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應用心得:知覺與經驗之咻模式

pexels-photo-433267.jpeg

我們常常都會有所謂「卡住」的時候:一份工作產生了疲憊感、對於自己的狀態發生了無自信的狀態、產生焦慮、睡不著、想戒除某種習慣卻總是無法達成……
在N.L.P.的技巧中,我很喜歡使用的一個技巧是「咻模式」的應用,有時候在催眠,有時利用玩遊戲的方式,也都可以協助當事人產生某種改變,進而達到他們所需要的理想狀態。


在一次的陪伴之中,有一位就讀國中三年級的女生小朋友阿壞,碰巧寵物兔遇到寒流,往生了。

我提議為寵物兔辦一場告別式。

初遇到親密生命消逝的課題,顯然不比往常愛說話,手中拿著為寵物兔權充為棺木的禮品盒,落寞許多;同儕也只能儘量維持日常嬉笑怒罵的狀況,希望不要觸碰到阿壞的痛處,卻又不知如何安慰起。

在校園尋覓好一塊「福地」,與另一名老師挖掘好「墓穴」後,擦去手上的泥土,整理好身上衣物的整潔,拿過ㄚ邁手上的「棺木」,打開盒蓋請阿壞看著這個已無靈魂的肉體,謝謝牠過去陪伴的日子,祝福牠接下來的生命旅程順利,同時承諾自己會尊重自己的生命,好好度過自己接下來的生活;然後將「棺木」放入墓穴,獻花,掩埋,完成生命禮儀的程序。

看著仍悶悶不樂的阿壞,得到他的允許我坐到他的身邊,聊聊一些五四三。

「誒,阿壞今天你有沒有照鏡子?」我問。
「有⋯⋯啊⋯⋯」一個有氣無力地回答。
「那你知道你今天的頭髮是甚麼顏色的嗎?」
「不就是跟平常一樣?黑色的咩!」
「真的嗎?髮尾明明就是紅色的!」我遞過去一個鏡子給ㄚ邁看看。
「真的耶!我怎麼都沒注意到!?」
「好,請你幫我一個忙:你知道我眼睛不是很好,幫我看看今天的你的頭髮⋯⋯髮型⋯⋯眼睛⋯⋯臉啊⋯⋯氣色⋯⋯姿勢⋯⋯精神⋯⋯看起來怎麼樣?」

隨著我一個部位接一個部位的詢問,本來這個沒啥精神的國中女生像是第一次看到自己一樣,開始很認真地回答我的問題。

「好,請你再看一下前面:如果剛剛你講的現在的你的樣子就在前面」

我的手一邊比畫著
「它有多大?亮嗎?在前面的哪個位置?」

阿壞也一一回答著。

「嗯⋯⋯好啊,看著這個現在的你的樣子,有甚麼感覺?」
「不是很開心!」ㄚ邁皺著眉回答著。
「好,如果將這個樣子變亮一點、變大一點⋯⋯對⋯⋯這個阿壞現在看起來的感覺怎樣呀?」
「比較好一點,沒有剛剛的ㄚ雜(鬱悶)」眉頭稍稍紓解的阿壞如是說。
「不錯嘛,觀察力還不是普通仔細,下次去賞鳥就要靠你了!等下的營養午餐是吃甚麼東西?現在有點餓了說⋯⋯」

「好像有炒飯、蘿蔔湯、青菜甚麼的⋯⋯」阿壞想了想,回答我的問題。

「好啊,那我再請你幫我一個忙,一邊掐著你的右手拇指食指,一邊想想:你覺得一個很棒的阿壞會是什麼樣子的?看起來怎樣?說話的聲音怎樣?會用什麼姿勢在你面前呢?」

「嗯⋯⋯有錢,有工作,穿漂亮衣服⋯⋯」這個國三女生很認真的想像著。

「嗯,很好呀,你喜歡剛剛說的很棒樣子嗎?」觀察著阿壞,我問道。

「嗯!」這個亮眼的小女生肯定地點了頭。

「好呀,請你先把這個『很棒的你』用你的方式變小、變暗,對,把它先放在你想放的角落位置;好,再把剛剛那個變亮、變大的『現在的你』放在另一邊,對!好,你可以不必上眼睛,也可以閉上眼睛,想怎樣就怎樣,但是幫忙一下,在你的腦袋裡或眼前,把他們兩個的位置都放好,『叩乙』嗎?」我裝可愛詢問著。

「好!」阿壞開始應我的要求,睜開眼睛進行著。

「很好,現在我們來玩個小遊戲:當我說『1、2、3,咻!』的時候,以用你的速度盡快將剛剛那兩個『你』的位置對調,但是大的變小,暗的變亮,只有位置大小明亮改變,其他都還是一樣,動作要很快完成,最好是一秒解決,可以嗎?」

在我緩慢的聲調詢問中,阿壞點了點頭。

「好,那來囉!完成了點個頭讓我知道。1、2、3,咻!」

過了兩三秒,ㄚ邁點了頭。

「好,現在讓畫面變空白,我們再來一次,現在要加快了唷!1、2、3,咻!」

過了一秒,ㄚ邁點了頭。

「好,我們再來幾次,現在要更快!

1、2、3,咻!
1、2、3,咻!
1、2、3,咻!
咻!咻!咻!咻!⋯⋯」

阿壞像是失了神,好不容易才點了頭。

「很好,阿壞你自己再做三次看看」

過了一會兒,阿壞點了頭。

「好ㄚ,現在你看到那個樣子是甚麼?有甚麼感覺」
「很奇怪,那個『現在的我』不見了,『很棒的我』還在,心裡好像覺得……想笑,怪怪的!!」阿壞一臉疑惑,但相對明亮的臉龐如此述說著。

「不錯嘛,現在感覺還不錯喔?」

阿壞點點頭,笑了起來。

整個過程估計花了二十分鐘,雖然有些粗略,在當下卻是十分有用。

佐以「心錨」的輔助,結束時請阿壞在覺得心情開心時,同樣掐著右手拇指食指去感覺;如果覺得悶悶的、有些難過時,對著鏡子,以右手對自己比個「OK」的手勢,同時對自己說自己是OK的。

「咻模式」的應用彈性而廣泛,在不是有太多時間、不需使用到「恐懼快速處理大法」的狀況下,我甚至會在塔羅牌占卜的過程中就用上它,感覺真的很不錯!

N.L.P.心得:基礎裝備

keys-workshop-mechanic-tools-162553.jpeg

「N.L.P.」,「Neuro Linguistics Programming」,
如果以中文直譯,或許應該稱作「神經語言程式學」。

就和很多開始學習NLP的夥伴一樣,我對於NLP的認識懵懵懂懂,和催眠之間弄得不是很清楚。

我個人最早知道這個名稱,
是在羅伯.法格(Robert Farago)的「催眠自我療法」一書中見到。

回想第一眼看到這本書的封面大大寫著:
「以自我催眠的力量,讓你的人生改觀。」

多麼吸引人的一個 title!!

看過之後,一陣忙碌也就忘了它的存在,「N.L.P.」這個名詞也就很單純地以「名詞」這個角色儲存於我的大腦記憶區,直到規劃自己成為一個心靈工作者的過程中,正式進行N.L.P.學習,才再與這個領域喜相逢。


在「催眠自我療法」書中的導讀提到N.L.P.的起源,
原來是1970年代,約翰.葛瑞德(John Grinder)與理查.班德勒(Richard Bandler)兩位「非科班」出身的傢伙(稱現代的大師為「傢伙」感覺很怪,但心情倒也很爽!),結合了Grinder身為語言學家,以及 Bandler 身為電腦程式設計師的專長,發現心理臨床應用上實用的應用技巧,即使如他們兩個非科班出身,也可以藉由模仿精神醫師的作法,對患者達到一定程度的作用,在經過幾年的整理,終於初始有了一個有系統的操作方法。這也是了解人與改變人的三個途徑:神經生理的「知覺」、溝通表裡意識的「語言」,以及將人類行為固定模式程序化的「策略步驟」。

在親自模仿(或是也可以稱作另一種「學習」)當代美國四位溝通及心理治療大師:
溝通大師葛瑞利.貝特森(Gregory Bateson)、
現代醫學催眠之父,艾瑞克森催眠法創始人米爾頓.艾瑞克森(Milton Erickson)、
家族治療大師維吉尼亞.薩提爾(Viginia Satir)以及
完形治療創始人弗列茲.珍珠(Feitz Pearls)的過程中,
更充實了N.L.P.的內涵,將四位神人的心法修正發展,最後提煉成現在N.L.P.這滴精粹的蜜。

簡單的說,甚麼是「N.L.P.」?

我會說:
這是一個模仿卓越的技巧心法,透過適當的模仿與策略設計引導,可以快速學習任何事物,調整狀態。

「N.L.P.」可以應用的範圍包山包海,
從節食減肥,到改變個人歷史、前世今生解碼⋯⋯

事實上,在我的閱讀與學習中,也有其他方法可以達到類似的調整效果,
但,「N.L.P.」最不一樣的地方,首在於對於每個個體獨特差異性的尊重,
其次在於它構築在一套「基本假設」之上。

必須承認,這套「基本假設」在我從事身心靈工作或溝通時,幫助並提醒我尊重當事人的「個人感覺」,而非以我個人主觀意識經驗套用在對方身上,效果斐然!

「N.L.P.」之「基本假設前提」:

  1. 每個人的行為背後都有他的正向意圖。
  2. 地圖並非實地。
  3. 生命與心智系統是具有系統性的。
  4. 沒有失敗,只有回饋。
  5. 有用比真實更重要。
  6. 每個人都擁有他所需要的資源。
  7. 任何人可以做任何事。
  8. 彈性就是影響力。
  9. 愈小的工作愈好處理。
  10. 溝通是多管齊下的。
  11. 有選擇比沒選擇好。
  12. 任何人都可以活的完美無缺。
  13. 任何行為在某種狀況下都是有用的。
  14. 得到的反應就是溝通的意義。
  15. 行不通就改變。
  16. 彈性就是影響力。

在這些「基本假設」前提之下,事實上不只於身心靈工作領域,在對於各方面諸如行銷、業務、學習……等各個方面都更容易放下所謂「我執」的僵硬角度,能在自我原則的方向中,更有彈性地去應對各種不同的想法與問題。所以,儘管在基礎的部分與架構我學習了不少新的技巧與觀點,但,「基本假設」卻帶給我莫大的幫助。

另外,在我們常常會問道聽到的一個問題:

「如何成功?」

N.L.P.提供了一個「必然成功公式」,
這在人際溝通與目標設定上也有其幫助!所謂的「必然成功公式」,包含了以下三項:

  1. 結果(Outcome):
    先設定了你要的結果,自然可以找到達成結果的技巧或方法。就像我們總要先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才能決定交通工具的形式,是一樣的道理。
  2. 敏銳度(Acuity):
    如實觀照,全盤考慮一下這個結果的影響。
  3. 彈性(Flexibility):
    視狀況選擇可使用的工具。
中國人常說:「天時地利人和」,N.L.P.的「必然成功公式」也是符合此理的執行祕法呢!

由於我是先學了催眠後,再進行N.L.P.的學習,常有人問我:「催眠」和「N.L.P.」哪個比較好用?或哪個比較容易學習?

可以分為兩個層次來說明:「應用層次」與「學習層次」。

在「應用層次」上,對我而言兩者或有差異,卻又異中求同:傳統催眠有時著眼於問題發生的「源頭」,N.L.P.重心在「結果」的設定;傳統催眠有時過程較長,N.L.P.有時速度較快。但以我來說,兩者不甚有太大的差別,在應用上交互使用的狀況很多,或已無痕跡地混在一起,成為另一杯全新口味後勁十足的調酒。或許在前世回溯上我也會使用milton model 來緩緩引導對象進入他的潛意識世界,在催眠過程走他的時間線;但有時也會走時間線中,使用頓然中斷法讓當事人快速開啟他潛意識的大門,端看當下對象的狀態,這又與N.L.P.尊重個體差異的觀點不謀而合。

在「學習層次」上,N.L.P.需要更精細地去分辨當事人目前的狀態,並選擇相對應的工具來符合當事人的需要;對我來說,這是挑戰,卻也是樂趣所在。當事人的五官氣色,呼吸深淺,肢體顫動,一切變化都在自己的觀察下慢慢呈現。高中時的生態觀察轉而成為人類心理生理觀察,似乎也相差彷彿。

但不可諱言的是,N.L.P.的觀察技巧在進行催眠工作的過程中,提供了不少工具與協助,如實觀照當事人當下狀態與需求;或許,這也是一個自我療癒的過程,提醒著自己在某些時候,必須要適度解離,同樣地如實觀照自己的狀態與需求,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