鴨子划水式的努力,爭取工作上主管與同事的認同,某個時間點後,取得足以取代某個人的實績,然後真的得到取代某個人的機會呢?」
「當然有可能啊!」
「所以上面你問的事情,如果能做好做滿,放在時間線上標志出來,是不是蠻像一個事件的延伸發展而已?」
「⋯⋯」
山姆看著這位朋友:
「所以你現在有限的精力時間該放在哪裡呢?」
這位朋友面臨的,是一個信念上的困境狀態。
有的信念會讓我們誤以為自己是在情緒影響,想要用某些能力或方法去面對困境。這會帶離大腦的注意焦點,讓我們一時忘了當下自己最該做的事是什麼。當我們知道如何做之後,一個新的信念就有機會很快地產生出來。
不過這也得保持覺知:
「如何做」就只是一隻鬆動舊有信念的「槓桿」,
如果事前沒有做好「目標結果設定」,
很容易讓外界有機會植入一個新的,卻不是自己需要的信念。
是不是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呢?

NLP:你以為的,未必是你真實的狀態

你以為的
【你以為的,未必是你真實的狀態。】
 
常常説想要戀愛的未必真的想找人愛,
說要賺錢的未必真的想賺錢,
說愛台灣的⋯⋯
 
先前有位夥伴學習很多,
NLP的知識應該也蠻充足。
 
有次來找我,處理一些情緒的狀況。
 
我很白目地把他應該知道的「戰或逃」理論再提一次,
很明顯地,他開始進入一個情緒狀態,
也明確地表達他很不爽,質問我在做什麼。
「嗯,你要不要站起來一下?」
我帶著他應該當時覺得很白目的笑容,邀請他站起來。
 
在不情願地站起來後,我請他給我一拳:
「既然這麼不爽,來,手在這裡,朝這裡打一拳!」
 
他揮出了一拳,顯然無力。
 
「不是不爽嗎?怎麼這樣軟趴趴的?要不要推我到牆上試試?」
 
用盡全身力氣,還是推不動我⋯⋯
 
「再用力點!更用力點!」
 
沒多久,這位夥伴沒力氣了,坐在一旁喘氣。
 
「我有點好奇:如果你真的是『不爽』,那應該會是一個『憤怒』的狀況,腎上腺素好歹會分泌一點,剛剛的表現有符合你所認知那個狀態嗎?」
 
這時夥伴有點知道我要做的是什麼事情了。
 
「我們都學了很多東西,只是要處理狀況,得先知道自己在這個狀況中的地圖位置在哪⋯⋯大腦很聰明,可也很常誤判狀況,自我覺察,這時候就很重要了⋯⋯」
 
你以為的,未必是你的真實狀態。
你以為你想要的,也未必是你真的想要的呀⋯⋯
 
釐清meta-outcome,很重要der!

NLP :SYSTEMA Seminar v.s. NLP emotion remove PART 1

Systema__3858459

上週連續四天操練systema,
修整了幾天才有點恢復,
這裡分享一下,這次的Seminar對身心情緒的延伸應用想法:

第一個很重要的部分,
是「呼吸」。

當你可以感覺到你的呼吸時,你的身體就開始與你在一起。

陷在情緒之中時,你或許沒法做很多事。
這時可以藉由「深吸氣」、「吸飽氣」,與內在情緒的部份做接觸,再由「長呼氣」,來將這部分的壓力釋出。

只是,很多的情緒記憶,他並不是在表層的組織結構之中,
隨著時間的推移與新肌肉的成長,
這些舊的情緒記憶有點像是化石一般,
被埋藏在深層的組織之中,
我們需要做些緩慢且持久的運動姿勢,
來讓他可以浮現。

在這次的練習中,
我們採用的是「棒式」,但與坊間的棒式不同之處,
所有的地方都必須是放鬆的,
即便是手掌,最好也是放鬆到好像在做抱球氣功一樣的放鬆微熱感。

在呼吸的部分,很重要的是,
當我們腦中出現了「啊!我不行了!」的聲音,
請允許自己,
再多三個呼吸的時間吧!

探尋生命,放掉情緒,
除了打開敏銳度外,
很重要的是「多堅持一下」!!

這時,
如果加上NLP「六步改觀」的觀點,
去感受與探詢到每一部分的meta-outcome,
我個人發現:
會進到更深層的鬆動與覺知的開展。

這個感覺很微妙,目前受囿於自己的文字能力,
上還找不到合適且精準的文字來形容說明他。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
這蠻能成為一扇向內開啟的門窗,
讓自己看到聽到感受到更多內在小宇宙的狀態!

有機會試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