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你的NLP是「限制框架」?還是「擴展地圖」?

pexels-photo-914185.jpeg

NLP的啟蒙老師,大樹老師,
在課堂上常提醒我們:
「有些人在學了NLP以後,會成為所謂的『NLP怪人』,
就是用NLP去框架身邊每個人的行為與類型,而喪失了NLP核心的擴展精神。」

(大致上是這個意思啦!)

這部分倒是常常成為我提醒自己的正向anchor。

NLP有許多「假設前提」,
耳熟能詳的諸如:「有效比真實更重要」、「你所溝通的意義,就是你所得到的回應」……等等。

有些課程並不強調這些,我個人是覺得這部分是NLP的核心精神。

沒有這些「前提」,將難以得到真實的「後設」。

但是,再好的精神變質後,也難有作用。

有些朋友常被這些「假設前提」框架住,
忘了 NLP 最最核心的那個部分:「生生不息的擴展地圖」。

blog_2014050902

每個人的世界觀,造就了他所感受的的世界,也形成了他的認知地圖。

而NLP的學習,蠻多部分是去理解他人的地圖結構;
然後利用這個地圖結構,攫取自我需要適用喜歡的部分,
進行有意識地轉換,成為自我的養分,來擴展自己的世界觀。

這是避免自己,在單向線性邏輯思考限制下,被限制性信念給框架住。

讓自己的世界,從扁平的狹窄視野,成為3D ,甚至4 D的立體空間!

拿NLP的信念,去框架一個人的思考與行為模式,還會是 NLP 嗎?

再多的引經據典,最多只是個「 NLP 怪人」,甚至是「NLP殭屍」,
一個沒有靈魂的 NLP 使用者。

blog_2014050901

我不知道,身為一個NLP訓練師,不管拿怎樣的證照,應該有怎樣標準做法。

至少我很明白:訓練師如果是那個「NLP殭屍」,必將病毒散播者,矛盾且難以平衡。

朋友啊,
你是用物所為?
還是為物所用?

你的NLP是
「限制框架」?
還是「擴展地圖」?

NLP:你是真「懂」?還只是有「懂的感覺」?

pexels-photo-210585.jpeg

甲午年到來,回顧好幾個甲午年前,大清帝國和小日本打仗,吃了敗仗,國勢國運,一瀉千里。

歷史是我們的老師,
從這邊我們可以學到一些東西;這與你的認同是哪裡人,真的沒什麼太大關係。

基本上,清朝也花了大把銀子買武器,派了許多小留學生,遠渡重洋去歐美各國留學,
但為什麼失敗?

雖然有人直指慈禧老佛爺誤事,這也是種說法。

個人覺得,
這些成本花下去,買的不是國強民富,買的是「安心」。

是的,「買安心」!

現實生活中也能看到類似的例子:

很多朋友花了許多金錢時間,去上一些課程,但卻根本不想把課程中的技術知識觀點學習起來。

忘了在哪本書看到的:
「在採取行動當下,個體的需求就已經得到滿足,而不是完成之後。」

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
決定減肥,花錢買了健身房或美容中心一些課程後,有幾次堅持到最後呢?

根本上,
你的不安,在你決定行動花錢的當下,就已經找到出口。

後續的動作,相對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記得我的NLP啓蒙老師,大樹老師曾分享一個想法:

「有人上課,只是為了有『懂的感覺』,而不需要真的『懂』。」

blog_2014020302

有時,我們也會希望藉由一些學習,來達到改變的目標;但,為什麼發生的改變這麼少呢?

有沒有這種可能:

你的學習與行動只是為了維持原來你那「相信」部分的架構系統,而不是為了改變它?

接觸NLP和催眠後,山姆也碰過蠻多人挑戰;
現在山姆只會笑笑,淡淡回一句:
「催眠沒什麼難,世上至少有一個人一定可以成功催眠你...」

挑戰的朋友八九都會急著問:「那是誰?有這麼大的能耐?」

「你自己,一定可以成功催眠你!如果你不知道什麼是催眠,催眠就是你所認定的狀態,你相信這個狀態的同時,有沒有這個可能:你自己已經催眠自己了?」

資訊氾濫的現在,我們如果自以為是的框架太堅固,

是否有可能發生這樣的狀況:
太常以為自己懂了某些事情,卻只有「懂的感覺」,沒有「懂」的核心?

tate111111_2_003

回來到「懂」這件事情。

許多朋友也認為自己還蠻會催眠或NLP,對於裡面的技術與分析都能講得頭頭是道;
也覺得在了解這些東西後,忽然間世界的規則都可以了解透徹,只可惜使出來不是那麼有效⋯⋯

blog_2014020303

一代宗師電影中,葉問說:「功夫,兩個字:一橫一豎!」

一門技術使不出來,功夫還會是功夫?心法還能成心法嗎?

這是真「懂」?
還只是聊以安慰「懂的感覺」?

花錢學習很好,
花錢買安心也很好,只要你知道你要的是什麼,就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