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病痛復原強心劑」

full length of man with arms raised
Photo by hermaion on Pexels.com

前一陣子有位好朋友中風了!

在他的「體貼」下,直到他康復了才通知山姆,但是從他的病發,到康復起床,甚至再次投入職場,約莫二十數天。

他有感於病痛誤人,所以找山姆商量,能否有機會系統性地編制成一個課程,讓有需要的朋友能夠學習快速康復與復健。

這也讓我想到NLP之父,理查・班德勒(Richard Bandler)的故事。

這位前輩中風過四次,卻都在他自己的技巧操作與後暗示下復原。

他認為,原因很多,其中一個原因是「問錯人」。

面對中風或是重症病人問:「我以後會怎樣?」,從專業醫療人員到身邊親友,會給出怎樣的答案呢?


某次,理查・班德勒中風被送到急診室,值班醫生檢查了他的生命徵兆後,確定他可以聽到外界訊息並有反應,就對他說:

「不管誰對你說什麼,不管說的人是誰,你一定可以百分之百完全復原!」

 

過兩天,第一個訪客來探視理查。剛動完重大手術的人,身上自然插滿管子,一堆不知道是什麼的液體藥物,緩慢地從點滴輸送進理查的身體⋯⋯

訪客惋惜地說:「唉,看來中風會讓你一輩子癱瘓了⋯⋯」

此時,理察想起了在急診室時,那位值班醫生說過的話:

「不管誰對你說什麼,不管說的人是誰,你一定可以百分之百完全復原!」

 

他回憶起兒時自己如何學會騎腳踏車的過程:

這邊學怎麼上車,那邊學怎麼平衡,開始時還需要有點蠢的輔助輪協助,

慢慢的,這一點一點地學習整合在一起,

就可以腳踩踏板,開心旳與同伴騎著單車馳騁嬉戲。

當他融入過去記憶,完完全全再次回到當時看到、聽到、感覺到的情境之中,

他也開始培養了度過這段過程的「毅力」。

最終,又沒事人似的地回到講師舞台。


NLP有個前題假設是:「別人做得到的,你就做得到!」

這裡,給需要的朋友一個小技巧,希望能對你接下來的復原過程,有一點點幫助,讓你也能有機會做得到「快速復原」

Steps:

  1. 想像一下,如果今天你已經完完全全復原了,你會看到、聽到、感覺到什麼美好的事物呢?請你用你的方式,按壓著你身上某個自己方便接觸的部位,好好體驗這個美好的感覺。感覺足夠了,就做個深呼吸,眨眨眼,動動眼球,準備做下一個動作。

  2. 或許有某個人講話的某種聲音,是你覺得「不信任的」,那種聲音的音量、語氣、語調是什麼樣子的呢?

  3. 回想一下,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任何負面的暗示,例如:「你沒法復原了」之類的。找到這樣的經驗,讓對方用步驟2所找到的,那個不讓你信任的聲音,包括音量、語氣、語調再說一次。

  4. 你知道自己有種肯定的說話聲音,請用那種肯定的說話方式,對自己說:「我一定可以完完全全復原!」

  5. 回想過去生命中的所有困難經歷。提醒自己:在這些困難過後,自己都能得到了一些東西,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想起自己是怎樣堅定信心,度過這些事情?看到當時你所看到的,聽到當時你所聽到的,感覺到當時你所感覺到的,完完全全地重新經驗那次的過程。

  6. 如果這樣堅定的感覺是一個轉動,他是怎麼轉動的?方向?位置?速度?持續感受這樣的轉動,並嘗試著控制它的快或慢,大或小,甚至加上你覺得可以加強「堅定」感覺的顏色或亮度。

  7. 按壓著步驟1的部位,於內在轉動著「堅定」的感覺,同時再次用肯定的語氣,給自己承諾:「我一定可已完完全全復原!」,想像著自己成功渡過、完全復原後的樣子。

  8. 如果出現放棄的念頭,請加快轉動「堅定」感覺的速度。

  9. 想像自己持續專注在「自己已經在好轉」這件事情上,請帶著你的身體轉動中的「堅定」感覺,相信自己的決心與毅力,放心去面對復原過程的困難與跳戰吧!

 

 

親愛的朋友啊,謝謝你看到這裡。

在這個時候,我也要充滿感謝,堅定地對你說:

「不管誰對你說什麼,不管說的人是誰,你一定可以百分之百完全復原!」

如果需要中風快速復健資訊的朋友,歡迎給點回應,
山姆會儘速安排那位朋友的中風快速復健課程與諮詢給各有有需要的朋友,感謝!

NLP:你的NLP是「限制框架」?還是「擴展地圖」?

pexels-photo-914185.jpeg

NLP的啟蒙老師,大樹老師,
在課堂上常提醒我們:
「有些人在學了NLP以後,會成為所謂的『NLP怪人』,
就是用NLP去框架身邊每個人的行為與類型,而喪失了NLP核心的擴展精神。」

(大致上是這個意思啦!)

這部分倒是常常成為我提醒自己的正向anchor。

NLP有許多「假設前提」,
耳熟能詳的諸如:「有效比真實更重要」、「你所溝通的意義,就是你所得到的回應」……等等。

有些課程並不強調這些,我個人是覺得這部分是NLP的核心精神。

沒有這些「前提」,將難以得到真實的「後設」。

但是,再好的精神變質後,也難有作用。

有些朋友常被這些「假設前提」框架住,
忘了 NLP 最最核心的那個部分:「生生不息的擴展地圖」。

blog_2014050902

每個人的世界觀,造就了他所感受的的世界,也形成了他的認知地圖。

而NLP的學習,蠻多部分是去理解他人的地圖結構;
然後利用這個地圖結構,攫取自我需要適用喜歡的部分,
進行有意識地轉換,成為自我的養分,來擴展自己的世界觀。

這是避免自己,在單向線性邏輯思考限制下,被限制性信念給框架住。

讓自己的世界,從扁平的狹窄視野,成為3D ,甚至4 D的立體空間!

拿NLP的信念,去框架一個人的思考與行為模式,還會是 NLP 嗎?

再多的引經據典,最多只是個「 NLP 怪人」,甚至是「NLP殭屍」,
一個沒有靈魂的 NLP 使用者。

blog_2014050901

我不知道,身為一個NLP訓練師,不管拿怎樣的證照,應該有怎樣標準做法。

至少我很明白:訓練師如果是那個「NLP殭屍」,必將病毒散播者,矛盾且難以平衡。

朋友啊,
你是用物所為?
還是為物所用?

你的NLP是
「限制框架」?
還是「擴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