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

自我成人急救身心創傷防治經驗紀錄

之前出了點意外,
在一個練習中,
被不重視操作安全的練習者擊中生殖腺⋯⋯

我當時痛得緊縮成一團,無法動彈⋯⋯
同時,
一方面是對肇事者的不注意安全操作,
一方面聽到旁邊還有人說,
意外的發生,會讓發生意外的人變得更強壯⋯⋯

這些都讓我又痛又憤怒!

雖然,
理智知道這是意外,
也知道說話的人,
也許自己嚇到,沒話找話讓他自己安定,
而內在還是有憤怒的情緒出現⋯⋯

總之,
先讓自己轉向內在,
先允許自己去保護自己,去保持距離,
也是一個有價值的學習,
這裡記錄一下我的釋放身體能量的過程。

在當時的意外場合中,
我無法動彈,
儘管肇事者有試圖用他的方式安撫,
不過那當下是沒什麼鳥用的,甚至憤怒。

所以我自行解離出一個支持者,
對自己說「神奇語句」⋯⋯還有髒話(身體經驗八週工作坊的夥伴知道是什麼用途)
藉由去感覺自己的肢體緊縮,提供自己支持安全感。

不過中間也有錯誤:
自己中間有聽從他人言語去改變姿勢,
發現錯誤進入到另一個情緒漩渦,
只好自己在改變姿勢後,自行操作「滴定」技巧,
讓自己從那個慢慢解凍卻又被干擾的身體反應中慢慢找到自己的節奏,
回到當下⋯⋯

題外話:
如果在意外現場,
如果要讓心理層次未來不發生創傷,
除非留在原地會有更大的危險,
不得不移動,
不然最好要讓當事人保持溫暖,維持不動,
在當事人需要或可以變為躺姿,再躺下來,
不要讓當事人移動或有逃離動作。

因為那種「以為」一定要做點事情的想法做法,
可能會掩蓋當事人眞正重要的需求:
允許自己靜止不動以及能量釋放。

一個逃離或移動的動作,
可能想會讓意外發生系統(包含系統、當事與肇事三方)否認意外的嚴重性,
也許會表現得沒有問題,
進而掩蓋了真正的問題。

拉回敘述,
因為肇事者的接觸會讓我憤怒,
又無力要求他離我遠點,
所以我讓自己產生的支持者一直待在我的身旁:
一方面來支持我自己,
另一方面讓內在憤怒有空間可以擺盪。

中間過程我有出現麻木感、震動與顫抖,感覺到由內而外的發冷,
我的內在支持者對我驚嚇受傷與憤怒的部分,
保證會一直正視這個狀況且支持自己。

要如何去成為一個支持者呢?

首先要讓自己完全臨在,
因為支持者的一言一行都可以幫助當事人釋放凍結能量。
其中所創造出來的良好支持感,
可以讓意外中的當事人了解感覺,
知道即便身體發生抖動,
也沒有問題,而且還是件很好的事,
因為這個過程會幫助當事人釋放驚嚇能量。

在身體抖動結束後,
我感到比較輕鬆,在手腳上感到溫暖。

呼吸也可以更深而順暢。

中間可以繼續做些練習,
因為後續練習的學習與幫助在前面動作的鋪墊而得以流動,
進入到肌肉血液中。

這裡也要感謝當晚陪伴去走走吃吃喝喝的夥伴,
用另外一種形式來讓我覺得自己有安全的支持。
(雖然他們不知道支持到我了,而我還是由衷感謝。)

當我回家後,
也允許自己一些時間來消化,
不自覺睡了16小時,
中間做了一些夢,不自覺有發抖釋放的過程,
慢慢從受傷部位去釋放驚嚇的能量。

而現在的當下,
我允許自己不帶批判地去感覺現在身上情緒與感受:
我開始重新經驗各種情緒,發現憤怒、恐懼、悲傷⋯⋯等情緒,
在我身上以顫抖、發冷這些反應發生⋯⋯

讓我可以更專注在身體的感受上,
並放掉想要再次進入事件中去看清的每個角色影像的想法。

在這個階段,
我配合利用Systema四大運動去釋放這股能量,
重新再做一次有意識的「滴定」,讓自己更放鬆而安全⋯⋯

「知識沒有活在血肉裡,只是謠言一句。」

一個意外,
讓我有機會在自己身上,
重新練習一次成人急救身心安定流程,
也是個蠻好的溫習,

Stephen Gilligan說:「流動的層面是不會受傷的,完整的。 」

感謝總是有更大的流動系統在支持我,
陪我走過生命每個低谷時刻。

當然最重要的,
是感謝我的內在的戰士、皇后與魔術師,
在這難過的過程,
以各種方式陪我完成情緒能量的流程,
讓我日後可以更強壯有智慧地走下去。

感謝、感謝、感謝!

NLP 協助心得分享-20201201

 

感謝好朋友沒怪山姆我多事,
更開心朋友願意允許自己走出來⋯
原篇照刊:
========== 我是分隔線=========
離當時也過了快一年,提起這件事時還是非常生氣,驚擾了旁人。
我本來以為只是自己脾氣大,但其實我並不知道自己有了狀況。
可細心的Sam看出來了,他不動聲色的引導,開拓了我的眼界,原來在憤怒之後的我是恐懼的、是壓抑的、是被背叛的!
我才發現:我從沒離開過那間教室,我還穿著同樣一件衣服,綁著一樣的髮型,我還一直活在當下持續被傷害著,心痛悲鳴著。
在那個場域裡我不能說實話而痛苦著,如石噎喉,吞吐不快。
我恐懼的擔心的是還有更多人會成為受害者。
友情的背叛、友誼的決斷,最讓人絕望心碎的還是愛人捨棄了我,連句安慰都沒有,還要我去道歉,甚至不願得罪上面的人,不公開我們的戀情。
為什麼我要活得這麼卑微呢? 意識到這問題的瞬間,眼淚斗大的潰堤了。
Sam處理的方式更是快又有效,當然處理技巧我是不會透露der~
(山姆:IFS + NLP + 催眠的應用而已啦⋯⋯不是秘密不是秘密)
感謝我的憤怒,謝謝它一直以來都在保護著如此渺小脆弱的我,雖然我的憤怒自己本身也滿不堪一擊的樣子,卻還努力盡力的守護著我。
本來以為只是單純的吃飯聚會,結果他不僅發現我的問題所在還願意幫我化解。
就讓我想起出門前看到的一段文字:
貴人的定義是與你有緣份、有人際交流,以及,願意善待你的人。
別人用他的生命一部分,提醒你一句話,或者陪伴你十分鐘,而這一小段過程,你的靈魂或許就在無形中獲得他人能量的支持,能夠進入生命中另一個格局
我真的是由衷的非常的感謝Sam無私付出!
最後在打這段心路歷程時,我所聽的歌滿符合我現在的心情,就以幾句簡單的歌詞作結尾吧:
明白了 必須變強的理由 帶著我 前進吧
能夠向前蛻變的也就只有自己了
無論如何 抹滅不了的夢想也好 還是無法停止的此刻
倘若能為了他人而變得強大 悲傷啊 謝謝你了
======================= 我是分隔線 ==========================
# 祝福朋友如Lisa紅蓮華重生燦爛
# 人生中彼此是彼此的貴人
# 是朋友內在也願意讓鬆動發生

 

NLP 情殤調整心得

NLP情殤調整

對我而言,心理諮商像是種陪伴,諮商師說的話潛移默化植入心裡,只要願意讓種子種下,就有機會發芽,悄悄茁壯。很多人不願意嘗試,倒因為不肯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害怕遭受異樣眼光,有時我認為「覺得別人沒有病,只是想太多」遠比「覺得別人有病」更可怕,事實是,個人心理素質就存在先天差異。

短短一季裡,人際關係遭受多項變故,身體也出狀況,覺得無力承受,於是找Sam諮詢,希望可以遺忘這些人事物,Sam的建議是不要遺忘,而是轉化為經驗值,幫我初步規畫4次諮詢,最後進行了6~7次,終於維持在穩定狀態。

「急性發作期」著重在紓緩難過情緒,認真做Sam開的回家功課,依然沒有明顯差異,在Sam同意下前往醫院精神科問診,服用兩天輕效藥物,感覺心理諮商效果發酵後便自行停藥,信心增進不少,進入修正個人理念的「調整期」。但幾次之後,狀況急轉直下,感覺後退了,於是再度調整情緒,剛好也遇到轉職時期,生活安排驟變,忙碌時間變多,胡思亂想的時間變少,閒下來的時間尤其是睡前,會把Sam教的放鬆方法拿出來做,神奇的轉變又發生了。

這次我給自己多點時間,不急著判定自己痊癒或惡化,穩定狀況至今維持大約一個月,不特別想聯繫對方,不克制想看對方的社群媒體狀態,但沒有過大的情緒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