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9方法讓人喜歡你

九方法讓人喜歡你

我們大多數時候,都想要讓人喜歡自己。
阿德勒曾說:「所有人的問題都來自『人際關係』!」

我們想要讓人喜歡自己,得具備哪些特質呢?

這得先從為什麼會喜歡/不喜歡一個人說起了:

對一個人的「喜歡」,我們的內在有一整套潛意識運作過程,而且這個過程的發生不是偶然的。只是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對這個過程的發生渾然不知,所以才會感到「愛情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般的莫名其妙!

不過,從一些心理學法則和現象,我們就會知道,我們對別人的想法是怎麼來的。所以學了這些,以後不管遇著誰,你都能讓他喜歡你!

首先,
如果我們喜歡一個人,我們會覺得他這人很有魅力;
相反的,
如果我們覺得這人很有魅力的話呢?

是的,
我們也往往會更喜歡他。

所以你想要讓人喜歡你,可以試著這樣做:

1. 看準情緒,她/他心情好的時候出現

如果「你」和「能引起快樂的刺激物」同時出現時,
那麼這個人就會將「你」和這種「快樂的感覺」聯想到一起。

這就是「聯想法則」。

如果你正計劃著去旅遊度假,那麼,你就會把計畫時的「期待興奮」的感覺和「當時在你身邊的人」聯想到一起,你將更喜歡他們;

相反的,如果你剛跟男朋友女朋友吵架,氣到胃痛呢?那你身邊的人可能就會有點倒霉,就蠻大可能會成為這個不舒服感覺的犧牲品了,你對他們的喜愛往往因此而減少。

NLP中的「心錨」(Anchor)技巧,基本上也是因著古典心理學的「制約法則」,以及「聯想法則」來使用。

當然,要讓別人喜歡你,除了讓「自己」與「能引起快樂的刺激因子」同時出現之外,還有很多方法。

所以,如果想讓一個人喜歡你,趁他心情好的時候,趁他正為某件事興高采烈的時候,跟他聊聊天!這些愉快的情感就會被聯想、被錨定到你的身上!之後,他就會對你產生積極正面的情感啦!

而要知道一個人的心情是好還是不好,看他的臉就好啦!

如果他心情好,你和你打招呼時,他呀,笑容會逐漸跑出來,蔓延到整張臉,而且眼睛的視線也會與你有目光接觸;如果他和你打招呼時,他只用嘴角擠那麼一點點笑容——就是說,笑容沒在他的整個臉上蕩漾開去——那麼,這就是禮節性的笑容了,通常反映他心情不大好。

2. 常出現在她/他面前!

只要最初產生的情感不是消極負面的,重複對人們呈現任何刺激物,人們對該刺激物的欣賞或喜愛的程度會增強(Moreland & Zajonc1982)。

任何事物——某人、某地,甚至某產品——曝光率越高,所造成的反響也越積極正面!

所以,很多公司登廣告總要時不時地出現該產品的畫面或該產品的名稱;至於該產品有什麼特色,或使用該產品有什麼好處⋯⋯,卻不一定會提。因為他們不需要說這個產品有多好,只需要不停地讓這個品牌或產品我們面前出現,讓我們大腦記住「它」就行了!

單單重複曝光就可以增加銷售或選票,廣告商和政客正是利用了這一現象來影響我們!

該法則對人類行為的影響也很大。我們使用文字也是這樣,我們會覺得的姓名中出現的字,一但出現在其他人的名字中或是事物中,我們也會覺得這個人或東西更有「吸引力」!

所以,不要搞神秘了,多在一個人面前晃晃,就可以增加你在對方心中的分量了。

3. 「喜歡」就要讓她/他知道!

太多研究或常識都證明了:
我們往往更喜歡那些也喜歡我們的人。

一旦我們知道到某人對我們有好感,反過來,受了潛意識的驅使,我們也會「發現」他也更可愛了!所以,如果你想讓你的「目標人物」喜歡並尊敬你,那麼,你得先讓他知道:你喜歡並尊敬他!

如果他真的一點都不喜歡我,那怎麼辦呢?

放心,「喜歡」有兩種狀況:

一種是A:一開始對方就喜歡你;

另一種是B:開始時他不喜歡你,但後來他漸漸喜歡上你。

就結果來說,都是「喜歡」,是不?

重點來了:兩種情況下,哪種的喜歡程度更深呢?

研究顯示,B狀況的喜歡程度,來得比A更深一些。

也就是說,逐漸成為一個人的好朋友,比立刻成為一個人最好的朋友,有更好的效果喔。

180度的大轉彎改變態度,會讓人覺得怪哪!「相互喜愛」,還是要慢慢逐步地讓對方知道你喜歡他!

4. 相似相吸

比起「異性相吸」,人們更喜歡那些與自己相似、興趣相投的人。

我們或許會因為一個人與自己不一樣而對他發生興趣,
但讓我們彼此喜歡的卻是我們之間的相似點、共同點!

談共同感興趣的話題,是萬變不離中的原則。

「相似相吸」與「戰友情結」有點相像。

一起經歷了人生變故的人們,往往更能結成重要的盟友。

像是:一起當兵的同袍,一起住宿的大學室友,一起練習武術的朋友⋯⋯都會比較容易建立起深厚的友誼。

即便沒在一起共同經歷過什麼,那有相似的經歷也是有幫助的。

因為相似的經歷,也能成為把人們緊緊連在一起的連結。

正是這個原因,兩個未曾謀面的人也能一見如故。只需分享他們過去的相似的經歷:都曾得過的什麼病、都曾中過的什麼獎、讀過什麼書⋯⋯

藉由共同/類似的經歷,讓我們滿足渴望被理解的需求,進而拉近彼此的距離。

5. 讓他產生好的感覺!

你讓他產生了什麼樣的感覺?他對你的感受,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這一點。是啊,你可以花上一整天的時間,努力他的歡心,讓他相信你很棒。可是,當他在你身邊的時候,你讓他產生了什麼樣的感覺呢?這兩者的差別是很大的。不知你注意到沒有,當你和一個懂得讚美、真誠親切、溫暖熱情的人在一起的時候,你的感覺會很好。相反,如果一個人對每件事、對每個人都要數落個不停呢?恐怕你和他呆上五分鐘,也要煩得不得了。因為和他在一起,你的生活會被他榨得乾巴巴的、了無生趣。所以,要做一個讓人家感覺好的人!這樣下去,人們會覺得你非常可愛。

6. 有樣學樣

受潛意識的驅使,去喜歡一個「看起來和我們很像的人」。

因為這樣能產生信任;

有了信任,在和別人之間就容易有心理橋樑而讓彼此的交流變得順利!

談話過程很可能會因為談話雙方彼此的「同步」,變得更積極自在些。

如果一個人的手勢或者講話時的「用字遣詞」和我們一樣,我們就會覺得他很可愛。

這也是NLP「模仿」的基本。

那要怎麼有樣學樣、怎麼模仿呢?

我們有兩個原則

A、「延遲」學「部分」的動作與姿態:

例如,你與一個人站著聊天,對方將右手插在右邊褲子口袋裡,如果你和他面對面,也只要依樣畫葫蘆,過個三五秒,你把你的左手也去抓著褲子口袋;對方如果用左手摸了鼻子,過個三五秒,你再用右手去搔一下右臉,不過也別太明顯了,沒人喜歡太過分的「學人精」,對吧?!

B、學他的講話方式:

語氣、語調、語速、音量⋯⋯這些說話的品質是我們溝通對話時很重要的因素。所以講話時,盡量與對象保持一樣的講話速度。他講得慢、語調平緩,那麼你也慢、語調也平緩;要是他講得快,那麼你也講快些。

7. 讓他/她幫你的忙!

人類性格方面的研究顯示:我們會在剛傷害過一個人之後,潛意識裡更加討厭這個人。

所以男女分手過後,你可以去觀察自己或其他人,如果對方在背後說你什麼,有時候可能是做賊心虛而已,並不一定是你做了什麼傷害他的事,放心吧^^

為什麼會這樣呢?

我們試圖在降低「認知失調」。

當我們的行為和我們的自我信念價值觀不一致的時候,我們便會感到不自在。為了降低這種內心的衝突,我們會為自己的「不合理」行為尋找理由,使之與自我信念價值觀保持一致。

所以,當一個人無心或有意地傷害另一個人時,會問自已一個問題:「我為什麼要這麼對他呢?」;然後,自我合理化的調整解釋就會出現了:「一定是因為他自己做了什麼錯事,或是我才不喜歡他,這是他的應得報應!要不然會是什麼原因呢?難道是我很糟糕?才不會是這樣的!」。

同樣的,覺得一個人特別受你喜歡的角度,「認知失調」一樣適用。

我們也會在剛為一個人做件好事之後,更喜歡這個受我們幫助的人。

也就是說,我們很可能會因為幫了某人的忙之後,對那個人產生更加積極的情感。所以,如果能讓他幫你一個小忙,那麼就讓他幫吧!

現實生活中,「工具人」常為了討女神/男神的歡心,對他們好,替他們跑腿辦事。

這個行為會讓他們認為你是個好人,但不能讓他更喜歡你。

問問自己:「你要的是什麼呢?」

是得到「好人卡」?還是讓他對你產生好感呢?

所以顛倒過來,讓他幫你的忙,而不是你去幫他的忙。

8. 揭自己短處,開自己玩笑!

面對一個嚴肅、自己常常炫耀自吹自壘的人,你會有什麼感覺呢?

應該會保持距離吧?!

一般會讓人喜歡的,是那些不只關注他們自己、不是以自我為中心的人。

如果你也能調侃自己,就會大大提高你的可愛指數喔!

把自己看得太重,不太能提升「自信」。自信是自然出現的,「假自信」終究還是「假」的,所以可能還會讓人覺得奇怪。

真正自信的人,就像芬芳的花,花若芬芳,蝴蝶自來,任由世人自己去評說,任由世人自己去發現他的芬芳。

好吹牛的、自高自大的人,內心深處實際上覺得自己很渺小。

一個自信的、對自我一點懷疑都沒有的人,也常會調侃自己的過錯,他再怎麼厲害,也是個人⋯⋯是人都會犯錯,讓人家知道「自己是個人」是沒必要去隱藏的。

「我們喜歡自信的人」與「我們是人而不是神」,這兩者一點也不矛盾啊。所以,別把自己搞得那麼嚴肅,向人展示我們的缺點,承認我們的過失,也是展示我們的自信的方式之一啊!

9. 擁有積極的態度

雖然我們喜歡和自己相似的人,不過,如果:有一種人,很情緒化、很悲觀消極的、還動不動就找人吐苦水,甚至說著說著就神經質或是哭起來,你會喜歡與這種人相處長久嗎?

即使這種人和我們再相似(也就是即使你我是這樣的人),我們也不願和他們在一起;那些能用積極快樂的目光看待世界的人,才讓人喜歡,也更容易成為人們崇拜、追求的對象。

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擁有積極快樂的人生觀,是我們每個人的夢想啊!所以一旦看到某個人身上具備了這種特質,我們就會更喜歡他。

「同病」只會「相憐」,互相支持舔傷口,而那並不是互相喜歡啊!

當傷口痊癒,可以自主了,通常也會繼續往生命的前進方向走去,並放下這個「病」。「同病相憐」者喜歡的,僅僅是與「同病人」間特有的那種交流分享而已啊!

你想要得到人們的喜歡嗎?

試試這九個方法吧!

NLP 工作坊心得之一

man wearing pink dress shirt walking through stairs
Photo by Thanh Long on Pexels.com

之前覺得很多事執行起來卡卡的,但主要是自己一直停留在過去信念當中,這個蠻重要的,但目前還在調整當中,會先找出優先重要的信念先處理,有時候行動起來很迅速,有點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辦的到,而有時候是覺得再讓自己休息一下儲存戰力面對下一個挑戰,能改變這一成,都要感謝sam在一旁一對一的教導,自己也很慶幸有這樣一個難得的機會🙂

NLP:你以為的是情緒,還是信念?

pexels-photo-256658.jpeg
先前有個朋友找我占卜他在辦公室裡的狀況:
 
他們公司試用期宇宙長,他未滿半年,在一個年資隨便都是四五年起跳的公司,基本算是個新人。
而名義上的主管心眼很小,很有利己特質,爭功諉過,總之你想得到的辦公室混帳的特質,這位仁兄在朋友的口中都有。
「為什麼他就是要針對我?我為什麼這麼怕他?我好氣我自己沒有辦法去應對他!我能不能繼續活在這家公司?我有沒有辦法搞掉他!」
稍微推算出他的現況,經過核對後有準確到,這位朋友開始帶著情緒把焦點放在怎麼搞掉他的名義主管。
這位朋友的狀況很有趣:
一方面很擔憂會被搞掉,
一方面又很想把這位主管搞掉。
占卜的結果,就只是占卜。
在這樣的地圖上,很容易讓自己進入到進退維谷的策略迴圈而有受困感。
試想:
一個還在試用期的新人在一家大公司的體制裡面,該優先考慮的是好好用心工作,存活通過試用期,還是把同事搞掉??⋯⋯當然,也可以兩個都做!
「兩個都做?」
「對啊⋯⋯我更好奇的是,你的兩個問題,其實嚴格上只算一個問題啊⋯⋯」山姆懶洋洋地回應著。
「怎麼會只算是一個問題呢?」朋友緊張地問道。
「如果你覺得錯,你隨時可以糾正我,因為你一定比我清楚你們公司的結構⋯⋯
首先你還在試用期,
如果你是一個人資主管,試用期的新人還沒實績,卻老想搞掉自己的評審主管,你會怎麼想?
其次是,既然他是你說是『名義主管』,這表示你自己也知道,還有實際你該對他負責的『實際主管』。你的注意力是該放在與『名義主管』的衝突?還是做好該對『實際主管』負責的內容呢?
最後,你對『實際主管』做出績效比較會影響你的考績,還是『名義主管』的恩怨會影響你的考績?」
 
「⋯⋯」
「想像一下,如果有一個這樣的人,他或許長得很像你,可是不是你:
他絕對有能力做好工作內容,時時整理好資料,回報給他的『實質主管』進度與他遇到的狀況,並記得C.C.給他的『名義主管』,避免落人口實,引用資料記得註明是哪位同事的,閒暇之餘也願意幫幫其他同事能力能及的工作,你覺得這個人怎樣?」
「很好啊!我會想跟他工作!」
「你會幫他嗎?」
「會!」
「他的公司對於這樣的人才,會不讓它通過試用期嗎?」
「應該是不會⋯⋯」
「是啊⋯⋯」山姆笑笑地說
「那,這樣的人,有沒有可能在經歷鴨子划水式的努力,爭取工作上主管與同事的認同,某個時間點後,取得足以取代某個人的實績,然後真的得到取代某個人的機會呢?」
「當然有可能啊!」
「所以上面你問的事情,如果能做好做滿,放在時間線上標志出來,是不是蠻像一個事件的延伸發展而已?」
「⋯⋯」
山姆看著這位朋友:
「所以你現在有限的精力時間該放在哪裡呢?」
這位朋友面臨的,是一個信念上的困境狀態。
有的信念會讓我們誤以為自己是在情緒影響,想要用某些能力或方法去面對困境。這會帶離大腦的注意焦點,讓我們一時忘了當下自己最該做的事是什麼。當我們知道如何做之後,一個新的信念就有機會很快地產生出來。
不過這也得保持覺知:
「如何做」就只是一隻鬆動舊有信念的「槓桿」,
如果事前沒有做好「目標結果設定」,
很容易讓外界有機會植入一個新的,卻不是自己需要的信念。
是不是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呢?

NLP:關於「信念」這回事

NLP信念

前幾天有位夥伴急著找我,因為在處理他的當事人時有點撞牆。

「這個當事人要我處理戒菸,無論是當下的感覺,或是面臨未來,他都覺得很好,應該可以達成目標,可是回去就沒感覺了,甚至還回來說我替他處理不到位,沒有效!」夥伴有點情緒地說著。

大概問一下細節,給這位夥伴一點建議,讓他的情緒平復,結束這次的談話。

這過程讓我想到,
玩過NLP的人都知道的,Robert Diltz 的邏輯經驗層次。這六個層級由下到上分別是:

環境、行為/情緒、能力、信念/價值觀、自我身份認同、超我或靈性層級。

而我們可以在個人的語言模式中,略窺他當下的狀況再怎樣的層級。

如果有一個人說:

「我吃飽休息時,會抽個兩隻煙。」這是在「環境」層級中的語言。

「我偶爾抽兩支香煙。」這是「行為」層級的語言

「我一天抽一包煙。」這是「能力」

「抽煙能讓我放鬆。」這是「信念/價值觀」層級的語言。

「我是老煙槍。」這是在「自我認同」層級的發言。

「我們全家都抽菸,我們家族向來有是抽菸的習慣。」這就是屬於「靈性/超我」層級的語言。

邏輯經驗層次的堆疊,是由下而上,從「環境」向著「靈性層級」去發展的。

我習慣這樣與朋友們分享:
我們在環境中生活,自然受
環境影響,產生出相對應適合生活的行為,這個行為愈做愈熟練,就成為了一個能力,繼續慢慢累積許多不同的能力,變成了生活習慣,大腦在程序上為了節能減碳,簡化成為不需確認檢查就自己會跑的「信念」,許多信念的綜合疊加,再產生身份的認同,認定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

而每個層級對一個人的影響力,則有點像是水的位能,高層級影響低層級,會更省力些。

如果一個人說:「我就是老煙槍啊!」
在這樣的身份認同下,「菸抽多對肺不好!」、「抽菸的味道很臭,女生會不喜歡⋯⋯」他的理智可以接受,甚至非常同意,可是還是會繼續抽菸。
畢竟,哪個煙槍是不抽菸的?而他正是一個煙槍。

「抽菸可以讓我放鬆啊!」
這就會是「信念」層級的問題。當他真的去戒煙,經驗來說,很快又會忍不住要抽,或是拿其他的動作或癮頭來取代「抽菸」這個行為。
「我不抽菸了,總要找個方式來讓我放鬆吧!?」如果不這樣,他可能會發生比抽菸更嚴重的身心症狀。

「信念」的構成很複雜。

一個信念的形成,大致上有兩個管道:

  1. 一個是前面有提到的,持續地重複堆疊累積,直到大腦認為再也不用檢查,成為一個因果推論:有A,就知道有B在後面。
  2. 另一個快速而有效的學習:不過,這不一定好,因為通常自然發生的都是負面的信念,例如恐懼症、恐慌症。

處理「信念」最麻煩的是:
它有點像阿米巴原蟲,會自動從一個主要信念,衍生出更多次要的信念,然後像是JOJO中Dio的肉芽一樣,包覆原來的主信念。

當你的當事人在要求協助時,運氣好(或該說是不好)接觸到他的信念,
一瞬間,前面的順利都變得到處卡關。

你會嚇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需要更細心與耐性,

因為當事人多半會出現一個症狀:會變得煩躁失去耐性。

許多類NLP、味道型NLP、簡化NLP、成功學與激勵課程並沒有不好,
只是最大的問題往往會在「信念」層級出現:

在特定環境中,創造出一個與自己大腦原來策略連結不一樣的模式,然後課程中養大了一個有差異的自己的「部份」,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放著參與者讓不同的部分之間鬥爭打架⋯⋯

更棒的是,最後結果,主辦單位與講師多數時候不用負責。

「信念」 ≠「信心」或「自信」,
這個差異在我個人的定義,在於「信念」多數時候可以探索與用合適的言語形容;而「信心」、「自信」有時是個模糊的狀態,甚至只是情緒或感覺⋯⋯

「這個人很難成功,是因為他身上有個『拒絕成功的信念』。」

如果改用「信心」這個詞,你會怎麼說呢?

 

NLP:消除內在矛盾讓自己變得更好的 「自我矛盾接受融合法」

man and woman hugging each other near body of water
Photo by Madelaine Hailey Sessions on Pexels.com

最近又發生許多令人遺憾的情侶案件。
有時候因為對方的某個「態度」,就勾引起某些不好的互動或感覺。
「態度」又是很微妙的存在, 本質上就是一個「信念」、「價值觀」與「規則」的綜合表徵, 綜合起來就是一個人的「性格」。
如果你想改變自己或他人的「態度」, 有點麻煩,得鬆動內在「信念」、「價值觀」與「規則」這三個系統,才有機會。
但山姆也蠻相信,
沒什麼人在有選擇的狀況下, 會想要當一個別人口中的賤女或渣男,只是有時候自我內在的衝突與矛盾, 讓自己難以控制行為與事態的發展。
這裡介紹一個基於「I.F.S.」的觀點,延伸的小技巧,可以自己操作,讓自己變得更好囉!!

sweet photo of couple
Photo by Marx Ilagan on Pexels.com

「自我矛盾接受融合法」

Step 1.:

找一個寧靜、舒服的地點,坐下來,深呼吸,放鬆。

Step 2.:

想到自己在感情中的一些困境, 這會在身上什麼地方有什麼感覺呢?

Step 3.:

把注意力集中放在這個地方,

想像這裡有著一個你的管家, 請向他說聲謝謝,並請他允許你與過去某個年輕的自己溝通。 請管家讓這個年輕一點的自己出來,
這多半會有影像與聲音。
集中注意力, 誠懇地向管家重複上面的要求,直到過去年輕的自己在腦中出現, 以下簡稱這個出現的年輕自己為「小孩」。
觀察這個小孩正在做什麼?
他的內心狀態以及情緒感受是什麼?
如果管家沒有明顯的反應,
你也可以回想自己小時候的外貌,
如果仍然想不到,
可想像自己「最早有這個感覺時候的外貌」,
如果只有身影,看不到清晰地臉,也可以繼續下面的步驟。

Step 4.:

對小孩說:
「我就是長大後的你。
這麼多年中經歷了事情,得到很多學習和成長, 現在回來,是為了幫助你,給你支持、給你保護, 讓你可以更開心、更成功地,走上你未來的道路。」

Step 5.:

在這裡要稍微注意到「孩子」的狀態,針對他的狀態,你可以採取以下的對應:
  1. 如果感到他有自責的心態,請告訴他:

    你經過這麼多年的成長, 已經掌握了很多更加有效處理事情的能力和技巧。 當時的他, 因為尚未學會這些技巧, 他只可以憑當時他擁有的知識和能力去處理每一件事。 事實上, 他已經做得很好,請他看看你現在的情況,就是一個證明。 然後,記得用肯定的語言,肯定小孩擁有的能力與特質(例如,好奇、有活力、想突破,想更開心、努力地活每一天、想幫助自己、想保護自己⋯⋯等)。

  2. 如果覺得「小孩」有責怪其他人的心態,試著這樣說:

    「這些人沒有學過怎樣去做他們當時的角色,他們只能用當時擁有的知識和能力,去做出當時最好的行為。」 告訴小孩:在那些人做的事情背後,都有一些正面的動機,我們現在能夠明白很多這些正面動機,雖然我們還不能全部明白。 這些都是成長過程中讓我們學習一些事情的推動力,你這麼多年的成長便證明了這點。同時,也要肯定小孩擁有的能力。

  3. 如果是你自己對「小孩」覺得討厭,請告訴自己:

    雖然,今天的你已經懂得的東西⋯⋯ 請注意到, 「小孩」那時候也很難過, 因為沒有人教他很多,也沒人給他足夠的幫助與啓發⋯⋯ 可是小孩都很盡力地學習和成長, 他不斷在努力使自己成長得更好, 才能讓今天的你, 能夠掌握如此多的知識和能力,能夠享受人生中這麼多的一切。

Step 6.:

看著小孩,
想想他那時的寂寞、徬徨、無助、甚至害怕⋯⋯
同時想想他那樣勇敢、努力⋯⋯
再想想他那份好奇、愛心、想與人接觸、想好好地成長的生命力⋯⋯
在心中向他說話,說說你對他的感謝,
給他同情、同理、慈悲,讓他知道你怎樣想,也讓他向你說話。
在對話中找尋出可以互相接受的肯定與認同,直至相互感到完全的寬恕與接受。
過程中,
不斷地注意自己腦中的景象――小孩的變化,
注意小孩的表情及身體語言的變化差異⋯⋯
直至小孩出現了平靜、正面、安心的感覺,也許還有笑容,這就算成功了。

Step 7.:

如果出現一些其他的狀況,再多使用「回音法」、「咻模式」或是「恐懼症快速處理法」等其他技巧,去處理過程中出現的狀況。

Step 8.:

當你覺得準備好了, 請看著「小孩」,在內在伸出你的雙手, 向「小孩」說: 「是我們連結在一起的時候了,過去這麼多的迷惘不安,現在都過去了。 感謝你為我做了那麼多,我的成長是因為有你,我會用這個多年學習成長得到的能力,用來保護你、照顧你⋯⋯我邀請你跟我一起面對未來的生命與生活!」
想像「小孩」慢慢靠近自己。
最後,「小孩」接受自己,你就可以將他輕輕拉進自己的擁抱,感覺你給他的力量,可以使他放鬆、平靜、有自信,原來的恐懼、徬徨慢慢消失。
感受一下, 你們兩人連在一起的力量,怎樣使自己更為完整、更能處理人生之中需要處理的事。
最後對小孩說: 「我倆以後再也不會分開⋯⋯我們會一起快樂地在人生中前進⋯⋯」
然後,邀請小孩進到身體,感覺兩人融合的感覺⋯⋯。

Step 9.:

請多給自己一點時間,準備好了再張開眼睛。最好再多做點「面臨未來」的測試。
當你有機會消除內在矛盾,可以成為更好的自己,
蠻相信,
屬於你的美好愛情,也更能更有機會獲得喔!

NLP :限制性信念三兩事之六(引出及消除限制性信念)

window-368204_960_720

引出及消除限制性信念:

要避免被「煙幕彈」所惑、為「故佈疑陣」誤導或是陷入「對號入座」的困境,一個NLP人可以用什麼武器呢?

我們可以用「信念安裝程序」,來引導那些限制性信念的行為表徵。

我們可以和當事人發掘那些「死結」,或強烈的抗拒出現在哪些環節。

舉例來說,當當事人表示:「我不知道是什麼阻礙了我」,這或許會是一個停頓,但我們知道,這也正指出一條對的路徑。

當出現下面的陳述,可能意味著已經找到與「信念」有關的死結:

「這聽來很瘋狂,但是⋯⋯」

「這完全不合理,但是⋯⋯」

「這不像我的作風,我不明白為什麼」

「我就是辦不到!」

「我知道它在邏輯上是對的,但是⋯⋯」

一旦死結被找到了,我們就可以用一些方法來處理:

假如案主的心理些不一 致,
那麼很可能在他的信念系統中便會有所衝突,而可以透過「信念整合」的技巧來處理。

假如這個死結只是一種無法壓抑、或是困惑的感覺,但在當事人的心理仍是相對的具有一致性,那麼採用「重新烙印」的技巧,也許更為合適。

最終而言,經由擴展及豐富我們理解世界的模型,我們得以轉化限制性信念、對「思想病毒」產生免疫力, 並且更加認讖自己以及所背負的使命。

限制性信念的發展,經常是為了滿足負面目的,例如:保障既有疆域,感受到個人的權力等等。

藉著了解更深層的意圖及更新我們的心智地圖,以涵蓋其他、更有效地達成這些意圖的方式,我們可以花費最小氣力及痛苦而轉變信念。

許多的限制性信念,也源自於沒有先去思考「該怎麼做?」。

也就是說,假如人們不知道如何去改變他/她的行為,「這個行為沒辦法改了」的信念就會跟著形成。

假如一個人不知道如何去完成特定的工作,他也會發展出如下的信念:
「我沒有能力完成這份工作」

也因此,提供幾個「該怎麼做」的問題,以幫助人們轉化限制性信念,往往也是相當重要的。

舉例來說:
為了要處理「在人前展現真性情是危險的」

這樣的信念,我們該問的是:
「我們可以如何展現情緒,而不致造成問題?」 

關鍵人士的影響:

不論是賦予或限制我們能力的那些信念,它們經常也和一些關鍵人物的回饋或強化有關。

例如,在對自己的身份認同及使命的認知上,這些關鍵人士經常會變成我們如何認定自己在一個更大的體系中,該扮演角色的一個重要參考座標。

因為自我認同及使命,
源自於那個環繞在我們的信念及價值周邊更大的架構,而與這些關鍵人物關係的建立或改變,會對我們的信念帶來強烈的影響。

也因此,
闉述或改變在這些關係脈絡中所獲致的關係或訊息,經常也會促成信念自發性地改變。

建立新關係在推動信念的持續改變上,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尤其是那些在自我認同的層次上能夠提供正面支持的關係。

(這也是重新烙印的信念改變技巧中的一個重要原則)。

 

《完結》

 

NLP :限制性信念三兩事之五

pexels-photo-265824.jpeg

四、關鍵多數(「量變」引發「質變」的關鍵點)

另一個在處理限制性信念及思想病毒的重要課題即是「關鍵多數(量變帶來質變)」。

這個字眼是源自物理學,為了要引發電子與原子的連鎖反應,你必需達到一定門檻的能量,才能觸動反應的發生。

我們常說的「三人成虎」,「曾參殺人」也有點這個意思。

當你終於達到那個門檻時,戲劇性的改變就會快速發生。

就如同「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有時對於手上握著最後一根稻草的人而言,
會認為「這是根可以壓死駱駝的稻草,我能證明,它一定有什麼神奇的地方!!!」。

然而,
如果其它的稻草沒有先被放上駱駝的背,
那麼所謂的「最後」一根稻草,根本不可能帶來任何變化。

同樣地,
在使用 NLP 時,我們或許可以幫助當事人針對許多部份,予以重新框架、
藉由轉換改變某些恐懼的反應、面對許多的限制性信念等等。

最後,
我們為當事人設定了資源心錨,要求當事人去想像未來可能的挑戰,然後啟動心錨。

假設前面的準備工作都順利運作,
當事人通常會驚呼:「哇!我感覺棒透了!」

但,
也許會接著問:「你幹嘛不一開始就幫我設定這個資源心錨?這最有效啦!」

我們都知道,會有這樣戲劇性的效果,是有之前其它工作的關係。

一個限制性信念的產生也是這樣的。

信念是一個「系統」,
要創造一個有效而持續的改變,我們需要去碰觸幾個相互有關連的限制性信念。

人們心中的死結通常不是因為單一信念造成的。一般來說,轉變限制性信念,需要面對的是「整個系統的處理」啊!

《待續⋯⋯》

 

NLP : 限制性信念三兩事之四

fish-3246077_960_720

三、夢中的魚(對號入座)

這源自一個搞笑節目。

這喜劇裡的心理醫師角色,有一套特別理論:
他認為所有人的心理問題,都跟他們「夢中的魚」有關。只要有夢中有出現魚,就表示這個人有心理上的問題。

同時,
他也很急於證明他的理論,不斷嘗試著提出誘導性的問題,創造一種與病患自我實現的互動。

例如,當有病人求診,
他就會問:「你昨夜有做夢嗎?」

病人:「喔⋯⋯我記得不是很清楚耶⋯⋯」

「再想想,你一定有做夢!」

「如果這有助我的病情診斷,嗯,那我有做夢。」

「在你的夢境中有出現魚嗎?」

「我想沒有,我不記得有出現過什麼魚⋯⋯」

「沒有魚?!⋯⋯好吧,那你在夢裡做了些什麼?」

「夢中,我走在人行道上。」

「那,在人行道上有任何的小水漥嗎?」

「是的,我想應該有吧?」

「在那些水漥中有魚嗎?」

「沒有,我沒看見水裡面有任何魚。」

「是喔⋯⋯那在街上有任何的餐廳嗎?」

「有吧⋯⋯我想在街上好歹會有一兩間餐廳吧。」

「餐廳有沒有賣和魚有關的餐點?」

「我猜應該會有吧⋯⋯」

「啊哈!你說在夢境中出現了魚,這確認了我的理論!!
這麼多心理有問題的人,夢裡都出現了魚,在我之前,居然都沒有半個人注意到這點!!」

不同於由病患創造的「故佈疑陣」,
這一類的「魚」是由協助或治療方所引發的;

NLP 執行師偶爾也會犯同樣的毛病,有時會試探性地詢問:
「你確定你不會在無意識的狀況下,產生一幅畫面?」

想從案主的身上,找出各樣的事證,來支持自己的假設。

實際上,一個夠配合的案主將會讓所有理論都得到支持與驗證。

就NLP的觀點,唯有著重於行為面的證據,而非意識/言語的陳述,才能解決「煙幕彈」、「故佈疑陣」及「對號入座」的問題。

我們不能將人們所說的或他們所認為的照單全收。

言語的描述以及意識的結論,需要搭配針對行為線索、反應的觀察來支持。

這就與設定與改變相關的行為表徵有關,而不應只是談論。

而在處理信念問題時,往往會直接觸及我們心中的死結,也要能夠不怕去面對它;
因為我們很容易會將這些死結視為是失敗,而非是開啟改變的鎖鑰。

《待續》

NLP:「共振」

water-1245779_960_720

「典範」這件事情,在第三代NLP的範疇裡是蠻重要的。而「典範」的存在,在山姆個人的想法中,或許也有點像是QT(Quantum-Touch),讓自己連結某個具有支持力的部分,尋求對當下而言,更有力的支持。
與QT一樣,「共振」這件事情,在尋求資源上是蠻重要的。「共振模式」可以幫助人支持關鍵信念,並且指出在能力或自我認同存有懷疑的部份。目的是為了獲得,並運用相關領域的關鍵人物,或者「典範」的知識和資源,成為我們內在智慧和支持。
在最近一次的工作坊中,夥伴們對於尋找或設定「典範」,有時有些困擾:「我認識的人裡面,我不知道他們對這個領域熟不熟啊⋯⋯!?」
「典範」,我們經常認為得是一個「人」。其實,在我們的內在地圖之中,並不一定得真的那麼硬邦邦地「規定」自己。在NLP的定義中,並非是一個典型有意識的方式教導或指導我們的存在,而是透過他們和我們的關係,展現或者擴大那些我們與生具有的知識和智慧。
共振模式的發現過程,有一部分是由那些被隔離的人得到啟發的(像戰爭的俘虜和集中營的生還者),他們透過想像或者經驗內在的「導師」或者「典範」 ,來讓自己保持清醒的意識。
另一個共振模式的靈感,是來自於榮格的「聖團」,或原型的「內在指導」概念,它代表了每一個內在潛在智慧。「內在指導」代表的我們無意識的潛在知識,或者榮格所提到的「集體潛意識」,是可以被帶到原形外觀的表層。
對大多數人來說,像「指導者」或者「導師」並非想像出來的,而是生命中重要的人。可能是教練、支持者、朋友、父母親,或者其他曾經幫助他們,或在生命中以正向的方式影響他們的人。這些人曾經引起他們的「共鳴」,讓他們釋放或揭開深層的自己。
典範可能是小孩、老師、寵物、當事人從未見過但在書上讀到過的人物、大自然的現象(像海洋、山等等),甚至自己的某些部份——只要是任何可以與內在信心、信賴或智慧「共鳴」的,都可以是「典範」。
再說說「共振」。
由字面上來說,「共振」意指兩個震動的物體或系統,彼此對另外一個產生非線性的影響。例如,如果有兩把類似音調的吉他,彈撥其中一把的弦,另一把的弦也會開始震動。類似的共振,也會發生在同調的鋼琴和音叉上。
在機械和電子系紼上,共振指的就是大強度的振動過程,會產生相關的週期刺激,它們的頻率與這個系統的自然振動頻率相同,或相近到幾乎相同。
因此,「共振」也就是某種系統或物體之間的相互影響,特別是與另一個同頻。心理學上,這個名詞也就用來指「發生在情緒狀態的身體內在過程,像親和感或移情作用」。也就是親和戚和移情作用的深層品質,被用在共振模式中。
內在「典範」被用在共振模式中,是透過想像一個特別人或存在,進入典範的位置,取用第三人稱的觀點。這通常會讓我們能夠連結到那些與「典範」共振的品質。透過進入和反應這些品質,內在的典範可以協助我們,將這些部分活化,帶進行為中。一旦你從「典範」這個「第三人稱」,經驗到這些品質,你可以將他們帶回到第一人稱,放進自己的情境中,開始實踐。
另一個共振模式的「共振」的含意,就是接收或帶出不同典範與他人共振的訊息,去形成深層結構的訊息。就像「你做得到!」、「信任你自己!」、「專注在你想要的,其餘的就會跟隨。」也許這些與這個共通訊息共振「你擁有成功所需要的所有能力!」;甚至這個共同訊息,並沒有在其他訊息的表面中被指出來。在這裡,「共振」是一個假設前提的模式,是這些典範共有的。
將我們生活中重要典範的不同共振模式找出來,是蠻有機會可以為自己或是團隊,提供豐盛的內在舒適感和指導感的唷!!
共振模式操作步驟:
  1. 找一個情境,是你對自己的「信念」或「使命」有些懷疑的。再次體驗自己這個懷疑的關鍵例子(融入)。然後,退出這個問題情境,進入「有資源」的位置,站在有懷疑的「你」的後面。
  2. 進入觀察者的位置,找出三個典範,他們讓你共鳴,釋放或者打開你深層的內在,以正向的方式幫助你或影響你的生活。在「從屬等級」上,你可以選擇一個是支持你的能力層級,一個是增強信念,一個是自我認同。(典範可以是小孩、老師、寵物,你從未見過,僅是書上有讀到過的人物、大自然現象⋯⋯等等,也可以。)
  3. 從觀察者的位置,安排典範們在你所經驗的情境中,就在你的周圍。想像典範們就位在最能夠支持你,提醒你的資源的位置。
  4. 一次一個,身心結合地進入每一個典範的位置,給那個懷疑的自己一個訊息。訊息不一定需要是文字言語的,只要是最適合這個典範的任何管道就可以了。
  5. 進入觀察者的位置,辨識每一個典範訊息背後的要提醒你的事,或是有什麼假設前提。
  6. 找到三個典範彼此共振、一致的「共同訊息」,或者更深的假設前提。
  7. 再一次,融入每一個典範,以最適合典範的方式,溝通這共同訊息。
  8. 進入剛剛經歷懷疑「你」的位置後面,感受所有的典範圍繞著你,溝通著他們個人的訊息,然後共同訊息是以單一共同的聲音,視覺化,並且感覺訊息通過你的耳朵,像光一樣,流遍你的全身。
  9. 聽到,看到和感覺到你的典範,以及他們的共同訊息,融入處在問題經驗中的「你」。注意情境中的你,觀點如何改變。
  10. 面臨未來,將從「典範」中找到的共同訊息,想像將它運用在未來的情境。
玩玩看吧^^

NLP:生存策略

pexels-photo-634220.jpeg

與「內在的最佳狀態」相反的,就是退化到「生存策略」。

生存策略是指,
當我們的身體或心理生存受到威脅時,被激發出來的最深層程式的一部分;
其他動物同樣有生存策略,這是為了生存而演化發展出來的內在本能。

所有的生物必定發展出某種形式的生存策略。

主要的生存策略有:
戰鬥 fight ( 攻擊attack ),
逃離 flight (逃跑escape),
僵化freeze (麻痹paralysis) ,
或放棄投降 surrender ( 服從sumit )。

「生存策略」通常是深層的無意識的模式,建立在幼年的時候。
這構成了我們核心程式和機制的一部分,成為我們基礎後設程式的一種,決定了我們的生活和人際關係。

這些基礎的策略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有各種形式,像反抗、撤退或默許、需要退縮、試著變小或隱藏、空白、從感覺抽離、變得被動、誘惑他人、相信需要保侍住自己的底線等等。

在許多案例中,會出現超越身體的基本生存,延伸到「保護」的概念:
保護我們的自我認同慼及個人的完整性,關鍵的信念和價值觀,奉獻的重要角色及關係等等。

有趣的,「引起注意」和「避開危險」是一樣的,是一種「逃離」的形式。
吸引特定的注意力,特別是重要的人的注意,也是確保生存的方式。

在所有行為中,最有效的是擁有某種可能範圍的生存策略,根據身處的情境做彈性的應用。

大部分生存策略的挑戰,
與讓人們處在「最佳狀態區」不同的是,這些生存策略的源頭來自於「恐懼」。

「恐懼」是一種原型的能量,會將人們拉離中心,造成無法穩定而陷入困境。
人也會因此無法維持「處於當下」、「開放」與「覺知」的狀態;最後會失去連結,關閉和退縮。這也會造成人們的行為不適當,經常性地出現矛盾,最後甚至可能讓自身陷入某種危險。

試著去保護某件事,卻同時可能會讓其他事陷入危險,這是很重要且基本的。

而生存策略被用來保護一個特定世界的心智模型或自我意識認同(理想我)的。

大部分的生存策略是設計來「保護已存在的」,和「避開危險的」。如此一來我們可知,「生存策略」不是設計成「生生不息」的結構;也就是說,「生存策略」本身無法促進轉化,成長或改變。當一個生存策略因為恐懼而過度應用,會開始限制一個人,讓這個人保持在習慣之中(慣性)。

「生存」和「繁榮成功」間,有顯著的不同。
當面對改變或未知的疆域時,特別是目前的架構,可能打被破或遺失時,生存策略會自然地啟動。以這種方式,生存策略可以是一個互補或介入,去改革、喚醒以及生生不息改變。

顯然的,成長和改變涉及生存 (也就是繼續存在),但不能遺失在生存策略中,因為那是可能將我們往回拉的。

當有意識上和覺察力的擴展時,這是唯一的可能。如此,很重要的是「定期檢視」,豐富與更新自己的生存策略,擴展我們的選擇,包含新的可能,像回到中心,接受,原諒,承認和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