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表面的,新身份參上!!@ 2014

pexels-photo-269923.jpeg

走在NLP的歷程上,比起催眠的學習歷程,相對是比較漫長的。

從陳適心老師與小馬老師雙搭檔,王輔天神父系統的「基礎裝備」開始,

走過「知覺」、「語言與信念」、「統整與改觀」、「策略大發現」、「知覺進階」、「語言與信念進階」、「策略進階」,

中間每個部分的開課過程,與後來的學習經過比較起來,顯得也曲折許多。

或許就是這樣,在專業執行師的知識觀點,有些蠻可能沁入身體而不自知。

let-s-start-29574630

之後希望繼續在NLP這條路上獲取更多的養分,感謝催眠啓蒙,廖云釩老師的推薦,與好友周默的引薦,

讓高階執行師 (Master Practitioner) 的學習,得以跟隨張宜芬老師,在NLPU,也是第三代NLP系統下,延續下去。

高階執行師,這是另一段旅途,除了將觀點有彈性地容納進自己狹窄的視野外,

也更將「身體語彙」的部分,融入到每個技法之中,確確實實地將「知識化為自己的血肉」。

原本有一個困難點:「如何將太極拳的學習,加入NLP的觀點與技巧,讓這個有價值的寶物,更昇華閃耀光芒?」

在這樣的過程中,看到了一個小小的開始。

儘管小小的,對我而言卻是大大的喜悅!!

indigo-passion

走到今天,也完成了另一階段的學習。

雖然「完成」,實際上是另一個更深入、深化學習的開始。

對照許多學習與觀點,或許現在,比較有自信能以NLP的觀點來分析、拆解、再整合成能以NLP形態呈現的學習策略。

說升級也好,進階也罷,

在個人的感覺中,更像是「身心一致」時的自然引發。

多了一個頭銜,沒有沾沾自喜,

卻提醒著自己:

「更謙虛,更趨前,更彈性。

清楚自己有些什麼,要些什麼,

就可以選擇成為那鏡中的人,也可以不成為那鏡中的人。

每個選擇,都有機會為自己帶些寶物回來。」

「你好,我是NLP訓練師( NLP Trainer),王山姆,山姆王!!」

請多指教

N.L.P.心得:策略大發現

pexels-photo-208165.jpeg

N.L.P.」,「Neuro Linguistics Programming」,中文名稱是「神經語言程式學」。

在「基礎」的部分我們知道了NLP在神經生理層次如何運作使用。

在「知覺」的部分我們知道了NLP在邏輯經驗層次如何運作使用。

在「語言」的部分我們知道了NLP在語言信念層次如何運作使用。

在「統整」的部分我們知道了NLP在改觀統整層次如何運作使用。

但是,之中「程式」或「程序」的部分呢?

N.L.P.的創始人之一:理查班德勒(Richard Bandler) 原來是電腦程式設計師,後來發現人類的知覺行為經過解析後,也是可以程序化的;這個程序化我們可以推算出每一個行為產生時,我們在知覺感官上的發生的「順序」,再從「順序」中發現其中的「特性」,最後再「回饋」到我們身上。

 

我們在大多數時候都很明白:「我不要什麼」;
但是,如果問到:「我要什麼」時,有幾個人可以很快地回答出來呢?

所以,當我們了解N.L.P.的策略文法,會有以下幾個好處:

  1. 覺察了解自己的模式,也就是所謂的「基模」(Shema),除了知道自己「要什麼」或「不要什麼」,也能知道自己需求的另一面。
  2. 取用他人的模式,轉為自己適合使用,利用他人的經驗來加快自我的學習或記憶速度。

 但是無論如何,
我們首要的都是發展出「尊重自己的策略」模式。

同時以開放的態度,
將他人的策略模式收為己用,就會更容易找到自己出色的那個點。

 

在學習N.L.P.「策略」過程時,我常常覺得「愈小的事情愈好處理」這句話真有道理!

當一個重大問題切成好幾個小塊,以好幾個小策略的方式來逐一解決時,當事夥伴的改變會逐步且容易建立,同時也更容易找出在導策略步驟中的問題所在。

 

這種感覺倒是有點像是我們在寫某個FLASH動畫程式,當程式出現問題時,動畫的流暢度或動作就是不對;同樣的,當我們導出的策略順序或元素出現問題時,當事夥伴的個人感覺也是會覺得不知哪裡怪,儘管是在經驗同一個事件,這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只要稍稍變動順序,產生的感覺就不太一樣!這又讓我聯想到烹飪的過程,每一個材料放入烹調的先後順序,也會影響到最後成果的氣味口感整體表現,同樣是做糖醋,先放糖還是先放醋,的確是會造成這道魚或排骨口感香氣差別性。

 

在策略的學習上,我個人認為需要更加完整且敏銳地釐清當事人的感官管道與每個步驟的狀況,同時,如果能與外在環境能有所互動,似乎會有更好的效能;但是步驟若是太多的策略,容易造成我(引導者)以及當事人的混淆,「減法原則」在策略的應用上個人認為比過於精細要好呢!

 

回想一下,當我們在決定買某個東西時,我們的內在發生了甚麼事情呢?

N.L.P.心得:語言與信念

pexels-photo-262454.jpeg

在寫此篇時,離2012年台灣總統大選尚有一天之遙。

「政治」這一門學問演化至今,在山姆個人的感覺中,泰半已由「管理眾人之事」,
演化成「利用語言強化群體信念之事」,獨裁體制如此,民主社會亦然,似乎也無甚差別XD

語言者,簡單地說是人與人溝通的平台媒介,同時也是與自己溝通的管道;
但是,有多少人「精準」地使用「語言」這一個工具呢?


當我們聽到一句話或說出一句話時,往往背後都存在著我們所「相信」的部分;這部分的存在不一定真實,但我們在多數時候卻選擇去捍衛它,而且不由自主!就像目前置身於選舉的朋友們一樣,無論他們支持的政黨、個人或是其他因素是甚麼,他們選擇了自己所相信的,並且發現只要與自己相信的有違背者,輕則嗤之以鼻,重則唇槍舌劍手腳相向,但,每個人所相信的,真是事實嗎?

在「語言」層次中,我的第一個學習是:當我們聽到一句話或說出一句話時,如何還原這句話背後的事件原貌,釐清語言字句中被刪除、扭曲或類化的部分在哪裡?

「語言」的強大功能,即是在於它可以將想傳達的訊息,壓縮在短短的幾個文字之中,這也是有趣的地方:我們如何藉由這短短幾個字的傳達,了解自己或他人「真正想要傳達的訊息」

Stair 大師在與個案的交談中,永遠可以經過明確語言模式(meta-model),知道個案說話的背後涵義,知道可以用甚麼問題了解個案,知道可以靠個案多近是最適當的距離。

這也是大師之所以為大師之所在!

以我的經驗中,常常需要使用比較大且包容的語法,多問幾句,才能慢慢揣摩出對方所說的狀況,是否與我所想的部分相同。當然,這也是因為我知道人類的意識同時間內可以處理的訊息在正負七個之間,多問幾句會讓對方心裡「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跑出來(好賊哪~~~XD)

不論何種方式,還是不能跳脫「框中框」的基本原則就是了!

如果說,「明確語言模式」(meta-model)幫助我們蒐集資料,理解事件的本來樣貌;那milton-model則可以幫助我們設定目標,在允許、肯定之中,與我們的潛意識同理同步,答道我們想要的結果。

在催眠學習的道路上,有位朋友在催眠前曾警告我:
「告訴你,我在加拿大也被一個有名的催眠師催眠,他都放棄了,你最好有心理準備!」

事實上,經過稍微長一點的懇談、了解,並順應其自身的經驗與狀態,在不斷地同步、肯定、觀察中,找到他適用的點,這位好心提醒我要有心理準備的朋友,他還是做好了一次前世回溯的催眠旅程。

我當時所使用的,就是milton-model!

在不斷地同步、引導下,時間畢竟是站在催眠者的一方!當我們提供足夠大的空間讓潛意識發揮時,潛意識中就會冒出來產生作用!

此時,會更容易了解是甚麼「信念」在支持著我們產生哪些行為。

「信念」,是「自己信以為真」的事情,是「不知為何相信的存在」,它不只是存在於我們的大腦之中,也存在我們全身上下的血肉裡!我們的細胞、組織會以自己的方式,儲存這些我們相信的部分,因為這是我們用來賴以維生的想法。

當我們理解「信念」的產生與自我生活經驗息息相關時,我們常會發現:一個表面信念的背後,或許層層疊疊交織綑綁錯綜迷離著其他更多的信念與經驗,如何分析出「信念」迷宮的結構,進而去動搖、取代,不斥是一個巨大的解構工程 。

在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中,提到過,在潛意識中埋入一個想法的困難。

真是困難嗎?

真是困難!因為需要牽動到對象過去的生活經驗,同時不違背其過往所建立的各種信念;在時間的推移之下,我們無時無刻都在經驗自己的生命,即使你沒有意識到,身體與潛意識依舊在盡忠職守地工作著、記錄著!

在我個人的學習經驗中,要動搖到「信念」層次的部分,往往都需要回溯到過去的生活經驗,進行數次的個人歷史的解析與改變,才「比較」有可能做到。電影畢竟是電影,現實生活中或許也可能發生,也期望自己朝如此「神人」級的目標學習邁進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