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道」與「術」之三兩碎碎念

tao

在山姆自己分享NLP或是催眠的內容中,
常會以「道」與「術」的概念做分享。

前兩天有夥伴與我討論:
什麼是「道」?什麼又是「術」?

以前我比較常說的是:「一個核心是『道』,到達那個核心的方法是『術』。」

這是我的感覺。

只是,「道可道,非常道」

能說出來的,真的也只是我個人的感覺與想法,
是不是真的「真理」?
我不知道,

因為我也在探索的路上,有更大部分,是以我目前的言語文字難以表達的。

更希望給夥伴們的是:
你能找到並維持支持,
那個安住在某個穩定從容自信狀態的感覺;
從那個感覺為中心,
擴大你的世界地圖,
與你建構的世界裡每一個構成有良好交流。

所有的工具,
也不過是幫助我們走到這個開心的狀態而已。

什麼是「道」?

假如,
你我都能看到聽到感覺到自己這麼獨特的特質,

由衷期盼,
我們都能與自己親和,
與我們想要建立關係的對象親和,
與其他廣大的世界許許多多的分子親和。
當我們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並擁有足夠寬廣和彈性的選擇時,
現在你聽我分享,
更希望有天我也能得到你的分享。

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更加豐富多采且廣闊舒坦。

 

N.L.P.心得:改觀與統整

buddha-buddhism-statue-religion-46177.jpeg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對於某些事物或行為的既定觀點。

而「溝通」這回事,比較多的時候我們認為是對周圍的人事、團隊進行,畢竟一樣米養百樣人,若要人們的想法與我們都相同,是相對困難的。如果我們可以在自己的原則立場上,改變自己的對外的看法,這樣,「溝通」工作或許也相形開始容易了起來。


在某些時刻,有些行為是我們所不能接受的,看著這些行為,往往就會產生心理上情緒上的反應。多數時候我們可以藉由理智將想要爆發的情緒壓抑下來,但是,總是有時候我們因生理或心理狀況不佳,難以在適合的時候控制下來。

倘若將該行為切換到不同的情境,或許也就可以對該行為產生改觀;有時則是在腦中賦予這個不能接受的行為另一個全新的意義,也可能會對這個行為發生改觀的結果。

N.L.P.基本假設中的「彈性就是影響力」意義在這裡更容易發揮效用!

有些時候,我們或許對於「喧鬧」這個行為不是很能接受;但假若想想,今天這個人是在PARTY的場合呢?抑或是我們在大腦中為這個人的「喧鬧」重新定義,或許她是很高興聽到了一個好消息,或許是接到許多年不見的朋友的來電,,這個「喧鬧」的厭惡性是不是就降低下來了?我們時時都可以藉由這樣的技巧,與大腦溝通對於某些人事物的觀點,進而找出適合自己使用的角度了。

事實上,「溝通」不僅僅是對外,同時我們也要對內溝通。

張惠妹一直都是我很喜歡的歌手,在她2009年化身為「阿密特」時,在專輯中放入了「分生」這首歌。

阿密特

這與N.L.P.有甚麼關係?

歌詞中提到:「一個我相信用心會被感覺,一個我大喊真心會被欺騙……

是的,這首歌的內容正是形容我們內在不同人格拉扯的狀態。

如果與自我的溝通管道可以成立,則可進行「六步改觀法」,與內在部分協調溝通,對於想要改變的行為或症狀進行釐清,進一步改變、建立新的行為。但更多時候,我們的內在有沒有這麼好搞,兩個不同部分的拉扯與衝突往往造成某種程度的消極或傷害。

榮格的心理學中,「人」都各自擁有著不同的「人格面具」,也就是說,我們每個人身體裡都存在著許多不同的面向,讓我們在不同的時刻扮演不同的角色。

在我們可選擇的時候,可以自由替換:當我們在工作時,本於職責我們是工作者;回到家時,或許可能是先生、妻子、情人、父親、母親,但同時也可能是朋友的傾聽者、協助者、同好;每一個角色之間的切換在大多數的時間是如此自然而妥切。

但,有時候我們內在的那幾個「我」,卻時而衝突,有時親近,要如何適時切換,成了我們自我溝通的一個大課題。但有時一個向東,一個向西,這樣的拉扯真的很令人不舒服,此時就像法院的調解委員會,我們或許需要給我們內在的這些部分進行一下「協調」動作,與各方「角頭」談判,來獲得自我心理生理的良適感。

有時,我喜歡保持彈性,有點像是烹調一個新菜餚或是調理出一杯新的雞尾酒,在我們面對自我或他人的內在部分衝突時,問問它們:想要的是甚麼?再將這些衝突以自己的方式融合調整,成為一個全新的資源。

你,你的內在有衝突的部分嗎?

N.L.P.心得:基礎裝備

keys-workshop-mechanic-tools-162553.jpeg

「N.L.P.」,「Neuro Linguistics Programming」,
如果以中文直譯,或許應該稱作「神經語言程式學」。

就和很多開始學習NLP的夥伴一樣,我對於NLP的認識懵懵懂懂,和催眠之間弄得不是很清楚。

我個人最早知道這個名稱,
是在羅伯.法格(Robert Farago)的「催眠自我療法」一書中見到。

回想第一眼看到這本書的封面大大寫著:
「以自我催眠的力量,讓你的人生改觀。」

多麼吸引人的一個 title!!

看過之後,一陣忙碌也就忘了它的存在,「N.L.P.」這個名詞也就很單純地以「名詞」這個角色儲存於我的大腦記憶區,直到規劃自己成為一個心靈工作者的過程中,正式進行N.L.P.學習,才再與這個領域喜相逢。


在「催眠自我療法」書中的導讀提到N.L.P.的起源,
原來是1970年代,約翰.葛瑞德(John Grinder)與理查.班德勒(Richard Bandler)兩位「非科班」出身的傢伙(稱現代的大師為「傢伙」感覺很怪,但心情倒也很爽!),結合了Grinder身為語言學家,以及 Bandler 身為電腦程式設計師的專長,發現心理臨床應用上實用的應用技巧,即使如他們兩個非科班出身,也可以藉由模仿精神醫師的作法,對患者達到一定程度的作用,在經過幾年的整理,終於初始有了一個有系統的操作方法。這也是了解人與改變人的三個途徑:神經生理的「知覺」、溝通表裡意識的「語言」,以及將人類行為固定模式程序化的「策略步驟」。

在親自模仿(或是也可以稱作另一種「學習」)當代美國四位溝通及心理治療大師:
溝通大師葛瑞利.貝特森(Gregory Bateson)、
現代醫學催眠之父,艾瑞克森催眠法創始人米爾頓.艾瑞克森(Milton Erickson)、
家族治療大師維吉尼亞.薩提爾(Viginia Satir)以及
完形治療創始人弗列茲.珍珠(Feitz Pearls)的過程中,
更充實了N.L.P.的內涵,將四位神人的心法修正發展,最後提煉成現在N.L.P.這滴精粹的蜜。

簡單的說,甚麼是「N.L.P.」?

我會說:
這是一個模仿卓越的技巧心法,透過適當的模仿與策略設計引導,可以快速學習任何事物,調整狀態。

「N.L.P.」可以應用的範圍包山包海,
從節食減肥,到改變個人歷史、前世今生解碼⋯⋯

事實上,在我的閱讀與學習中,也有其他方法可以達到類似的調整效果,
但,「N.L.P.」最不一樣的地方,首在於對於每個個體獨特差異性的尊重,
其次在於它構築在一套「基本假設」之上。

必須承認,這套「基本假設」在我從事身心靈工作或溝通時,幫助並提醒我尊重當事人的「個人感覺」,而非以我個人主觀意識經驗套用在對方身上,效果斐然!

「N.L.P.」之「基本假設前提」:

  1. 每個人的行為背後都有他的正向意圖。
  2. 地圖並非實地。
  3. 生命與心智系統是具有系統性的。
  4. 沒有失敗,只有回饋。
  5. 有用比真實更重要。
  6. 每個人都擁有他所需要的資源。
  7. 任何人可以做任何事。
  8. 彈性就是影響力。
  9. 愈小的工作愈好處理。
  10. 溝通是多管齊下的。
  11. 有選擇比沒選擇好。
  12. 任何人都可以活的完美無缺。
  13. 任何行為在某種狀況下都是有用的。
  14. 得到的反應就是溝通的意義。
  15. 行不通就改變。
  16. 彈性就是影響力。

在這些「基本假設」前提之下,事實上不只於身心靈工作領域,在對於各方面諸如行銷、業務、學習……等各個方面都更容易放下所謂「我執」的僵硬角度,能在自我原則的方向中,更有彈性地去應對各種不同的想法與問題。所以,儘管在基礎的部分與架構我學習了不少新的技巧與觀點,但,「基本假設」卻帶給我莫大的幫助。

另外,在我們常常會問道聽到的一個問題:

「如何成功?」

N.L.P.提供了一個「必然成功公式」,
這在人際溝通與目標設定上也有其幫助!所謂的「必然成功公式」,包含了以下三項:

  1. 結果(Outcome):
    先設定了你要的結果,自然可以找到達成結果的技巧或方法。就像我們總要先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才能決定交通工具的形式,是一樣的道理。
  2. 敏銳度(Acuity):
    如實觀照,全盤考慮一下這個結果的影響。
  3. 彈性(Flexibility):
    視狀況選擇可使用的工具。
中國人常說:「天時地利人和」,N.L.P.的「必然成功公式」也是符合此理的執行祕法呢!

由於我是先學了催眠後,再進行N.L.P.的學習,常有人問我:「催眠」和「N.L.P.」哪個比較好用?或哪個比較容易學習?

可以分為兩個層次來說明:「應用層次」與「學習層次」。

在「應用層次」上,對我而言兩者或有差異,卻又異中求同:傳統催眠有時著眼於問題發生的「源頭」,N.L.P.重心在「結果」的設定;傳統催眠有時過程較長,N.L.P.有時速度較快。但以我來說,兩者不甚有太大的差別,在應用上交互使用的狀況很多,或已無痕跡地混在一起,成為另一杯全新口味後勁十足的調酒。或許在前世回溯上我也會使用milton model 來緩緩引導對象進入他的潛意識世界,在催眠過程走他的時間線;但有時也會走時間線中,使用頓然中斷法讓當事人快速開啟他潛意識的大門,端看當下對象的狀態,這又與N.L.P.尊重個體差異的觀點不謀而合。

在「學習層次」上,N.L.P.需要更精細地去分辨當事人目前的狀態,並選擇相對應的工具來符合當事人的需要;對我來說,這是挑戰,卻也是樂趣所在。當事人的五官氣色,呼吸深淺,肢體顫動,一切變化都在自己的觀察下慢慢呈現。高中時的生態觀察轉而成為人類心理生理觀察,似乎也相差彷彿。

但不可諱言的是,N.L.P.的觀察技巧在進行催眠工作的過程中,提供了不少工具與協助,如實觀照當事人當下狀態與需求;或許,這也是一個自我療癒的過程,提醒著自己在某些時候,必須要適度解離,同樣地如實觀照自己的狀態與需求,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