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課程與調整心得

學員回饋.png

之前上過Sam老師的NLP和催眠,應該是我人生前幾慶幸的事。因為Sam老師實在是太實在了!我以前接觸過不少心理相關的課,但只有Sam老師的內容才真的讓人學會。
我在很多心理相關技巧的團體遊走,發現很多人都只會說不會做,對於理論說的頭頭是道,但很可惜的是,實際遇上他們,我發現他們幾乎不會實作,這讓我感覺很可惜,不知道他們錢花到哪去了。
Sam老師教的東西很有意思,不需要苦練,基本上照著課程的內容學過一遍,你在生活中就能自由使用了,完全不需要苦練。
有一次,我在某個心理技巧的團體,運用Sam老師所教的技巧,當場所有人都被嚇到了,沒想到有這麼靈活有趣的運用,這都要感謝Sam老師他的課程,讓我真正知道如何使用一個技術。
此外,Sam老師的調整讓我知道,變的自信其實不難。
之前其實一直有腸躁症,經常在生活中非常焦慮,尤其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會異常恐懼和害怕,直到認識了Sam老師…
Sam老師的調整手法非常多變,不單單只是特定的方法,他會依據你的問題用適當的手法去調整你。他最厲害的地方是其實很多時候你是不知道你自己的問題在哪的,但只要面對它,他就能抽絲剝繭,細細地將你每一個問題拉出來,讓你知道原來你的問題是出在哪,而你也因此改變了。

NLP:關於愛情三兩事

About love

「愛情」是一個感覺,
一個渴望建立關係的感覺。

當女人指責男人是廢渣男,
或男人痛罵女人是綠茶婊,
這確實是一個情緒的宣洩,
而更多的時候,
如果可以靜下來,
可以問問自己:
「在感情關係中,我想得到的是什麼?」

某女生朋友來訊找山姆,尋求關於感情的建議。
言談一開始大部分在述說藕斷絲連的前男友的狀況。

山姆有點不禮貌地打斷:
「對不起,我不在意他的狀況,因為他不在場⋯⋯我在意的是,身為我的朋友的妳,希望在這段感情中得到的是什麼?」

「他能尊重我,讓我有價值感,跟我好好溝通⋯⋯」

「好,你們交往這麼久,妳改變他的機會大?還是你改變自己的機會大?」

「應該是改變我自己的狀況,但是也感覺蠻難的⋯⋯」

「是啊,誰說不難呢?那再想想,你理想中的感情關係是怎樣的呢?」

「男生應該有良好情緒管理能力、關心我⋯⋯」

山姆再一次打斷:
「抱歉,我得再打斷你:我剛剛邀請你的,是去探索的是『關係』帶給你的感覺,對方的特質什麼的,先放旁邊吧⋯⋯」

「⋯⋯這樣啊⋯⋯那應該是『穩定』、『信任』吧⋯⋯」

「好⋯⋯如果過了幾年,可能兩三年後,那個未來的你擁有這種穩定、信任,有支持感的關係,她看起來怎樣?」

「⋯⋯心裡會溫柔很多,身體覺得比較輕鬆,也比較自信!」朋友的聲音沈穩了一些。

「好喔,你知道一段關係能帶給你的感覺了,你也知道一段關係的組成,一定會有你,還有另一個人,你們各自的特質會影響這段關係的狀態⋯⋯我們再回頭看看,你的前男友能跟你一起營造未來那種關係的感覺的分數,一分最低,十分最高,你會打幾分呢?」

「⋯⋯兩三分吧?!」

「這樣啊⋯⋯那你還要跟他繼續下去嗎?」

「可是我怕沒了這個,後面找不到其他的啦!」她有點擔心急躁地說著。

「喔?那你覺得平靜的單身狀態與之前你們交往的狀態,哪個比較好嘛?!」

「嗯⋯⋯單身」

「OK⋯⋯未來怎樣是沒人知道的,即便像我可以占卜出一些東西你曾覺得很神奇,也無法完全知道未來的模樣,直白一點是,等下我去買宵夜,我也不知道會不會被車撞⋯⋯我有點好奇,你怎麼知道,你未來找不到合適的?⋯⋯」

「嗯⋯⋯」

「再來的是,你也知道單身也比爭吵的交往更好點,我也有點好奇:『你在害怕什麼?』,
所以你覺得,你得抓住這段感情不放呢?
這你不用回答我,請給自己一點時間好好想想⋯⋯」

「⋯⋯」朋友靜默不語。

「其實,你真的可以跟他復合,你也可以選擇新的生活,只要是你的選擇,你也確定那是你要的,身為朋友一定都會支持你,只是人就這麼多時間,無論你選擇哪條路,如果可以做出行動,那才是唯一你現在該做的事⋯⋯
想想,
復合需要時間恢復信任與重建關係;
分手你也需要時間療養,然後再去接受新的人進入生命,建立新的關係⋯⋯
一塊土地在收割後,也要重新整理,
讓來春時,新的作物可以播種發芽⋯⋯
而你的心田,需不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時間呢?」

「嗯⋯⋯我大概知道了⋯⋯」

⋯⋯⋯⋯⋯⋯⋯⋯⋯⋯

後面的回饋,是這位朋友開始鬆動他的信念,對感情的感覺淡了些,並對自己有期許與自信了。

山姆年底「NLP兩性關係連結手」之「男性催情小講座」與「女性勾情小講座」近期公告,
敬請期待唷,啾咪^^

#有把咩當然有追男
#幸福在桌上當然先動手先贏

NLP:你以為的,未必是你真實的狀態

你以為的
【你以為的,未必是你真實的狀態。】
 
常常説想要戀愛的未必真的想找人愛,
說要賺錢的未必真的想賺錢,
說愛台灣的⋯⋯
 
先前有位夥伴學習很多,
NLP的知識應該也蠻充足。
 
有次來找我,處理一些情緒的狀況。
 
我很白目地把他應該知道的「戰或逃」理論再提一次,
很明顯地,他開始進入一個情緒狀態,
也明確地表達他很不爽,質問我在做什麼。
「嗯,你要不要站起來一下?」
我帶著他應該當時覺得很白目的笑容,邀請他站起來。
 
在不情願地站起來後,我請他給我一拳:
「既然這麼不爽,來,手在這裡,朝這裡打一拳!」
 
他揮出了一拳,顯然無力。
 
「不是不爽嗎?怎麼這樣軟趴趴的?要不要推我到牆上試試?」
 
用盡全身力氣,還是推不動我⋯⋯
 
「再用力點!更用力點!」
 
沒多久,這位夥伴沒力氣了,坐在一旁喘氣。
 
「我有點好奇:如果你真的是『不爽』,那應該會是一個『憤怒』的狀況,腎上腺素好歹會分泌一點,剛剛的表現有符合你所認知那個狀態嗎?」
 
這時夥伴有點知道我要做的是什麼事情了。
 
「我們都學了很多東西,只是要處理狀況,得先知道自己在這個狀況中的地圖位置在哪⋯⋯大腦很聰明,可也很常誤判狀況,自我覺察,這時候就很重要了⋯⋯」
 
你以為的,未必是你的真實狀態。
你以為你想要的,也未必是你真的想要的呀⋯⋯
 
釐清meta-outcome,很重要der!

NLP:部分之間的交易

部分間的交易

有個有點小困擾的朋友A來找山姆。

A的生活有些被憂鬱症困擾,而他的症狀是當他想做一件事時,就會出現另一個聲音或是念頭來干擾。

「嗯⋯⋯這真的是蠻讓人困擾的狀況啊⋯⋯有時我也會出現這種狀況⋯⋯甚至會影響到我的情緒呢⋯⋯」山姆同理地回應著。

「對啊!你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處理這樣的狀況?」A問山姆。

山姆將椅子拉近A,微笑歪著頭問:「你想要做好一件事,對嗎?」

A點點頭。

「那⋯⋯『做好一件事』,可以幫你帶來什麼好處,所以你想要去做好一件事啊?多說一點,反正又不會少一塊肉,對吧?!」

「別人會認同我啊⋯⋯覺得開心⋯⋯有成就感⋯⋯確認自己有能力⋯⋯有能力的時候就有安全感⋯⋯覺得自己是個獨立有能力的人⋯⋯好像就這些吧?!」A一邊捏手,一逼回答著。

「這樣啊?蠻好的,看起來『做好一件事』對你真的蠻重要的⋯⋯而你覺得在你想做好一件事的時候,就會有其他的聲音或想法跑出來打斷你,大概是怎樣的聲音或想法啊?隨便說說舉例一下⋯⋯」

A皺著眉頭說:「像是『有憂鬱症哪能做好什麼事』、『做不成就很丟臉』、『有人等著看笑話』⋯⋯」

當A正要接著說下去時,山姆看看外面的天氣,關心地問:「不好意思,A,你有沒有帶傘啊?外面好像要下雨了。」

「我有啊,放心啦!」

「喔,那就好!剛剛那些聲音或想法,你直覺覺得,是從身體哪裡跑出來的啊?」

「嗯⋯⋯肩頸有點僵硬,應該是從那裡跑出來的吧!?」

「是喔!?可以借我摸一下嗎?」

「可以啊!」

得到許可後,山姆輕輕地按壓一下A的肩頸部位。

「真的有點僵硬誒!你覺得剛剛那些話語想法如果對你有好處,可以為你帶來什麼好處啊?」

「我想,如果沒去做就相對會是安全的⋯⋯」

「『安全』呀⋯⋯」

「嗯⋯⋯」

「當你『想要安全』時,『想要做好一件事』這個部分會不會干擾『想要安全』的部分啊?」

「也會!他們兩個有點像在吵架,讓我覺得很煩⋯⋯」

「是啊,A,我們來玩個小遊戲,好嗎?」

「喔,好啊⋯⋯你又要搞什麼鬼?」

「放心,就算不好玩對你也沒壞處⋯⋯你先捏著手」山姆模仿A先前捏手的姿勢,A照做了。

「『做好一件事』是很重要的,是不是重要到,如果得到所帶來的好處,你就願意不再去干擾得到安全的部分,讓得到安全的部分也不再干擾你呢?」山姆一邊對著說A的手說,一邊輕拍著A的肩膀。

「當然啊!」

「如果它不再干擾你,你願不願意也不去干擾它?」山姆這次對著肩頸說。

「好啊!」A有點恍惚地說道。

「對嘛!大家都是要過更好的生活才會有意見呀⋯⋯那我蠻好奇的,你是否同意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就六個星期吧!六個星期內,當安全的部分在進行一些工作的時候,你可以做好一件事,就是不去干擾他呢?

當然,如果在這段期間你有任何不滿意的地方,你還是可以表達的,請給出一個A的身體訊號,好讓我或A去協調一下?」山姆對著A捏著的手說。

「好⋯⋯不過⋯⋯Sam⋯⋯我的右眼皮在跳誒⋯⋯」

「嗯,我收到訊號了,從剛剛的反應相信A也知道了,所以你可以停下來了⋯⋯A,你用你的方法讓剛剛跳的地方再跳幾下嗎?」

「不能⋯⋯不過現在慢慢停下來跳了⋯⋯」

「那你呢?你是否同意在未來的六個星期內,當『做好一件事』那部分在進行的時候,你不去干擾他?

同樣的,如果在這段期間你有任何不滿意的地方,請給出一個A身體的訊號,好讓我們去幫你協商下。」現在山姆對著肩頸說著。

「現在換成是嘴角在抽動了⋯⋯」

「喔,放心⋯⋯那邊是迎香穴啦,這樣你鼻塞的狀況也可以有機會舒緩,蠻好的啊⋯⋯我們已經知道了,謝謝,你可以停下來了。」山姆輕拍著A的肩頸部位,同時也輕握著A捏著的手。

「謝謝你們給我們的回饋,請問還有沒有其他部分也在這個狀況裡有關係啊?」一陣平靜。

「喔⋯⋯這樣蠻好的⋯⋯那A身體裡還有沒有其他部分會出來干擾你們工作呢?」運氣很好,也沒有其他反應。

「A,請你閉上眼睛,感覺到你捏著的手⋯⋯感覺到你的肩頸⋯⋯感覺到你的全身上下⋯⋯然後慢慢地⋯⋯用你的方式謝謝他們為你的付出⋯⋯謝謝自己這麼努力生活⋯⋯然後伸個懶腰⋯⋯動一動!」

看著伸完懶腰一臉輕鬆的A,山姆再次歪著頭笑著問:「再來你打算做什麼?」

「我要開始把過去設計整理放在部落格!」

「現在覺得怎樣?」山姆帶著好奇問道。

「⋯⋯怪怪的⋯⋯怎麼這麼篤定,沒有其他聲音冒出來?」

「是怪怪的啊,因為你還不習慣太安靜的生活,哈⋯⋯重點是你喜歡這種感覺嗎?」

「是喜歡啊!」

「喜歡,不就好囉!」

山姆笑了,A也笑了!

這是應用到NLP《部分之間交易》技巧的清醒催眠程序。

一般來說,會在當事人的身體上尋找正負向的回應訊號;
這次的過程中,A已經進入清醒催眠的狀態中,因此再經過觀察與測試後,直接以口語對應,在操作上並非標準程序,這是需要說明提醒的!

NLP:改善憂鬱症狀好安眠

thinking environment depressed depression
Photo by jim jackson on Pexels.com

一位有些憂鬱症狀的朋友A,
因為數日失眠,難以安睡,來電求助於山姆。

藉著通訊軟體隨意聊聊時,山姆帶著好奇地問:
「如果當之前A睡不著時,A的身體的什麼地方,讓他有些什麼感覺而睡不著啊?」

「頭痛的要命啊!」A一邊呻吟一邊回應著。

「嗯⋯⋯好像真的很不舒服誒⋯⋯
如果你給這個疼痛打分數,一分最低,十分最高,
你會給這樣的疼痛打幾分啊?」

「⋯⋯八分吧⋯⋯」

「喔⋯⋯這樣啊⋯⋯
如果有一個神奇的手套在你手上,
你試著能把那個頭痛,從那個疼痛的部位拿出來嗎?」

「痛得要命,根本沒辦法⋯⋯」

「這樣啊⋯⋯」山姆改變策略。

alone bed bedroom blur
Photo by Pixabay on Pexels.com

「好吧,你已經痛成這樣子,你還可以知道自己的長相嗎?」

「廢話!!」A有點生氣。

「好喔,
那我邀請你,
請先把你的手,
放在你身上隨便一個,
會讓你覺得安全舒服的位置,
然後慢慢把手臂敞開來,
在你的前面複製另一個『你』⋯⋯」

「嗯⋯⋯」順著山姆的話語,A的聲音慢慢平靜。

「好喔,
請你給那個『你』一個微笑,
請他幫幫忙,分擔一些讓你不舒服的疼痛⋯⋯」

「嗯⋯⋯」

「現在覺得怎樣呢⋯⋯?」山姆關心地問道

「有好點⋯⋯」

「哇!蠻好的⋯⋯
那你能不能多複製幾個『你』,
請他們都幫你分擔一點呢⋯⋯?
你知道,一人分擔一點,你就有能力面對處理這個東西了⋯⋯對不?」

「嗯⋯⋯」

「等你分配好了,感覺一下⋯⋯
再重打分數,你打幾分呢?」

「五分吧⋯⋯」過了一會兒,A回應著。

girl sleeping with her brown plush toy
Photo by Snapwire on Pexels.com

「喔?!蠻好的⋯⋯
他們真的很幫忙誒⋯⋯
我也蠻好奇的,
對於他們的協助,你會給他們什麼祝福當回禮呢?
也許這個祝福是你身上存在的這樣的東西⋯⋯
可以幫你緩解這個疼痛,讓你舒服做任何事⋯⋯可以好好睡覺⋯⋯
這個東西會在你身上哪裡呢?
它會有多大呢?
它看起來是什麼樣子呢?
它敲起來有什麼聲音呢?
它摸起來是什麼感覺呢?⋯⋯
拿著它,你感覺一下那個讓你睡不著的東西⋯⋯
你有什麼感覺呀⋯⋯」

「我覺得更舒服了⋯⋯」A用放鬆的語氣回答。

「太好了!
這個讓你舒服的東西,我們姑且叫它X吧!
請你把X放在你的左手或右手,
然後用你創造的能力,在另一隻手複製X⋯⋯
你知道,
即便複製也能維持原來X的能力或能量不變⋯⋯
然後,
請把複製的X送給每一個協助你分擔痛苦的『你』⋯⋯」

「好⋯⋯送完了!」

「喔?
現在再打個分數吧!」

「⋯⋯三分⋯⋯」過了一會兒,A帶著睡意的聲音傳來。

「這樣啊,
請你帶著誠心,
謝謝每一位幫你分擔的『你』⋯⋯
然後邀請他們帶著剛剛你送他們的祝福,
回到你的身體裡⋯⋯
是啊,
如果你覺得很舒服,你就好好地在這樣的舒服裡就好了⋯⋯
就算睡著了也沒關係⋯⋯」

沒有任何對話,一陣靜謐。
而隨著另一頭漸漸傳來輕微的、平穩的鼾聲,
山姆知道A已經安心地入眠了,微笑地結束了這次的通訊。

animal cat face close up feline
Photo by Pixabay on Pexels.com

藉由NLP「解離/融入」與「部分」的概念,
讓我們可以面對以及處理更多的生命中困難。

祝福每一位勇敢面對狀況的朋友,
不論誰對你們說了什麼,
山姆我都相信,
你會好好的、健康的、有資源的,
過你想過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