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 伴侶良性溝通七特質

NLP 伴侶良性溝通七特質

有很多標題是「愛你的人一定會做的十個舉動」之類的文章,相信你一定看過,裡面可能有例如以下的行為準則:
  1. 回到家之後看手機,第一個Line的是你。
  2. 不管你在不在身邊,你都在他心裡面。
  3. 你笑的時候會陪你一起笑,你哭的時候會比你還傷心。
  4. 別的男生盯著你看的時候會生氣,然後告訴你說他生氣是因為在乎你。
  5. 走路的時候會牽著你的手,騎機車的時候會讓你的手摟著他的腰。
  6. 不會對別的女生動心,因為心裡只有你!

不勝枚舉⋯⋯太多了!

不過,山姆得很殘忍地說:「醒醒吧!」
人是有機體,而愛有許多形式,別人說的,真的適合你嗎?
想要愛的且聰明的你,
想必也很清楚:
妳之所以會去相信與期待,
並不是因為它描述的是真愛,
而是因為它戳中了你內在的不安與焦慮。
期待愛的人,由誰不希望有一個人永遠不會離開自己、永遠對自己好、眼裡只有自己。
可是,如果你真正在情場打滾多年就會發現,這些「你知道、我知道,但是大家都做不到」的事情,其實並沒有辦法真正反映對方是真的愛你,還是只是逢場作戲,玩玩而已。
事實上,
你知道,渣男渣女也都知道這些伎倆,不然PUA老師們怎麼活得下去呢?
如果你已經聽夠了這些的甜言蜜語,或許這正是醒來的時候了!
真正能夠跟你走到永遠的人,並不是一天到晚把「我永遠都會在你身邊」掛在嘴邊的人,也不是「只要你開心,我願意無條件付出」的人,而是,儘管有時候意見跟你不同,還是願意跟你坐下來,好好討論的人。

真正愛你的伴侶會做的七件事

著名的心理學家Albert Ellis說,一段好的關係,應該會展現七個特質:
pexels-photo-6933418.jpeg
Photo by Mikhail Nilov on Pexels.com

1. 接納你原先的樣子

他會相信,關係裡面沒有什麼事情是「本來就應該如此」。
兩個人都是透過彼此各自「價值觀」這副「有色眼鏡」來認識這個世界。
他能夠看到兩個人之間的差異永遠存在,並接受你跟他的想法有不一樣的地方,且尊重你所相信的事情。
同時他也保有自我,不會過度順從你,或一味反對你,而是嘗試在兩者當中,找到更有彈性的平衡點。
遇到這樣的人很難,不過也正因為很困難,他才值得你去愛。
pexels-photo-10358309.jpeg
Photo by Irina Demyanovskikh on Pexels.com

2. 以真誠的感激取代批評

這並不是說他只會說好話、不斷稱讚你漂亮溫柔或大方,而是他在你們兩個人之間產生衝突和爭執的時候,會選擇去看比較正面之處,然後感激你在當中的付出。
例如,你可能某些時候會是一個很容易有情緒並事後因此困擾的人。
你爆發的時候,他能夠平穩的在你身邊,成熟地跟你說:「謝謝你願意把感覺告訴我,雖然我覺得有一點不舒服,可是我是真的很想要解決我們的狀況。」
願意帶著感謝先去看到你的情緒,這表達了對這段關係的用心,同時也說出了他內心真正的感覺。
如果有這樣的伴侶,你會有麼感覺呢?
pexels-photo-8052675.jpeg
Photo by Taryn Elliott on Pexels.com

3. 誠實面對自己內心的感覺

願意和你溝通的人,「本來」、「應該」或「必須」這些都是不存在他的溝通字典裡的。
因為當一個人腦袋裡被「本來」、「應該」或「必須」佔著的時候,他的腦袋就是僵化的,是用腦袋去愛人的,不是用「心」去體驗「愛」這件事情。
當他離自己的心越遠,還能好好去愛人嗎?
真正用心的人,也會在意這些,只是遠意選擇誠實地說出自己的感覺。
例如,
「可能你覺得沒什麼,但我不喜歡你跟別的男生太多肢體接觸」
或「我打給你的時候你沒接,這讓我很擔心!」。
總之,他能區分出自己的「感覺」與所謂「規則」的差異。
pexels-photo-6579103.jpeg
Photo by Andres Ayrton on Pexels.com

4. 願意分享並探索差異

一段會結束的感情,通常就是熱情消磨殆盡了。
如果要走很遠,就得接受並探索彼此不同的地方。
可是,觸碰彼此的不同並不容易,因為需要走出自己的舒適圈,
所以可能還因此有些爭執。
或許可以使用NLP的次感元解離+同步引導技巧:
  1. 先離開引發情緒的所在位置,先讓自己狀態穩定下來。
  2. 允許自己去傾聽理解:先放下自己的成見,仔細完整傾聽對方的說法,適時點頭,去了解對方想說什麼,以及背後的想要。
  3. 重述:重說一遍對方的話。
  4. 認同:找出對方的話語中自己認同且覺得好的三個地方。
  5. 說出自己的感受與觀點(避免做人身攻擊)。
pexels-photo-1773113.jpeg
Photo by Sơn Bờm on Pexels.com

5. 支持你的夢想,同時也維護他自己的界線與立場

有些人很擅長哄伴侶「不論你做什麼,我都會支持你」、「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天堂」等等,但是這些話不能當飯吃。
可是,當你做了一些他不能苟同的事情時,你就會看到他的真面目。
愛妳的伴侶會願意相信「你的選擇有你的道理」,
同時不一定會順從你。
像是,
你會抽煙,也知道抽煙不好,就是戒不掉⋯⋯
愛你的伴侶不是只會去碎碎念怪你、唸你⋯⋯
而是會看到你的抽菸行為外,更願意看到你之所以抽菸的意圖,
知道你也想戒菸,
只是菸對你來說,不只是那麼簡單的一個行為,
可能是一個紓壓、社交、與同儕溝通的存在,
因此可以體諒你抽煙的心情與理由,並願意與一起你想辦法。
pexels-photo-8298448.jpeg
Photo by RODNAE Productions on Pexels.com

6. 容許你犯錯

馬有失蹄之時,人有錯手之誤。
可是有些人無法忍受別人犯錯,那是因為他們也無法容忍自己犯錯!
看到伴侶粗心、忘東忘西、或是跟別的異性太親近,
他們會用過分的情緒反應來表達自己的在乎。
只是這樣的作法,即便達到目的,同時也在損傷關係。
時間一久,關係的連結就消磨殆盡了。
真正愛你的伴侶會接受「人犯錯是很自然」的相信,
他知道罵你、酸你,只會你的價值感低落,
造成關係愈來愈差,雙方漸行漸遠⋯⋯。
他會更傾向和你溝通這錯誤,分享你的感覺,並陪你一起去讓改變發生。
pexels-photo-374845.jpeg

7. 願意努力把渴望轉為目標

如果關係不如預期,
一個真正愛你的伴侶
會盡力和你一起找到溝通中「重複失敗的模式」。
他能看見為什麼每一次討論都不歡而散、為什麼你總是感到不安,
然後修正彼此的行為和言語,讓兩人離幸福更近一些。
親愛的朋友,
別再等待那個「真正愛你的人」出現了!
人以群分,物以類聚,
如果你想要一段好的關係,你得先讓自己成為足夠成為這段好關係的組成零件之一。
男人和女人都是一樣的,即便是與自己溝通,
也完全適用。
所有的溝通都只要其中一人願意先做出小小改變,
一項兩項也好,
就會引發漣漪效應,狀況就會有機會大為好轉。
所以,
無論你是女孩或是男孩,
與其等待那個真正愛你的人,
真的允許自己,成為更好的人。
去與自己,與你的伴侶,
好好地溝通彼此的想要吧!

NLP:用「笑」播下一顆自我溝通的種子

Show off your laugh

身為人類這種動物,我們只要扯上與另外一個人,就很難避免不去「溝通」。

阿德勒曾說:「所有的問題都來自人際關係。」

而解決人際關係,我們要倚靠的,就是「溝通」這個過程。

如果說,「溝通的目的」,在於「解決問題」;而「溝通的意義」,就在於「你所得到的反應」。

我們都希望自己想要表達的,能如實被對方所聽到且了解。

只是我們大多數人的內心世界,在溝通進行前就已經有了自己的腳本情感,那是一些預錄的結論以及可能是糾結的、自相矛盾的自我期許,這些腳本通常是關於自我身份認同、觧離的、自憐的、自欺的、週而復始在腦內劇場上演的老電影。

如果我們靜下來,對自己或是他人的這種狀況去仔細觀察一下,就會發現其實我們誇大了這個投入性聚焦以及自我批判。

這是種自我組織隱喻 (ego-organizing metaphors) ,在世界各地的文化中都有,也都是可能讓生命乾涸的內在焚風。

couple-1278700_960_720

有一對老夫妻,結褵六十載,在妻子即將臨終時,丈夫淚眼盈匡地對妻子表達自己的愛:
「結婚這麼久以來,我遵守著我對你的承諾,將最好的都給你⋯⋯每天的麵包我都把麵包皮吃了,你就不用吃麵包皮了⋯⋯。」
妻子氣若游絲,嘴唇一張一合,像是有些話要說。
丈夫彎腰靠近妻子的嘴邊,只聽到:
「可是⋯⋯我一直都很想吃啊⋯⋯」

如果相汝以沫的夫妻,60年都不告訴自己的伴侶自己要什麼,這告訴我們什麼呢?

這表示這個妻子60年來都很「堅忍」地去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我一定要聽丈夫的⋯⋯我必須無條件要接受丈夫對我的好⋯⋯」

你想那位老婦人一樣,臨終之際才說出自己的「想要」嗎?

看看自己的生活,有多少時間我們在這樣的跨大解離化的身份隱喻中煎熬呢?

如果你碰到一些重複性的負面情緒時,可以在平靜下來時,試著問問自己下面的問題:

  1. 能不能覺知這個負面情緒的引發情境?
  2. 自己是不是在那當下沒法去感知自己的情緒?
  3. 自己是不是會在這個負面情緒中待很久出不來?
  4. 對於那個負面情緒所描述的故事情節,你相信嗎?
  5. 你有沒有嘗試著從那個描述的故事情節走出來,試著讓自己進入另一個視角和體驗中呢?

如果你可以聽到一個其他人的故事,而且你可以讓自己豐富你的生命,重新構建一個自我覺察、實現的故事,允許自己再次自動地笑出聲來,恭喜,你的內在沙漠已經開始滋潤而豐富了。

girl-2252145_960_720

在一些武術的練習中,在夥伴或山姆自己沒法做到一些事情時,山姆常會提醒自己與夥伴:「微笑,笑出聲來!」

「愉快地笑」可以讓自我封閉的大門打開,轉變成自動、有機地發生。這會讓個人體驗到一種解脫的快樂,過去壓抑自己的習慣、角色、規則,在笑出聲的瞬間,都會成為一個讓自己發笑的存在,進而讓這個人自己去打破這個規則,無論他的大腦知道或不知道。

笑的時候,我們可以體驗到像伸懶腰般的擴展,瓦解鬆動身心的障礙,允許改變進入,擴展我們的身心,是個美妙的存在啊!

NLP:親子講座分享@20180424

週三親子講座小分享
在4/24山姆於TBNLP的親子小講座中,
講了一些NLP的小概念,也體念到現場媽媽夥伴的辛苦。

我蠻相信,只要是父母,
絕大多數都是要給子女最好的愛。

只是有時真的不知道,
自己能給什麼是子女最適合的。

在講座中,山姆分享了幾個概念:
第一是「前題假設」。
山姆請參加伙伴從16條前題假設中選出自己有感覺的。
基本上有這幾條的話,會更好。
1. 地圖不是實地。
2. 每個行為背後都有正向意圖。
3. 沒有失敗只有回饋。
4. 有效果比有道理重要。
5. 溝通是多管齊下的。

第二是「『先接納情緒』大於『處理事情』」
講道理人人都會,即便孩子當然也知道「道理」。
如果他的表現不好,多半都會在某個情緒之內,
需要他人看到聽到感覺到去認同,
因此,
要看到孩子的優點,要先看到他現在做不好的狀況時,他是在什麼情緒內,認同他的情緒,會更有機會讓他也看到自己的優點去放大,
有意識地感覺到自己的缺點去改善。

第三是「親和感」與「框中框」的概念,
面對孩子親人伴侶,
有時「親和感」反而是我們最容易缺乏的。

一方面是與對方的親和,因為太親近,所以忽視了。
另一方面,是與自己的親和。
因為太害怕太在意了,所以不知所措。

對方的想法感覺太讓我們在意害怕時,
很容易讓自己陷入一個緊張的情緒狀態。

請記得:
「安心創造安心,緊張帶來緊張」。

順便介紹如何讓自己進入較為平靜的小方法:COACHing State。

第四是「直接具體陳述問題與狀況」。
父母很常說的是「不要這個」、「不要那個」,
有趣的是,
很少說希望孩子「要做什麼」。

第五是「具體說出自己的感受」。
我們都常要求孩子,卻沒說出這個要求背後是基於自己的什麼感受。

第六是「開玩笑或模仿好玩的聲音來溝通」
有著磁性聲音的夥伴媽媽,試著重現與孩子開玩笑的情境,然後在山姆的引導下,再做個怪聲調的同樣內容陳述,
其他夥伴會明顯感覺到,後者開玩笑的意味大於前者,也更容易接受。

當上面的部分可以好好進行時,其實也會蠻容易看到親子彼此的優點而好好溝通的唷!

NLP:覺察(Aware)

pexels-photo-268283.jpeg

前兩天,
山姆很隨性地與既是學生又是好朋友的夥伴,閒聊他最近在NLP上的學習與發現。

感覺他對於「有沒有效果」這件事情好像蠻執著的,
有些當事人說沒什麼感覺,但回去追蹤倒是蠻有效果,
有些則是相反。
所以他之前會情不自禁地使出很多「大技巧」來應對當事人。

聽著他的苦惱,隨口幾句對話後,
我很認真看著這位夥伴:
「人的語言是溝通的工具,而身為一個NLPer,我們有必要瞭解到,欺瞞有時也是溝通中的一環。感覺到當事人語言背後的真實意義,才能輕鬆幫他找到他需要的資源⋯⋯真的有需要用關刀來吃牛排嗎?」

他聽完似乎有點想法與感覺。

之後在一處小公園裡,我在簡單地與他用太極拳來溝通,
他發現當他愈用力、愈想去用頭腦運作時,
事實上身體並沒有照他所理解的方式來運作,弄得氣喘吁吁的;
相反的,
當他愈輕鬆,
愈能觀察感覺到我的身體訊息時,
愈可以知道我在做什麼,或是想做什麼。

一個NLPer也是這樣的,
當我們可以回到自己中心時,
許多理智上認為的問題也成了假議題,可以簡單觸碰到最核心的所在。

衷心祝福這位夥伴!

NLP:生活上的碎碎念

pexels-photo-725255.jpeg

無論催眠或NLP,都非常注重「語言」與「信念」這回事。

NLP的基本假設中,有提到一則基本假設「地圖不是實地」;儘管有12-16個基本假設放在那裡,但個人還是覺得,若是「地圖不是實地」闕如時,其他的基本假設可能不會有太大的作用。

也可能是時間到了,最近常有朋友討論到:「你的催眠,好像和傳統催眠不是那麼像,但是差別在哪,有點分不清楚。」

感謝這些朋友,這也提供了我一個思考的機會:「差別,在哪呢?」

回過頭去看看自己在這個領域的浸淫歷程,從催眠,到NLP,乃至於其他領域的涉獵學習,似乎在過程中,從一個自以為優越的主導者,逐漸走到對象身邊,和他們站在同一邊。

「同一邊」,這個很難只靠說說,就可以讓當事人有感同身受的感覺。

這必須理解:

  1. 當事人當下「相信」甚麼?
  2. 當下的「語言」,能不能營造當事人「同一國」的感覺?

想像一個狀況,一個成年朋友,常常來找你抱怨他的伴侶關係。

一個有「有傾聽經驗」的人,多半都會產生以下的假設OS:

  1. 這個人一定需要伴侶的肯定
  2. 這個人應該愛他的伴侶。
  3. 這個人是不是希望得到伴侶的愛?
  4. 這個人到底在幹嘛?問他相關問題都說不知道!

基於大膽的推測:一個成年人,如果只有負面部分存在,例如怨恨、厭惡,其實大可選擇離開,尋求另一段新的關係,不必待在原地,承受那個無助又無奈的痛苦。

但,不是當事人的我們,所想的任何狀況,也不過是「假設」或「猜測」,可能接近事實,也可能相差甚遠!

在我現在的習慣,也許在前輩眼中嗤之以鼻,但我仍習慣這樣做:

雖然還是有「判斷」,允許自己把「判斷」這件事情先放著!透過彼此的對話,慢慢了解「事實」與原先的判斷是接近,亦或是先前只是錯誤的臆測。

在催眠或溝通的過程中,「語言」的模式,正是協助當事人探索自己的世界的工具之一。

而所謂「真實世界」,也許與我們「相信的生活」有明確或模糊的界線存在,雖然當事人在某個時候會認為認為前方貼著「此路不通」的告示牌,也許有可能,那後面正是通往理想狀態的捷徑哪!

陪伴當事人翻山越嶺,如實關照自我的重重假設。

僅此而已,沒有批判建議或勸告。
經過探索、碰撞、擴展,看看這過程中會發生些什麼,造成甚麼改變。

感謝曾讓我陪同探尋內在世界的朋友們,這使我發現:

過程中,引導者的任何勸告批評,對當事人真的不是那麼必要。

「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

生命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

侏儸紀公園的恐龍如此,我們的生命也是一樣!
如果讓溝通掉入包裝著勸告批評的「我對,你錯」的立場爭辯,
蠻容易堅固化原有的問題,也讓當事人開啟「麻煩模式」:

  1. 維持原有狀態,同時產生反抗心理。
  2. 放棄自我,暫時順從。

表面陷入僵局或一時得到了解決,再拉長到未來個人歷史時間線上來觀察, 似乎都沒啥好處。

即便是後者,頂多也就是讓我們操作者的自我感覺蠻良好的。

也有朋友問:「學習催眠或NLP的技巧容易嗎?」

當然容易!

甚至可以說,只要會說話,就會使用!
只是用得好不好的差別。

我的觀察是覺得,這部分取決於使用者的人文素養的深度。

coach_01

大體上,催眠或NLP的使用者,到後期可以分為:
「優越的熱心指導者」,很喜歡教人「怎麼做」;
「對等的謙虛探索者」,很好奇陪人「找方法」。

人,不是神,

有時候很聰明,有時候也會做蠢事⋯⋯

現在的愚蠢,不代表以後永遠不會聰明;
唯有看到自己是「人」的這一面,
全然接受那個自己的「聰明」與「愚蠢」,
才能給自己機會,看到那個標籤後面的真實,
對不?

 

NLP:FB討論串與行銷

pexels-photo-433617.jpeg

自從社群網站的出現之後,大家心聲的抒發似乎也跟著隨興許多,許多言語文字的斟酌似乎也比較沒有心防了。

看到一位朋友,
由於在某大電信業者體驗到不是太愉快的服務經驗。

他的FB塗鴉牆上寫道:「某某電信業者真的很爛耶,申裝用傳真就可以,退租非要到櫃檯? 銀行剪卡都不用到櫃檯了,某某電信業者這樣落伍嗎」這段發言引起許多人跟進附和(ㄟ~~~老山姆也是媚俗的一員XD)。

但過沒多久,一位服務於該業者的朋友便即挺身而出為企業展開義正詞嚴地攻防辯護。

當下的第一感覺是:
如果我是那家XX電信業者的高級主管,一定要給那位電信從業朋友一個大大的擁抱!

第二感覺是:
擁抱過後也要請你見諒,可能必須請你拿出你對本企業的忠心,麻煩當個短時間箭靶吧~~~~XD

這樣說好像太沉重了!

在行銷上來說,
每一個環節都是環環相扣。

消費者體驗到的,就是企業、產品整體給個人的感覺。

「你所得到的反應就是你在進行溝通上的意義」

花了成千成百萬的銀子,打廣告作活動與消費者溝通,有時卻往往敗在這樣一個小細節上。

「魔鬼藏在細節裡,但天使可不一定!」。

許多品牌都在細節上滑一大跤,XX電信業者亦如是哪!(不過大恐龍應該也不會有反應就是惹~~~XD)

一個企業能有員工如此有向心力,很難得;
但也凸顯這個企業在CRM的教育訓練上或許有些需要改善的地方。

有時,在「個人」的FB塗鴉牆上,不做甚麼比做了甚麼要好。
一個僵化的客服話術,可能不如一句簡單的安慰或是沉默以對,是不?

畢竟多了一塊魚好像也不能滿足對方甚麼,除了自己地圖上的憤憤不平。

「品牌」、「行銷」這回事,個人覺得有時真的與「信念」有很大的關係。

今天你對於一個品牌有認同感,相信它真是能代表你,說出你的心聲,對於該品牌的粘著度自然會拉高,「不認同感」的運作其實也差不多。

但是,當你「相信」了一件事時,別人也有需要「相信」同一件事情嗎?

N.L.P.經驗中,「說服」的先決條件,是先找到對方的「真實需要」。

如果,我們可以保持自我的「相信」,
同時允許自己,尊重其他人抱持「相信」的內在,
或許會更容易找到說服對方的著力點啊!

 

N.L.P.心得:改觀與統整

buddha-buddhism-statue-religion-46177.jpeg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對於某些事物或行為的既定觀點。

而「溝通」這回事,比較多的時候我們認為是對周圍的人事、團隊進行,畢竟一樣米養百樣人,若要人們的想法與我們都相同,是相對困難的。如果我們可以在自己的原則立場上,改變自己的對外的看法,這樣,「溝通」工作或許也相形開始容易了起來。


在某些時刻,有些行為是我們所不能接受的,看著這些行為,往往就會產生心理上情緒上的反應。多數時候我們可以藉由理智將想要爆發的情緒壓抑下來,但是,總是有時候我們因生理或心理狀況不佳,難以在適合的時候控制下來。

倘若將該行為切換到不同的情境,或許也就可以對該行為產生改觀;有時則是在腦中賦予這個不能接受的行為另一個全新的意義,也可能會對這個行為發生改觀的結果。

N.L.P.基本假設中的「彈性就是影響力」意義在這裡更容易發揮效用!

有些時候,我們或許對於「喧鬧」這個行為不是很能接受;但假若想想,今天這個人是在PARTY的場合呢?抑或是我們在大腦中為這個人的「喧鬧」重新定義,或許她是很高興聽到了一個好消息,或許是接到許多年不見的朋友的來電,,這個「喧鬧」的厭惡性是不是就降低下來了?我們時時都可以藉由這樣的技巧,與大腦溝通對於某些人事物的觀點,進而找出適合自己使用的角度了。

事實上,「溝通」不僅僅是對外,同時我們也要對內溝通。

張惠妹一直都是我很喜歡的歌手,在她2009年化身為「阿密特」時,在專輯中放入了「分生」這首歌。

阿密特

這與N.L.P.有甚麼關係?

歌詞中提到:「一個我相信用心會被感覺,一個我大喊真心會被欺騙……

是的,這首歌的內容正是形容我們內在不同人格拉扯的狀態。

如果與自我的溝通管道可以成立,則可進行「六步改觀法」,與內在部分協調溝通,對於想要改變的行為或症狀進行釐清,進一步改變、建立新的行為。但更多時候,我們的內在有沒有這麼好搞,兩個不同部分的拉扯與衝突往往造成某種程度的消極或傷害。

榮格的心理學中,「人」都各自擁有著不同的「人格面具」,也就是說,我們每個人身體裡都存在著許多不同的面向,讓我們在不同的時刻扮演不同的角色。

在我們可選擇的時候,可以自由替換:當我們在工作時,本於職責我們是工作者;回到家時,或許可能是先生、妻子、情人、父親、母親,但同時也可能是朋友的傾聽者、協助者、同好;每一個角色之間的切換在大多數的時間是如此自然而妥切。

但,有時候我們內在的那幾個「我」,卻時而衝突,有時親近,要如何適時切換,成了我們自我溝通的一個大課題。但有時一個向東,一個向西,這樣的拉扯真的很令人不舒服,此時就像法院的調解委員會,我們或許需要給我們內在的這些部分進行一下「協調」動作,與各方「角頭」談判,來獲得自我心理生理的良適感。

有時,我喜歡保持彈性,有點像是烹調一個新菜餚或是調理出一杯新的雞尾酒,在我們面對自我或他人的內在部分衝突時,問問它們:想要的是甚麼?再將這些衝突以自己的方式融合調整,成為一個全新的資源。

你,你的內在有衝突的部分嗎?

N.L.P.心得:基礎裝備

keys-workshop-mechanic-tools-162553.jpeg

「N.L.P.」,「Neuro Linguistics Programming」,
如果以中文直譯,或許應該稱作「神經語言程式學」。

就和很多開始學習NLP的夥伴一樣,我對於NLP的認識懵懵懂懂,和催眠之間弄得不是很清楚。

我個人最早知道這個名稱,
是在羅伯.法格(Robert Farago)的「催眠自我療法」一書中見到。

回想第一眼看到這本書的封面大大寫著:
「以自我催眠的力量,讓你的人生改觀。」

多麼吸引人的一個 title!!

看過之後,一陣忙碌也就忘了它的存在,「N.L.P.」這個名詞也就很單純地以「名詞」這個角色儲存於我的大腦記憶區,直到規劃自己成為一個心靈工作者的過程中,正式進行N.L.P.學習,才再與這個領域喜相逢。


在「催眠自我療法」書中的導讀提到N.L.P.的起源,
原來是1970年代,約翰.葛瑞德(John Grinder)與理查.班德勒(Richard Bandler)兩位「非科班」出身的傢伙(稱現代的大師為「傢伙」感覺很怪,但心情倒也很爽!),結合了Grinder身為語言學家,以及 Bandler 身為電腦程式設計師的專長,發現心理臨床應用上實用的應用技巧,即使如他們兩個非科班出身,也可以藉由模仿精神醫師的作法,對患者達到一定程度的作用,在經過幾年的整理,終於初始有了一個有系統的操作方法。這也是了解人與改變人的三個途徑:神經生理的「知覺」、溝通表裡意識的「語言」,以及將人類行為固定模式程序化的「策略步驟」。

在親自模仿(或是也可以稱作另一種「學習」)當代美國四位溝通及心理治療大師:
溝通大師葛瑞利.貝特森(Gregory Bateson)、
現代醫學催眠之父,艾瑞克森催眠法創始人米爾頓.艾瑞克森(Milton Erickson)、
家族治療大師維吉尼亞.薩提爾(Viginia Satir)以及
完形治療創始人弗列茲.珍珠(Feitz Pearls)的過程中,
更充實了N.L.P.的內涵,將四位神人的心法修正發展,最後提煉成現在N.L.P.這滴精粹的蜜。

簡單的說,甚麼是「N.L.P.」?

我會說:
這是一個模仿卓越的技巧心法,透過適當的模仿與策略設計引導,可以快速學習任何事物,調整狀態。

「N.L.P.」可以應用的範圍包山包海,
從節食減肥,到改變個人歷史、前世今生解碼⋯⋯

事實上,在我的閱讀與學習中,也有其他方法可以達到類似的調整效果,
但,「N.L.P.」最不一樣的地方,首在於對於每個個體獨特差異性的尊重,
其次在於它構築在一套「基本假設」之上。

必須承認,這套「基本假設」在我從事身心靈工作或溝通時,幫助並提醒我尊重當事人的「個人感覺」,而非以我個人主觀意識經驗套用在對方身上,效果斐然!

「N.L.P.」之「基本假設前提」:

  1. 每個人的行為背後都有他的正向意圖。
  2. 地圖並非實地。
  3. 生命與心智系統是具有系統性的。
  4. 沒有失敗,只有回饋。
  5. 有用比真實更重要。
  6. 每個人都擁有他所需要的資源。
  7. 任何人可以做任何事。
  8. 彈性就是影響力。
  9. 愈小的工作愈好處理。
  10. 溝通是多管齊下的。
  11. 有選擇比沒選擇好。
  12. 任何人都可以活的完美無缺。
  13. 任何行為在某種狀況下都是有用的。
  14. 得到的反應就是溝通的意義。
  15. 行不通就改變。
  16. 彈性就是影響力。

在這些「基本假設」前提之下,事實上不只於身心靈工作領域,在對於各方面諸如行銷、業務、學習……等各個方面都更容易放下所謂「我執」的僵硬角度,能在自我原則的方向中,更有彈性地去應對各種不同的想法與問題。所以,儘管在基礎的部分與架構我學習了不少新的技巧與觀點,但,「基本假設」卻帶給我莫大的幫助。

另外,在我們常常會問道聽到的一個問題:

「如何成功?」

N.L.P.提供了一個「必然成功公式」,
這在人際溝通與目標設定上也有其幫助!所謂的「必然成功公式」,包含了以下三項:

  1. 結果(Outcome):
    先設定了你要的結果,自然可以找到達成結果的技巧或方法。就像我們總要先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才能決定交通工具的形式,是一樣的道理。
  2. 敏銳度(Acuity):
    如實觀照,全盤考慮一下這個結果的影響。
  3. 彈性(Flexibility):
    視狀況選擇可使用的工具。
中國人常說:「天時地利人和」,N.L.P.的「必然成功公式」也是符合此理的執行祕法呢!

由於我是先學了催眠後,再進行N.L.P.的學習,常有人問我:「催眠」和「N.L.P.」哪個比較好用?或哪個比較容易學習?

可以分為兩個層次來說明:「應用層次」與「學習層次」。

在「應用層次」上,對我而言兩者或有差異,卻又異中求同:傳統催眠有時著眼於問題發生的「源頭」,N.L.P.重心在「結果」的設定;傳統催眠有時過程較長,N.L.P.有時速度較快。但以我來說,兩者不甚有太大的差別,在應用上交互使用的狀況很多,或已無痕跡地混在一起,成為另一杯全新口味後勁十足的調酒。或許在前世回溯上我也會使用milton model 來緩緩引導對象進入他的潛意識世界,在催眠過程走他的時間線;但有時也會走時間線中,使用頓然中斷法讓當事人快速開啟他潛意識的大門,端看當下對象的狀態,這又與N.L.P.尊重個體差異的觀點不謀而合。

在「學習層次」上,N.L.P.需要更精細地去分辨當事人目前的狀態,並選擇相對應的工具來符合當事人的需要;對我來說,這是挑戰,卻也是樂趣所在。當事人的五官氣色,呼吸深淺,肢體顫動,一切變化都在自己的觀察下慢慢呈現。高中時的生態觀察轉而成為人類心理生理觀察,似乎也相差彷彿。

但不可諱言的是,N.L.P.的觀察技巧在進行催眠工作的過程中,提供了不少工具與協助,如實觀照當事人當下狀態與需求;或許,這也是一個自我療癒的過程,提醒著自己在某些時候,必須要適度解離,同樣地如實觀照自己的狀態與需求,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