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表面的,新身份參上!!@ 2014

pexels-photo-269923.jpeg

走在NLP的歷程上,比起催眠的學習歷程,相對是比較漫長的。

從陳適心老師與小馬老師雙搭檔,王輔天神父系統的「基礎裝備」開始,

走過「知覺」、「語言與信念」、「統整與改觀」、「策略大發現」、「知覺進階」、「語言與信念進階」、「策略進階」,

中間每個部分的開課過程,與後來的學習經過比較起來,顯得也曲折許多。

或許就是這樣,在專業執行師的知識觀點,有些蠻可能沁入身體而不自知。

let-s-start-29574630

之後希望繼續在NLP這條路上獲取更多的養分,感謝催眠啓蒙,廖云釩老師的推薦,與好友周默的引薦,

讓高階執行師 (Master Practitioner) 的學習,得以跟隨張宜芬老師,在NLPU,也是第三代NLP系統下,延續下去。

高階執行師,這是另一段旅途,除了將觀點有彈性地容納進自己狹窄的視野外,

也更將「身體語彙」的部分,融入到每個技法之中,確確實實地將「知識化為自己的血肉」。

原本有一個困難點:「如何將太極拳的學習,加入NLP的觀點與技巧,讓這個有價值的寶物,更昇華閃耀光芒?」

在這樣的過程中,看到了一個小小的開始。

儘管小小的,對我而言卻是大大的喜悅!!

indigo-passion

走到今天,也完成了另一階段的學習。

雖然「完成」,實際上是另一個更深入、深化學習的開始。

對照許多學習與觀點,或許現在,比較有自信能以NLP的觀點來分析、拆解、再整合成能以NLP形態呈現的學習策略。

說升級也好,進階也罷,

在個人的感覺中,更像是「身心一致」時的自然引發。

多了一個頭銜,沒有沾沾自喜,

卻提醒著自己:

「更謙虛,更趨前,更彈性。

清楚自己有些什麼,要些什麼,

就可以選擇成為那鏡中的人,也可以不成為那鏡中的人。

每個選擇,都有機會為自己帶些寶物回來。」

「你好,我是NLP訓練師( NLP Trainer),王山姆,山姆王!!」

請多指教

N.L.P.應用心得:統整改觀部分之「部分衝突的整合」

pexels-photo-355401.jpeg

我們常說:某某人對某件事早有「定見」!

個人認為,「定見」真是一個好聽的說法!

說難聽點,就叫做「成見」或「偏見」。
這其實也沒有對或錯的問題,畢竟一樣米養百樣人,大家都是天生父母養的,想法自然不會一致,個人也尊重每個人的獨特想法感覺與「地圖」(這就是所謂的職業病嗎?)。

但是,有時候我們自己也會自己某些固定下來的觀點而造成的狀況或問題所苦惱。有時是兩個不同觀點在彼此拉劇衝突。這時候,N.L.P.的「部分衝突的整合」這一招倒是蠻好用的!

 


之前,有一位夥伴R對自己的胸悶心悸感覺到困擾,山姆自告奮勇提供相關協助。

經過一些了解之後,發現這個症狀要告訴他的是一塊比較大的問題,受限於當下時間長度的關係,山姆決定先採用「部分衝突的整合」,紓解這位夥伴當時「胸悶心悸」所造成的不適。
因為山姆愛玩,不想制式規定名稱,首先就請這位夥伴R (容許偷一下懶,之後簡稱為R)為她的「胸悶」與「心悸」分別取個名字;個性浪漫的R為她的「胸悶」命名為「青蛙」,稱呼他的「心悸」為「蝴蝶」。接下來就分開處理「青蛙」和「蝴蝶」。
進行了一段簡單的Erickonian後,先請R與「蝴蝶」的部分溝通,看看「蝴蝶」的出現是要表達甚麼,此時R感覺看到「蝴蝶」一直在吸花蜜,花都說我沒有蜜了,但是「蝴蝶」還是猛吸,胸口覺得不甚舒服。
再請R問問自己內在有創意的部分,有甚麼資源可以滿足「蝴蝶」的想要;
過了一段時間,R面露微笑,點點頭。
山姆再請R將「蝴蝶」放在一手,這個找到的資源放在另一手,請R讓「蝴蝶」看看,這是不是它所需要的?感覺起來如何?還需要加些甚麼?如果滿足了,最好找兩三個這個資源可以使用的用途。
很幸運的,「蝴蝶」接受這項資源!
於是,請R以他的方式,讓兩手合在一起,並為這個整合後的新資源命名。
新資源名為「相信」;為了方便R使用,我也請R將「相信」這個資源放在他想設定的地方,當作一個心錨。
之後再處理「青蛙」。R表示,「青蛙」一直跳一直跳,但老是在一片葉子上跳,難怪會覺得呼吸不順~~~~XD

處理「蝴蝶」的步驟再來一次,山姆只能說,當天真是我們的Lucky Day!!

「青蛙」也得到了他想要的資源,一躍直衝天際!得到的資源,R命名為「自由」,也放置在他想要設定的部位!

之後經過近一個月的後續追蹤,R的胸悶心悸症狀就這樣消失了!

當我們內在的部分衝突得到了滿足,

或許身體上的不適也可以因而得到相當程度的改善呢!

N.L.P.心得:改觀與統整

buddha-buddhism-statue-religion-46177.jpeg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對於某些事物或行為的既定觀點。

而「溝通」這回事,比較多的時候我們認為是對周圍的人事、團隊進行,畢竟一樣米養百樣人,若要人們的想法與我們都相同,是相對困難的。如果我們可以在自己的原則立場上,改變自己的對外的看法,這樣,「溝通」工作或許也相形開始容易了起來。


在某些時刻,有些行為是我們所不能接受的,看著這些行為,往往就會產生心理上情緒上的反應。多數時候我們可以藉由理智將想要爆發的情緒壓抑下來,但是,總是有時候我們因生理或心理狀況不佳,難以在適合的時候控制下來。

倘若將該行為切換到不同的情境,或許也就可以對該行為產生改觀;有時則是在腦中賦予這個不能接受的行為另一個全新的意義,也可能會對這個行為發生改觀的結果。

N.L.P.基本假設中的「彈性就是影響力」意義在這裡更容易發揮效用!

有些時候,我們或許對於「喧鬧」這個行為不是很能接受;但假若想想,今天這個人是在PARTY的場合呢?抑或是我們在大腦中為這個人的「喧鬧」重新定義,或許她是很高興聽到了一個好消息,或許是接到許多年不見的朋友的來電,,這個「喧鬧」的厭惡性是不是就降低下來了?我們時時都可以藉由這樣的技巧,與大腦溝通對於某些人事物的觀點,進而找出適合自己使用的角度了。

事實上,「溝通」不僅僅是對外,同時我們也要對內溝通。

張惠妹一直都是我很喜歡的歌手,在她2009年化身為「阿密特」時,在專輯中放入了「分生」這首歌。

阿密特

這與N.L.P.有甚麼關係?

歌詞中提到:「一個我相信用心會被感覺,一個我大喊真心會被欺騙……

是的,這首歌的內容正是形容我們內在不同人格拉扯的狀態。

如果與自我的溝通管道可以成立,則可進行「六步改觀法」,與內在部分協調溝通,對於想要改變的行為或症狀進行釐清,進一步改變、建立新的行為。但更多時候,我們的內在有沒有這麼好搞,兩個不同部分的拉扯與衝突往往造成某種程度的消極或傷害。

榮格的心理學中,「人」都各自擁有著不同的「人格面具」,也就是說,我們每個人身體裡都存在著許多不同的面向,讓我們在不同的時刻扮演不同的角色。

在我們可選擇的時候,可以自由替換:當我們在工作時,本於職責我們是工作者;回到家時,或許可能是先生、妻子、情人、父親、母親,但同時也可能是朋友的傾聽者、協助者、同好;每一個角色之間的切換在大多數的時間是如此自然而妥切。

但,有時候我們內在的那幾個「我」,卻時而衝突,有時親近,要如何適時切換,成了我們自我溝通的一個大課題。但有時一個向東,一個向西,這樣的拉扯真的很令人不舒服,此時就像法院的調解委員會,我們或許需要給我們內在的這些部分進行一下「協調」動作,與各方「角頭」談判,來獲得自我心理生理的良適感。

有時,我喜歡保持彈性,有點像是烹調一個新菜餚或是調理出一杯新的雞尾酒,在我們面對自我或他人的內在部分衝突時,問問它們:想要的是甚麼?再將這些衝突以自己的方式融合調整,成為一個全新的資源。

你,你的內在有衝突的部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