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 & 催眠學員夥伴心得——魔導師稚穎

山姆王NLP & 催眠 學習夥伴 心得回饋2020_11

【原篇照刊】
Sam老師所教的催眠,能把武術融入其中,再來有神學背景,在語言方面也帶入一點能量學,而教學方面特別仔細!有問題都能隨時提問,解決疑惑!
在催眠與NLP的教學特色上:
執行者與當事人的關係,特別著重當事人自身的感受,兩人的關係,屬於共同完成一整套諮詢或催眠流程,幫助當事人有較長遠的改善與調整,有別於其他老師,比較按照Sop流程:更像是「引導當事人去達到改善效果」而做的技術!
著重當事人的感受,並為當事人做更長的改善與調整!
因此課程格外的紮實,所學的內容各個都是精華,我都想常常來複習
而在進行《催眠實戰工作坊》時,
我之前就已經學過催眠了,原本對催眠並沒有那麼太大的自信,常常會在帶催眠會頓一下的;但上完Sam老師的催眠課程,才發現原來催眠可以那麼簡單地學習,老師提點了催眠的兩大原則,我發覺我使用催眠格外有方向、且有自信地知道該怎麼做!
再來老師教的方式都很簡單又生活化,非常重視練習,讓我對催眠的技術有更深的認識,原來催眠不一定要依賴引導詞,只要找對方向,都可達到效果,進而幫助別人!
感覺Sam老師的催眠課程特別豐富,整個感覺CP值很高,對我的成長幫助非常大!

2020/10 山姆催眠戰鬥營學員夥伴回饋-愛情小魔女迦迦(王瀅迦)

山姆王催眠 課程學員心得回饋

(課程學員夥伴回饋,原篇照刊)

  • NLP催眠才子 ——《華耳街日報》。

  • 技法精彩奪目、目眩神迷 —— 《艾蕊克森+愛滴生》攜手推薦。

  • 談到Sam的N͟L͟P͟ 、量子催眠,再多的讚嘆都不足以形容,沒上過Sam的NLP與催眠,別說你會NLP及催眠。——《高熊農會》。

  • 21世紀最令人感動的技法大師,我的表演算什麼!我自嘆不如 ——《舞台催眠師,馬場町馬丁》。

好啦~~~~心得在下面 👇

繼續閱讀 “2020/10 山姆催眠戰鬥營學員夥伴回饋-愛情小魔女迦迦(王瀅迦)"

NLP: 病中小發想

woman wears black scoop neck long sleeved blouse seats on grey concrete pavement
Photo by Nicolas Postiglioni on Pexels.com

最近這陣子,
身體有些狀況,卻也可以沈澱一些東西。
我常跟分享的夥伴與學員們說:
「你需要的都在你身體裡了!」

臨到自己不舒服,有時還是會忘記自己常說的話。

那天咳到肺都要噴出來了,可是又很需要休息。

忽然這句自己常講的話,從橫隔膜跑出來,
於是乎就對自己做了一個大約體感15秒的瞬間催眠,告訴自己:

我知道⋯⋯
咳嗽是為了讓體內不需要的排出體外⋯⋯
而我也同樣需要休息⋯⋯
我可以先讓咳嗽消失,好好休息。
等我張開眼睛的時候,很有精神,
又可以把累積的不需要的一次爽快地咳嗽排出去⋯⋯

然後,就沒有然後,
直接就不省人事了快一天。

醒來後還算有精神,
咳出一大坨又濃又黃又黏稠的老痰,
呼吸通暢了,人也舒服了許多,
很有效率地完成一些事(雖然還欠很多沒做啦,狗咩媽塞⋯⋯)。

回到上週五的講座,
在場夥伴都不太相信我生病,畢竟上課時滿場飛,
很標準的上課一條龍,下課一條要死的蟲。
回想一下,
這也是上課時習慣使用一個internal form心錨,讓自己切換到講師狀態(必要也可以進入到超速趕課狀態),

只是那不需要做自我暗示,
直接來也行。
這也是種自我暗示,也是種催眠。

本來就會的東西,無需外求,
需要的,
真的是更多自我覺察啊!

NLP:生活上的碎碎念

pexels-photo-725255.jpeg

無論催眠或NLP,都非常注重「語言」與「信念」這回事。

NLP的基本假設中,有提到一則基本假設「地圖不是實地」;儘管有12-16個基本假設放在那裡,但個人還是覺得,若是「地圖不是實地」闕如時,其他的基本假設可能不會有太大的作用。

也可能是時間到了,最近常有朋友討論到:「你的催眠,好像和傳統催眠不是那麼像,但是差別在哪,有點分不清楚。」

感謝這些朋友,這也提供了我一個思考的機會:「差別,在哪呢?」

回過頭去看看自己在這個領域的浸淫歷程,從催眠,到NLP,乃至於其他領域的涉獵學習,似乎在過程中,從一個自以為優越的主導者,逐漸走到對象身邊,和他們站在同一邊。

「同一邊」,這個很難只靠說說,就可以讓當事人有感同身受的感覺。

這必須理解:

  1. 當事人當下「相信」甚麼?
  2. 當下的「語言」,能不能營造當事人「同一國」的感覺?

想像一個狀況,一個成年朋友,常常來找你抱怨他的伴侶關係。

一個有「有傾聽經驗」的人,多半都會產生以下的假設OS:

  1. 這個人一定需要伴侶的肯定
  2. 這個人應該愛他的伴侶。
  3. 這個人是不是希望得到伴侶的愛?
  4. 這個人到底在幹嘛?問他相關問題都說不知道!

基於大膽的推測:一個成年人,如果只有負面部分存在,例如怨恨、厭惡,其實大可選擇離開,尋求另一段新的關係,不必待在原地,承受那個無助又無奈的痛苦。

但,不是當事人的我們,所想的任何狀況,也不過是「假設」或「猜測」,可能接近事實,也可能相差甚遠!

在我現在的習慣,也許在前輩眼中嗤之以鼻,但我仍習慣這樣做:

雖然還是有「判斷」,允許自己把「判斷」這件事情先放著!透過彼此的對話,慢慢了解「事實」與原先的判斷是接近,亦或是先前只是錯誤的臆測。

在催眠或溝通的過程中,「語言」的模式,正是協助當事人探索自己的世界的工具之一。

而所謂「真實世界」,也許與我們「相信的生活」有明確或模糊的界線存在,雖然當事人在某個時候會認為認為前方貼著「此路不通」的告示牌,也許有可能,那後面正是通往理想狀態的捷徑哪!

陪伴當事人翻山越嶺,如實關照自我的重重假設。

僅此而已,沒有批判建議或勸告。
經過探索、碰撞、擴展,看看這過程中會發生些什麼,造成甚麼改變。

感謝曾讓我陪同探尋內在世界的朋友們,這使我發現:

過程中,引導者的任何勸告批評,對當事人真的不是那麼必要。

「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

生命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

侏儸紀公園的恐龍如此,我們的生命也是一樣!
如果讓溝通掉入包裝著勸告批評的「我對,你錯」的立場爭辯,
蠻容易堅固化原有的問題,也讓當事人開啟「麻煩模式」:

  1. 維持原有狀態,同時產生反抗心理。
  2. 放棄自我,暫時順從。

表面陷入僵局或一時得到了解決,再拉長到未來個人歷史時間線上來觀察, 似乎都沒啥好處。

即便是後者,頂多也就是讓我們操作者的自我感覺蠻良好的。

也有朋友問:「學習催眠或NLP的技巧容易嗎?」

當然容易!

甚至可以說,只要會說話,就會使用!
只是用得好不好的差別。

我的觀察是覺得,這部分取決於使用者的人文素養的深度。

coach_01

大體上,催眠或NLP的使用者,到後期可以分為:
「優越的熱心指導者」,很喜歡教人「怎麼做」;
「對等的謙虛探索者」,很好奇陪人「找方法」。

人,不是神,

有時候很聰明,有時候也會做蠢事⋯⋯

現在的愚蠢,不代表以後永遠不會聰明;
唯有看到自己是「人」的這一面,
全然接受那個自己的「聰明」與「愚蠢」,
才能給自己機會,看到那個標籤後面的真實,
對不?

 

NLP:你是真「懂」?還只是有「懂的感覺」?

pexels-photo-210585.jpeg

甲午年到來,回顧好幾個甲午年前,大清帝國和小日本打仗,吃了敗仗,國勢國運,一瀉千里。

歷史是我們的老師,
從這邊我們可以學到一些東西;這與你的認同是哪裡人,真的沒什麼太大關係。

基本上,清朝也花了大把銀子買武器,派了許多小留學生,遠渡重洋去歐美各國留學,
但為什麼失敗?

雖然有人直指慈禧老佛爺誤事,這也是種說法。

個人覺得,
這些成本花下去,買的不是國強民富,買的是「安心」。

是的,「買安心」!

現實生活中也能看到類似的例子:

很多朋友花了許多金錢時間,去上一些課程,但卻根本不想把課程中的技術知識觀點學習起來。

忘了在哪本書看到的:
「在採取行動當下,個體的需求就已經得到滿足,而不是完成之後。」

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
決定減肥,花錢買了健身房或美容中心一些課程後,有幾次堅持到最後呢?

根本上,
你的不安,在你決定行動花錢的當下,就已經找到出口。

後續的動作,相對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記得我的NLP啓蒙老師,大樹老師曾分享一個想法:

「有人上課,只是為了有『懂的感覺』,而不需要真的『懂』。」

blog_2014020302

有時,我們也會希望藉由一些學習,來達到改變的目標;但,為什麼發生的改變這麼少呢?

有沒有這種可能:

你的學習與行動只是為了維持原來你那「相信」部分的架構系統,而不是為了改變它?

接觸NLP和催眠後,山姆也碰過蠻多人挑戰;
現在山姆只會笑笑,淡淡回一句:
「催眠沒什麼難,世上至少有一個人一定可以成功催眠你...」

挑戰的朋友八九都會急著問:「那是誰?有這麼大的能耐?」

「你自己,一定可以成功催眠你!如果你不知道什麼是催眠,催眠就是你所認定的狀態,你相信這個狀態的同時,有沒有這個可能:你自己已經催眠自己了?」

資訊氾濫的現在,我們如果自以為是的框架太堅固,

是否有可能發生這樣的狀況:
太常以為自己懂了某些事情,卻只有「懂的感覺」,沒有「懂」的核心?

tate111111_2_003

回來到「懂」這件事情。

許多朋友也認為自己還蠻會催眠或NLP,對於裡面的技術與分析都能講得頭頭是道;
也覺得在了解這些東西後,忽然間世界的規則都可以了解透徹,只可惜使出來不是那麼有效⋯⋯

blog_2014020303

一代宗師電影中,葉問說:「功夫,兩個字:一橫一豎!」

一門技術使不出來,功夫還會是功夫?心法還能成心法嗎?

這是真「懂」?
還只是聊以安慰「懂的感覺」?

花錢學習很好,
花錢買安心也很好,只要你知道你要的是什麼,就都很好!

NLP:「親和感」隨便說

pexels-photo-569170.jpeg

昨天的NLP Cafe,
海龍老師介紹了MCF的親和感評量量表,蠻好玩!

除了讓我想到將無形感覺化為有形量表的可能,
也同時讓我再次思考「親和感」─ 這個NLP技術構成中,基礎中的基礎,對一個NLP 使用者的意義。

「親和感」做得好,真的可以與人同步,甚至達成心靈層次上的交流與淺層催眠。

有些部分,也可達成「控制」的目的。


有些朋友蠻喜歡「控制感」,

在我認識許多學NLP 的朋友,無論自學或參與學習,也是有此為動機而開始。

自嘲「已經被NLP洗腦」的狀態下,
「每個人的行為背後都有其正向意圖」,
對我而言,喜歡「控制感」這件事情並沒甚麼不好。

就像一個宅宅為了把妹,開始走出自己以為的框框,從不同視角看世界,也是好事一件!

只是,「開始」了之後呢?

NLP是技術,核心價值是「拓展」。

如果開始之後,也許發現到:
世界跟之前生命經驗不同,你是否開始調整想法、行為,
或看到原本以為不可行做不到的目標呢?

如果還是在原來的心理地圖上,
就有點像是使用新款GPS衛星導航,卻沒下載更新,
老用N年前的圖資上路了。

「控制」這個概念,實在是一個有趣的說法。

blog_2014010802

「一個人是否真的能被『控制』?」

個人覺得,這更像是:「我們確實能利用某些技巧,『影響』他人,引發一些設定的反應。

意圖「控制」,有時會讓自己限制在「自我感覺良好」的氛圍中。

有沒有被閃光燈閃過的經驗?

那時的眼睛有能力觀察到周邊的狀況嗎?
blog_2014010803

喜歡控制感,並沒有錯。

只是一路維持「閃光燈閃眼睛」的自我感覺良好,是健康的嗎?
如果願意放棄「自我感覺良好」,
放棄自以為的「控制」,
更務實地看待學習,
更實地地看待人我關係,
更認真地看待影響力的本質,
是不是有可能,有更多有趣而美好的發現?

人有能力可以選擇自己想選擇的!

blog_2014010804  

N.L.P.應用心得:語言信念之Milton Model

joy-2483926_960_720

山姆是先學了催眠之後,再來接觸四維王輔天神父人本NLP領域。

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與經驗使用,總覺得比起權威式指令式的古典催眠,
人本基礎的NLP在催眠語法的使用上,顯得更加細膩,
並允許被催眠者有更多空間可以自由發揮。

山姆的學習經歷,橫跨第一、二、三代的N.L.P.與催眠,
但不可否認的是,以米爾頓‧艾瑞克森(Milton Erickson)大師所開創的「艾瑞克森語法」(Ericksonian)構建的「米爾頓模式」(milton model),仍為NLP中語言水平歸類模式的代表。


這是個包山包海的催眠語法,讓被催眠的當事人即便享用義式反抗,卻又不知從哪裡開始反抗起。

有天,有位從加拿大歸國的朋友夫妻來找我催眠。

先生人很好,個性務實而細膩,由於職業是工程師,也負責過大案子,領導過百人團隊;以催眠師的語言來說,超級非常「頭腦」,對他人所說的必先想想合不合邏輯,再一層一層決定要不要接受。

首先,我花了一段時間與先生閒聊,
了解他的工作、他的背景、他的家庭⋯⋯等等種種細節,慢慢地與其同步;最後徵得他的同意,進入催眠狀態。

那是一次很深層的催眠旅程,在前世回溯的旅程中,他看到他想要看到的,也許同時也解決某些心中的問題;但,他真是在同意我之後才進入催眠狀態的嗎?

以山姆的觀察,
在我與他閒聊的同時,他就慢慢地進入一個比較淺層的催眠狀態了!

所以當他表意識同意正式進入的當下,
也代表了表意識的放手,交由潛意識全權處理,自然也就可以進到比較深層的狀態了。

整個催眠過程結束時,這位先生十分驚訝,也有些懷疑,我完全尊重他保有全部的感覺與想法,畢竟那是他個人的感覺與想法,或許在潛意識中所埋藏的那個正向的小想法,後面自然會發芽、成長、茁壯。在那當下,尊重並允許當事人的所有是身為一個「艾瑞克森式催眠師」的本分(誤XD)。

同時,
我發現當被催眠者處於Milton Model中,會十分容易找到符合自我當下的solution。
本來在理智層次不敢不想不願意去面對或處理的問題,
在Milton Model裡,或許經過潛意識的運作,或許經過一段協調,
當事人或多或少都會某種程度的改變,可是這個改變當事人往往不自知,所以也不會覺得是催眠師的功勞(QQ)。

但好處是,當在此模式包裝在占卜或是命理服務時,
同時也可以為客戶達到一些附加價值,收費也相對地心安理得些(這也許也是一種自我催眠吧!?)

N.L.P.心得:基礎裝備

keys-workshop-mechanic-tools-162553.jpeg

「N.L.P.」,「Neuro Linguistics Programming」,
如果以中文直譯,或許應該稱作「神經語言程式學」。

就和很多開始學習NLP的夥伴一樣,我對於NLP的認識懵懵懂懂,和催眠之間弄得不是很清楚。

我個人最早知道這個名稱,
是在羅伯.法格(Robert Farago)的「催眠自我療法」一書中見到。

回想第一眼看到這本書的封面大大寫著:
「以自我催眠的力量,讓你的人生改觀。」

多麼吸引人的一個 title!!

看過之後,一陣忙碌也就忘了它的存在,「N.L.P.」這個名詞也就很單純地以「名詞」這個角色儲存於我的大腦記憶區,直到規劃自己成為一個心靈工作者的過程中,正式進行N.L.P.學習,才再與這個領域喜相逢。


在「催眠自我療法」書中的導讀提到N.L.P.的起源,
原來是1970年代,約翰.葛瑞德(John Grinder)與理查.班德勒(Richard Bandler)兩位「非科班」出身的傢伙(稱現代的大師為「傢伙」感覺很怪,但心情倒也很爽!),結合了Grinder身為語言學家,以及 Bandler 身為電腦程式設計師的專長,發現心理臨床應用上實用的應用技巧,即使如他們兩個非科班出身,也可以藉由模仿精神醫師的作法,對患者達到一定程度的作用,在經過幾年的整理,終於初始有了一個有系統的操作方法。這也是了解人與改變人的三個途徑:神經生理的「知覺」、溝通表裡意識的「語言」,以及將人類行為固定模式程序化的「策略步驟」。

在親自模仿(或是也可以稱作另一種「學習」)當代美國四位溝通及心理治療大師:
溝通大師葛瑞利.貝特森(Gregory Bateson)、
現代醫學催眠之父,艾瑞克森催眠法創始人米爾頓.艾瑞克森(Milton Erickson)、
家族治療大師維吉尼亞.薩提爾(Viginia Satir)以及
完形治療創始人弗列茲.珍珠(Feitz Pearls)的過程中,
更充實了N.L.P.的內涵,將四位神人的心法修正發展,最後提煉成現在N.L.P.這滴精粹的蜜。

簡單的說,甚麼是「N.L.P.」?

我會說:
這是一個模仿卓越的技巧心法,透過適當的模仿與策略設計引導,可以快速學習任何事物,調整狀態。

「N.L.P.」可以應用的範圍包山包海,
從節食減肥,到改變個人歷史、前世今生解碼⋯⋯

事實上,在我的閱讀與學習中,也有其他方法可以達到類似的調整效果,
但,「N.L.P.」最不一樣的地方,首在於對於每個個體獨特差異性的尊重,
其次在於它構築在一套「基本假設」之上。

必須承認,這套「基本假設」在我從事身心靈工作或溝通時,幫助並提醒我尊重當事人的「個人感覺」,而非以我個人主觀意識經驗套用在對方身上,效果斐然!

「N.L.P.」之「基本假設前提」:

  1. 每個人的行為背後都有他的正向意圖。
  2. 地圖並非實地。
  3. 生命與心智系統是具有系統性的。
  4. 沒有失敗,只有回饋。
  5. 有用比真實更重要。
  6. 每個人都擁有他所需要的資源。
  7. 任何人可以做任何事。
  8. 彈性就是影響力。
  9. 愈小的工作愈好處理。
  10. 溝通是多管齊下的。
  11. 有選擇比沒選擇好。
  12. 任何人都可以活的完美無缺。
  13. 任何行為在某種狀況下都是有用的。
  14. 得到的反應就是溝通的意義。
  15. 行不通就改變。
  16. 彈性就是影響力。

在這些「基本假設」前提之下,事實上不只於身心靈工作領域,在對於各方面諸如行銷、業務、學習……等各個方面都更容易放下所謂「我執」的僵硬角度,能在自我原則的方向中,更有彈性地去應對各種不同的想法與問題。所以,儘管在基礎的部分與架構我學習了不少新的技巧與觀點,但,「基本假設」卻帶給我莫大的幫助。

另外,在我們常常會問道聽到的一個問題:

「如何成功?」

N.L.P.提供了一個「必然成功公式」,
這在人際溝通與目標設定上也有其幫助!所謂的「必然成功公式」,包含了以下三項:

  1. 結果(Outcome):
    先設定了你要的結果,自然可以找到達成結果的技巧或方法。就像我們總要先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才能決定交通工具的形式,是一樣的道理。
  2. 敏銳度(Acuity):
    如實觀照,全盤考慮一下這個結果的影響。
  3. 彈性(Flexibility):
    視狀況選擇可使用的工具。
中國人常說:「天時地利人和」,N.L.P.的「必然成功公式」也是符合此理的執行祕法呢!

由於我是先學了催眠後,再進行N.L.P.的學習,常有人問我:「催眠」和「N.L.P.」哪個比較好用?或哪個比較容易學習?

可以分為兩個層次來說明:「應用層次」與「學習層次」。

在「應用層次」上,對我而言兩者或有差異,卻又異中求同:傳統催眠有時著眼於問題發生的「源頭」,N.L.P.重心在「結果」的設定;傳統催眠有時過程較長,N.L.P.有時速度較快。但以我來說,兩者不甚有太大的差別,在應用上交互使用的狀況很多,或已無痕跡地混在一起,成為另一杯全新口味後勁十足的調酒。或許在前世回溯上我也會使用milton model 來緩緩引導對象進入他的潛意識世界,在催眠過程走他的時間線;但有時也會走時間線中,使用頓然中斷法讓當事人快速開啟他潛意識的大門,端看當下對象的狀態,這又與N.L.P.尊重個體差異的觀點不謀而合。

在「學習層次」上,N.L.P.需要更精細地去分辨當事人目前的狀態,並選擇相對應的工具來符合當事人的需要;對我來說,這是挑戰,卻也是樂趣所在。當事人的五官氣色,呼吸深淺,肢體顫動,一切變化都在自己的觀察下慢慢呈現。高中時的生態觀察轉而成為人類心理生理觀察,似乎也相差彷彿。

但不可諱言的是,N.L.P.的觀察技巧在進行催眠工作的過程中,提供了不少工具與協助,如實觀照當事人當下狀態與需求;或許,這也是一個自我療癒的過程,提醒著自己在某些時候,必須要適度解離,同樣地如實觀照自己的狀態與需求,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