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金曜日murmur:為何情侶情感會有低潮

山姆王金曜日愛情小語20200320 (1)

有些情侶總是會在熱戀期後,
慢慢走入一個所謂「老夫老妻」的狀態,開始無言相對,冷淡度日。

「為什麼情侶會慢慢走進冷淡的狀態呢?」

有朋友這樣問山姆時,
山姆都會帶著好奇詢問:
「對你來說,『愛』是什麼?『愛』又是怎麼來的呢?」

以山姆粗淺的理解,
「愛」這回事難以量化:
祂是當你我說到「愛」時,體會到你我的內在感到某種甜蜜的情感。

也許你或妳看到這個人或那個人,
他或她在你的內在激起了這份「愛」的感覺,
也許讓你在戀愛中,
覺得花兒為你綻放,鳥兒為你高歌,太陽為你溫暖,雲朵為你漂浮,空氣瀰漫的甜滋滋的氣息與芳香⋯⋯

而本質上,
「愛」只發生在你的內在。

如果一份愛情,
能讓你可以感受到別人所引發的甜蜜感覺,那也是件很美好的事。

只是此時,
對方已經成為你用來打開內在體驗的那把鑰匙。

可是有趣的來了,
如果當那裡沒有鎖沒有門沒有任何阻礙的話,你為什麼要用鑰匙呢?

如果當你早上醒來,你就充滿喜悅、愛和活力⋯⋯
你不需要任何人來點燃你生命的熱情⋯⋯
那會是怎樣的感覺呢?

如果你需要別人來點燃自己的熱情,
過了一段時間之後,
或許你的注意力會一直放在對方身上,
會嘗試從對方身上榨取你所需要的喜悅⋯⋯
這時愛情關係就會開始變得厭悶糟糕

生命或許應該是這樣的:
你就是喜悅、愛、生命朝氣他們的泉源!
生命中其他的東西都是你有能力願意分享的。

有人說,進入一段關係有兩種途徑:
一種是,因為你想從對方身上得到某些東西;
另一種是,你想與對方分享某些東西。

如果你是與人分享,
你的生命會很容易非常美好

如果你是榨取,
當對方關掉開關時,
關係就變得糟糕且令人不快⋯⋯

你或許見過那些外人看來情比金堅的情侶,
大部分結果都變得蠻糟糕的⋯⋯

不是因為他們的相處過程中有任何錯處,
可能是因為他們以錯誤的立足點為起點:
認為那個人是自己快樂的泉源

其實,
喜悅或痛苦,源頭都在自己之內。

對很多人來說,
「我愛你」這句話是神奇語句,
就像「芝麻開門」的語音密碼一樣:

當你想要一些東西,
可能是身體上的、心理上的、情感上的、金錢上的、社交上的、或其他的,
你覺得你有需求要滿足,
所以你就對某個人這個神奇語句,而剛好又管用

好吧,至少一半時間有用⋯⋯

親愛的朋友,
如果你要在生命裡邁開大步,
你要知道你需要在內在充滿愛的喜悅⋯⋯
如果你心裡沒有愛的甜蜜
這個大步可能無法邁開。

在NLP的觀點來說,
請放掉「為什麼」去理性解析探尋原因,
更多時間去經驗每一次對你而言非常棒的甜蜜經驗,
這會是更有幫助的⋯⋯
你可以複習痛苦的經歷,
當然也可以溫習甜滋滋的感受,
這些都是選擇⋯⋯
我也相信,如果你相信某些痛苦是絕對必要的選擇,
那使用《六步改觀法》或是破除一些限制性信念的小撇步,
或許可以幫助我們去看到自己關於「愛」的需要面貌呢!

祝福各位朋友,一切安好!

NLP:六步改觀法 ( Six-Steps Reframing )

pexels-photo-307006.jpeg

這是一個由「部分」的觀念構築起來的技術。

如果配合I.F.S.或是家族治療的概念來做,
山姆覺得是一個對於改變看法與觀念方面,使用起來非常棒的技術。

簡快的操作程序大概是這樣。

  1. 確認要改變的行為或症狀 (以下簡稱為A)
  2. 邀請「產生A的部分」與你溝通,並確立一個「是」與「否」的封閉式對話機制。
  3. 釐清「產生A的部分」的正向意圖,並予以確認。如果答案為「否」,就另行設定其正向意圖為「B」。
  4. 接觸身體內負責「創造」的部分,請它產生三個新的、可以滿足上述正向意圖的方法,並請產生A的部分或B部分來評估。
  5. 如果產生A的部分或B部分覺得OK,再邀請產生A的部分或B部分負責在適當的場合實行新的方法。
  6. 整體性考量,請全身各部分一起參與這個評估的過程,如果一致認同這個結果,就打完收工了。

SYSTEMA Seminar v.s. NLP emotion remove PART 2

IMG_4338.jpg
你知道嗎?
人類共通的情緒表情,一共有七種:
「驚訝」、「輕蔑」、「厭惡」、「憤怒」、「悲傷」、「恐懼」與「快樂」。

有發現嗎?
裡面在普世價值算是「正向情緒」的,只有「快樂」。

所以也有些理論認為,人類的情緒只有一種:「恐懼」,當沒什麼情緒感覺出現時,「快樂」就自然出來了。

而當我們陷入「恐懼」時,位於大腦下皮質的「杏仁核」會直接向大腦皮質,或是間接先到「下視丘」再到大腦皮質,傳遞危險相關訊息。
大腦皮質收到通知後,叫交感神經通知腎上腺髓質分泌腎上腺素與正腎上腺素(2秒鐘內)進入血液。

腎上腺素(Epinephrine 或 Adrenaline)、去甲腎上腺素(Noradrenaline,舊稱正腎上腺素)與可體松(Cortisone是主要的「壓力荷爾蒙」,它們應生存壓力而分泌,進入血液送到身體所需之處,主要的功能是將體內儲存的肝醣或蛋白質等能源快速轉化、分解成血糖(葡萄糖),來供肌肉緊急應戰或逃命之用。

當身體啟動「生存反應」時,全身血液必須集中到大腦和肌肉去提供做出快速判斷以及生存活動必須的氧氣與養份,所以停止消化系統的運作,收縮往皮膚的血管,改為擴張到肌肉的血管。因此你會看到一個深陷恐懼的人,臉色發白鐵青、全身發冷、加速呼吸與心跳的表徵。

然後,這些生理的改變又回饋到大腦的感覺皮質區,再將訊息送到額葉,額葉把這些生理改變解釋為「情緒」。

由此可知人類的情緒反應並不是單獨控制在邊緣系統而已,其實還包括了大腦及其它的神經核。邊緣系統到大腦皮質的通路是雙向的,就好像下層的衝動會影響上層意識的思維一樣,亦即人類的想法和行為也影響大腦的意識反應。但是由下往上的聯繫,也就是由邊緣系統通往皮質的通路比較多、比較大,事實上雙向公路並不是對等的,這就是為什麼許多人忍不住會生氣,或出現「不禁黯然淚下」、「情不自禁」的情境了。

在NLP的操作上,我們傾向將情緒是一種「感覺」,一組來自身體的反應以幫助生存的機制,演化出這種功能,可讓我們遠離險惡、避凶趨吉。
而「感覺」,是心智構成與進行思考的要素,也是一種精密複雜的基本機制。

前面鋪了那麼長的梗,只是要說一個重點:

要有好情緒與好思考,我們得有意識去覺察到身體的感覺。

前面提到,當我們面對「恐懼」時,身體會引發一連串的機制,產生一些感覺。
而當我們進入到一些姿勢時,我們就一腳踩進去情緒的泥沼之中了:
聳肩、胸部內縮、脖子向前突出、或頭向下垂著、身體蜷縮、肌肉僵硬、行動緊張、雙眼睜大眼動快速或眼周肌肉緊繃、雙唇緊抿嘴角下垂,眉頭緊縮眉尾下垂、⋯⋯這些都是當一個人恐懼的表徵。

這些都是我們可以看到別人現在恐懼時的表徵,只是,我們看得到自己嗎?面對恐懼的困難之處,在於「人是習慣的動物」,當你我很習慣處在不舒服的狀態時,就比較難感受到緊繃或疼痛,而當在各種練習中找到緊張的情緒點,因為注意到隱藏的不舒服,有可能會變得更不舒服而放棄探索,卻忘了它們正影響著你的心情與想法。

在SYSTEMA的練習中,有四大「保持」原則:
保持「脊椎正直」、保持「呼吸」、保持「移動」、保持「放鬆狀態」。

站在第三代NLP的角度來看看,這確實是我們去面對情緒時,需要基本原則:

  1. 保持「脊椎正直」:幫助我們維持在正常的狀態,而不是緊繃的情緒狀態。
  2. 保持「呼吸」:陷入情緒時,我們會因為肌肉緊繃,並想設法多吸收每一口吸入的空氣的氧氣吸收率,會不自覺憋氣。有意識地保持呼吸,讓我們的橫隔膜不致緊張。
  3. 保持「移動」:陷入情緒的一個很大的特點是「僵化」、「凍結」,利用身體有意識地移動,獲得更大的自由與避免進入僵化模式。
  4. 保持「放鬆狀態」:這必須多說些,因為看過太多人緊張兮兮地說:「我就是不知道怎麼放鬆啊!」
    可是有趣的是,當山姆問起,他們而言,什麼叫做「放鬆」的定義時,又會一時間愣住,不知道怎麼回答。
    以山姆個人的定義來說,「放鬆」這件事情,向來不是個「絕對」的事情,是個「相對」的存在。
    我常帶領的一個示範,是請夥伴把拳頭握緊、緊到全身都發抖,再把拳頭放開,這時候夥伴會比較容易比較出「緊繃」與「放鬆」的差異。也會更容易得出屬於自己「放鬆」的感覺與定義。畢竟每個人的感覺基本是「主觀」的,不會是「客觀」的。如果,我們必須要能做到基本原則的前三項,要去覺察放鬆這件事情,以山姆的個人經驗來說,也會比較容易些。

    在很多時候聽到很多教練老師在教學時對學生:「你太用力了,要放鬆,不要用力啦!」在語言的角度上是很有趣的,因為,「不用力」這件事情在有生之年是做不到的,而「做不到」這檔子事又會引發其他的緊張啊⋯⋯畢竟,

否定句只存在文法裡啊!

四大基本原則其實也可以作為 COACHing State  的基準(只是COACHing State不用刻意移動身體,而會以其他身軀語彙來取代,一樣有效!)

在Seminar中,我們常會以「走圈」開始:
一邊走,一邊去覺察自己的內外在狀態,與周遭夥伴的連結狀態,與環境地面的互動狀態。

配合呼吸,正著走,倒著走,張開眼睛走,閉著眼睛走,急跑而上上下下,再恢復正常速度走⋯⋯各式各樣的走圈,目的只在幫助參與者,覺察自己的狀態,有意識地提醒自己要進入好的狀態去進行下面的學習。

在過程中,如果覺察得夠,會感覺到隨著每一個動作,身體都會產生一些緊張,如何讓自己的吸氣的「感覺」可以觸碰到那個緊張的部位,然後放掉他,並覺察中間的差異是怎樣的感覺呢?

進階的練習,則是兩人一組,夥伴B出力抓著夥伴A的手,而夥伴A稍微出點力抵抗、掙脫或控制。這時夥伴A藉由呼吸,去了解兩個人目前的系統關係是怎樣的。
觀察並了解這個系統中的緊張感(tension)是如何存在?,又是怎麼產生的?
放掉所有想要用角度、方位、邏輯、技術的想法,單純用身體去覺察,用吸氣去接觸所有的一切。

感覺足夠了,利用呼氣去釋放,並去移動或控制夥伴B。

如果可以做到,可以進階嘗試也利用呼吸,在夥伴B將抓未抓之際,就將他抓握的 tension放在自己的身體之外,有點像是,讓夥伴B自己抓著自己,對抗自己,而A就只是個旁觀者的感覺。

一個人的時候,Push up 可以試著加入這個感覺,會輕鬆很多(打人也會輕鬆很多,哈)。

回到情緒,如果我們可以讓這個感覺在四大原則下去運用,尤其擁有覺察,配合呼吸,在山姆的感覺中,可以比較容易轉換情緒的作用力,鬆動「凍結」、「僵化」的意識與身體姿態以及動作,作用在自己希望做的事情上。

例如跟女友吵架或是看不順眼某些事,覺察中間自己的情緒或恐懼,是用什麼型態存在自己的身體裡的,然後就可以轉換成工作或是做其他事情的動力,而減少被影響的狀況。

BTW,要完全不被影響不太可能,因為你我是人,不是機器,起心動念之時影響就已經開始了;可是我們能通過這個練習,讓自己擁有更多的選擇權,等到更有能力的時候再來處理眼前難以處理的問題呢!

 

N.L.P.心得:改觀與統整

buddha-buddhism-statue-religion-46177.jpeg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對於某些事物或行為的既定觀點。

而「溝通」這回事,比較多的時候我們認為是對周圍的人事、團隊進行,畢竟一樣米養百樣人,若要人們的想法與我們都相同,是相對困難的。如果我們可以在自己的原則立場上,改變自己的對外的看法,這樣,「溝通」工作或許也相形開始容易了起來。


在某些時刻,有些行為是我們所不能接受的,看著這些行為,往往就會產生心理上情緒上的反應。多數時候我們可以藉由理智將想要爆發的情緒壓抑下來,但是,總是有時候我們因生理或心理狀況不佳,難以在適合的時候控制下來。

倘若將該行為切換到不同的情境,或許也就可以對該行為產生改觀;有時則是在腦中賦予這個不能接受的行為另一個全新的意義,也可能會對這個行為發生改觀的結果。

N.L.P.基本假設中的「彈性就是影響力」意義在這裡更容易發揮效用!

有些時候,我們或許對於「喧鬧」這個行為不是很能接受;但假若想想,今天這個人是在PARTY的場合呢?抑或是我們在大腦中為這個人的「喧鬧」重新定義,或許她是很高興聽到了一個好消息,或許是接到許多年不見的朋友的來電,,這個「喧鬧」的厭惡性是不是就降低下來了?我們時時都可以藉由這樣的技巧,與大腦溝通對於某些人事物的觀點,進而找出適合自己使用的角度了。

事實上,「溝通」不僅僅是對外,同時我們也要對內溝通。

張惠妹一直都是我很喜歡的歌手,在她2009年化身為「阿密特」時,在專輯中放入了「分生」這首歌。

阿密特

這與N.L.P.有甚麼關係?

歌詞中提到:「一個我相信用心會被感覺,一個我大喊真心會被欺騙……

是的,這首歌的內容正是形容我們內在不同人格拉扯的狀態。

如果與自我的溝通管道可以成立,則可進行「六步改觀法」,與內在部分協調溝通,對於想要改變的行為或症狀進行釐清,進一步改變、建立新的行為。但更多時候,我們的內在有沒有這麼好搞,兩個不同部分的拉扯與衝突往往造成某種程度的消極或傷害。

榮格的心理學中,「人」都各自擁有著不同的「人格面具」,也就是說,我們每個人身體裡都存在著許多不同的面向,讓我們在不同的時刻扮演不同的角色。

在我們可選擇的時候,可以自由替換:當我們在工作時,本於職責我們是工作者;回到家時,或許可能是先生、妻子、情人、父親、母親,但同時也可能是朋友的傾聽者、協助者、同好;每一個角色之間的切換在大多數的時間是如此自然而妥切。

但,有時候我們內在的那幾個「我」,卻時而衝突,有時親近,要如何適時切換,成了我們自我溝通的一個大課題。但有時一個向東,一個向西,這樣的拉扯真的很令人不舒服,此時就像法院的調解委員會,我們或許需要給我們內在的這些部分進行一下「協調」動作,與各方「角頭」談判,來獲得自我心理生理的良適感。

有時,我喜歡保持彈性,有點像是烹調一個新菜餚或是調理出一杯新的雞尾酒,在我們面對自我或他人的內在部分衝突時,問問它們:想要的是甚麼?再將這些衝突以自己的方式融合調整,成為一個全新的資源。

你,你的內在有衝突的部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