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Meta-Program之「設定目標」與「設定結果」

pexels-photo-226568.jpeg

在最近的一個男性朋友來找我隨便聊聊他的問題。

(以山姆的定義,只要非收費case,就「隨便」聊聊,想到什麼就提些什麼囉)

以他的敘述,本來是一個內向退縮的人,

後來經過某些學習,以開放的態度不斷強迫自己改變,

成為一個感覺起來蠻積極向前的人。

讓他困擾的是,在對應兩性關係時,

這位朋友可以在網路上熟練各種話術或是技巧,

可是實際邀約見面,卻總是功虧一簣。

「實際上的你與網路上的你好像不是同一個人!」

這是普遍上女性對這位朋友的回饋。

 

這位朋友蠻帥,也很聰明,為了要「追女」,他努力收集好多笑話與橋段,也都會進行各種問題的演練。

為什麼還是會有這樣的結果呢?

或許可以想想:

當我們學習或模仿了許多技巧招式,把自己包裝程某個樣貌的人的時候。

我們的內在是否也如實地相信了這件事情?

有時我們上了很多課,學了很多東西,

有點像是給一個女生化了個蠻漂亮時尚的妝,可是夜闌人靜的時候,有沒有勇氣看看鏡中卸了妝的自己?

內外拉扯交戰時,即便絕世高手也是束手自縛。

換個角度,再從NLP的「後設程式」(meta-program)來探討一下。

「你怎麼做出選擇做現在正在做什麼的事呢?」

 這是一個對釐清當事人性格蠻有幫助的一個問題。 

當事人回答問題時的語言細節,會透露出它是屬於哪一個類型。

 

如果當事人講的東西不夠清楚,可以將這個開放式的問題,更改成封閉式的問題,來幫助自己或當事人去了解。

最常用的是:

  • 今天早上起床時:

A. 先盤算今天可以做什麼事。

B. 先想到今天不要做什麼事。

  • 想到現在的工作:

A. 想像到完成後,很有成就感!

B. 想像到過程中遭遇許多問題。

  • 有個考驗在生活中出現:

A. 這是個機會,做了再說。

B. 覺得很多問題會冒出來,要避免嚐試。

 

如果當事人選的A選項比較多,或許可以定義出他是「目標趨前型」。

如果當事人選的B選項比較多,可能他是屬於「問題避離型」。

這沒有優勝劣敗的差別,就只是單純的一個存在狀態。

當開始訂定目標時,人們會出現兩種不同的取向:

有人會被目標達成後的成果所吸引,

有人會發現將會遇到的困境與問題。

 

在NLP發展初期,就發現人們除了這兩種動機取向,還有許許多多的行為模式。

將這些模式整理出來,成為「後設模式」的基礎。

只是,人性總是走在發現之前,我們的老祖宗早就懂得利用這些分類特徵了。

像是「人相學」以及其他許許多多的命理學或技術,也是將人分類,進而處理人際關係衍生的各種問題。

如果再將這些模式放到企業老闆身上時,就會發現:

幾乎所有的老闆年輕創業時,都是「目標趨前者」。

他們設定目標,同時想方設法達成自己設定的目標。

他們不怕風險,因為看到藏在風險後的誘人成果。

可是,如果衝得太快,跑得太慢,都會讓人尚未品嘗成功,就會懷抱著夢想倒下。

老闆們會怎麼做來應對這個問題?

這時多半可以聘請一些害怕風險的「問題避離者」來工作。

問題避離者的另一個特徵,是他們也很容易被問題所吸引。

當「問題」與「成果」放在一起時,問題避離者總是看到問題而非成果。

老闆聘請這些人來為他看到問題,並解決問題。

老闆總是看到成果的吸引,而對問題幾乎視而不見;如果沒有問題避離者的協助,他可能很快就會抱著理想倒下,鬱鬱而終。

 

但是,老闆們很快就發現,
他請來的問題避離者常常讓他深陷在問題中;問題避離者太容易被問題吸引了。

甚至,在還沒有開始工作前,已經想到很多天馬行空而現實裡幾乎不會發生的問題。

不管怎麼激勵問題避離者:「當我們一起達成目標時,成果會有多美好!」

問題避離者丁不進去,他們的世界還是充滿了擾人的問題!

 

最後,
老闆終於想到如何來使他們開始工作:他讓這些避免問題者面對更大的問題與困境。

問題避離者就會開始動起來了。

最常說的話可能是:

「公司如果不能度過這個問題,明年大家只能吃自己了。」

「這個問題能不能解決,關係到你的團隊的未來。」

「如果你不能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只好請你走路,另請高明。」⋯⋯

當問題被解決,成果利益的分配常常是被目標趨前者拿走了。

主動設定目標的目標趨前者,常常是社會的支配者。

而問題避離者,就算達成目標,也不會有「得到成就感」的快樂。

因為「問題」,是處理不完的。

這是世俗眼光的角度,

也是為什麼坊間這千奇百怪的激勵課程,可以收得貴貴的,活得好好的原因。 

目標趨前的人,總會是贏家嗎?

其實也不然。

某些領域的工作,問題避離者有天生的優勢,像是:諮商與輔導工作。

在這類工作中,目標趨前者總是受到成果與快速達成的誘惑,很容易急功近利,導致看不清來訪者真正的問題。

或者,看清來訪者的問題,卻不能顧慮來訪者現階段的狀態而強行揭露,迫使來訪者的另一個傷害。

問題避離者的迂迴與小心,剛好成為現今功利社會的缺失,成為一種極具競爭力的優點。

 

在NLP的觀點中,

認為沒有不好的特質,只有不夠寬廣與彈性的選擇。

就現實生活中,

沒有人在人生的每個面向中,是單一的「目標趨前」或是「問題避離」啊。

想像一下:

老闆應該不會回家以後,用更大的問題強迫家庭成員乖乖聽話。如果他這樣做,一個悲劇家庭就會等著他。

而問題避離者在面對人生問題,例如:建立家庭這個議題。幾經修正後,還是會設定一個目標,完成生命延續成家立業的生命課題。

 

為了讓大家過得更幸福,NLP建立了一個模式,幫助問題避離者設定目標,也幫助目標趨前者看見問題所在。

這套模式叫「結果設定」。

 

為什麼是設定「結果」,而不是設定「目標」?

因為「目標」相對是在遠處的、不具體的、還沒有實現的。

而「結果」,是現在便能就近創造出來的、能看到、聽到、感覺到、聞到、嚐到的五感感官經驗。

這可以激勵人產生一個驅動力,讓人朝那個「想要的結果」更努力。

NLP的另一個基本假設前提:「愈小的事情,愈容易做到。」

每一個「結果」,也會是我們朝向「目標」前進的具體佐證,讓我們確實感受到自己是向著那個目標方向前進,擁有那個踏實的安全感。

或許,我們也可以用SMART來確認自己是不是設定好自己現階段所要的結果:

  • 明確具體(specific)、
  • 有意義(meaningful)、
  • 可達到的(achievable)、
  • 和自己切身相關(relevant)、
  • 可預期完成的(timely)。

這是以NLP來分析目標趨前者內在神經系統的流程。

當一個人使用這樣的方式思考,就能學會目標趨前者的內在策略,換句話說,就能擁有另一個相反的能力,讓人有選擇不同策略的方法。

 

「設定結果」有點複雜,而且過程需要亦步亦趨。

為什麼要如此?

因為這樣才能透過程式化的步驟,

隨時修正任何一個環節中,目標趨前者對問題的視而不見,同時也修正問題避離者專注問題而無視目標的缺陷。

 

一個簡單的「設定結果」步驟可能是像這樣的:

Step 1.  想像實現理想狀態的自己,以及與周遭親朋好友及同儕間的關係。

  • A: 你所期望的是什麼?請以正向且具體的方式描述出來。

(「正向」是指使用「正向敘述」而不是「否定句」,「具體」是指「清楚明確」的人事時地物與數據)

  • B: 之前所指稱的,是「自己可控制」的嗎?

ps’: 「自己可控制」的意思:我要某個女生愛我。這不是我可以控制的,因為有主控權的人不是「我」這個人。但是,我們可以把這個目標轉換成:「我可以做些什麼,好幫助這個女生愛我?」

  • C: 當理想實現時,我會看到什麼?聽到什麼?感受到什麼?
  • D: 實現理想時,我看起來像什麼樣子?會如何影響周遭的人?我喜歡嗎?我生命的重要他人(例如家人)會喜歡嗎?

Step 2.  釐清與確認「理想狀態」與「現狀」間的距離。

  • E: 現狀是什麼?
  • F: 維持現狀的好處是什麼?
  • G: 我如何維持現在的好處,而提升到「理想狀態」?
  • H: 邀請身體裡,負責「創意的部分」來想出辦法。

Step 3.  確認實現理想的過程與風險。

  • I: 我要怎麼得到我所需要的資源?(從個人到社會的資源)
  • J: 我要怎麼善用我已經擁有的資源(在〔I〕中整理得出的資源)來達成我所想要的結果?
  • K: 現在,在我完成計畫後,我要做些什麼,來開始行動達成夢想?

回到那個來找我朋友的身上:

他能具體想像積極向上的樣子嗎?

他能感受自己積極向上的感覺嗎?

他能知道自己積極向上的好處嗎?

可以如實觀照,

雖然會有點痛,

我相信他有能力做得到,並成為他想成為的人。

或許,

有時真正的改變在於內外認知真正的自己後,

所有的技術才會如自己所期望的發揮作用,協助改變。

 

NLP:達成目標的重要元素-情緒

 

man-person-people-emotions.jpg

K苦著臉前來。

「小山,我的業績目標一直沒法達成,除了滿頭包,也已經滿背刀了!

再這樣下去,我應該會被老闆砍掉了吧⋯⋯」

看著K臉上的「苦」字,

我湊近身:

「我覺得我認識的你,十分誠懇又努力,

看到你這樣,就讓我想到,以前那個頂著太陽拖著皮箱掃街拜訪寵物通路的我;

形形色色的客戶都有,所以我大概知道你的感受是怎樣的⋯⋯」

K的「苦字」鬆開了皺眉,笑了一下。

「我可以跟你說一個故事嗎?」

「什麼故事?」K好奇地問道。

「在講故事前,我先問一下:你們公司或是你自己,每月或每季都會設定營業額或成長目標嗎?」

「當然啊,不然老闆拿什麼釘我?!」K睜大眼睛回答道。

「是啊,很多老闆或業務都會設定一個數字,還作為某段時間內的目標。K,你有沒有想過,一個怎樣的你,是可以達成那個目標的?

這個問題,你可以慢慢想。我現在要跟你說一個故事。」

我調整一下姿勢,喝口水。

「有個蠻厲害的傢伙,叫『安東尼・羅賓』,他原本酗酒成性,甚至差點成了流浪漢,

可是某個契機下,他後來學了NLP,由內而外發生了一些改變,現在是世界聞名的成功激勵大師。」

「在有次的演講上,他說:『十年前,我寫下了自己人生中想得到的東西、想體驗的事物、想學會的技能、想接觸的客戶、公司規模、想擁有怎樣的朋友⋯⋯

這些各式各樣的目標。現在回過頭看看這些目標,各位覺得,現在的我是否實現了呢?」

我看看K:「你覺得一個現在世界聞名、日進斗金、已經被叫做大師的人,他的目標由沒有實現呢?」

「當然有實現啊!不然怎麼變成功大師的?!」K不假思索叫道。

我繼續說:「你這樣想也是正常的,我想,當初會場裡大部份人應該都是這樣想。

他老兄揮揮手上的清單:『沒有,我並沒有實現當時寫下的每個目標。但是,幫助我現在成就的目標,可是比當是我寫下的目標更遠大呢!』

你想知道,那個祕訣在哪嗎?」

K猛點頭。

「那就是,每一天都『持之以恆』地去改善生活中的某個事物,某個環節。」

K像洩了氣的氣球:「老生常談,這大家都知道啊!」

拍拍K的肩膀:「還沒完哪!你知道要怎麼『持之以恆』嗎?」

「不就是努力不怕苦嗎?早就會背了!」K不耐地說。

「嘿嘿,『逼逼!』不是的!還有別的答案嗎?」

「不努力,不怕苦,怎麼持之以恆?」

「安東尼・羅賓的答案是『情緒』,

當你帶著開心的情緒,『持之以恆』自然輕鬆做到。

當你想和一個異性在一起時,每天見面溫馨情你會覺得煩嗎?

當你喜歡玩網路遊戲時,每天重複地練功打怪收集寶物,你會覺得煩嗎?

一想到就痛就煩的事情,怎麼會有動力去做呢?對吧!?

當你找到,目標所能帶給你情緒上的好處時,自然會朝著那個目標前進,

一點一點地改變自己,成為那個與目標相匹配的自己,

這時候,

努力,卻不費力。」

「那公司設定目標,跟我有什麼鬼關係?」K還是有點問號在臉上。

「那個『目標』對你的意義是什麼?」我反問著。

「⋯⋯不就是一個檢核標準嗎?」K勉強擠出一個答案。

「怎樣的『檢核標準』呢?」沒有這麼輕鬆放過K。

「當然檢核我有沒有『做到』目標內規定的標準啊!」K大聲回著。

「太棒了!一個能達成公司目標的你,可能與現在的你不太一樣,蠻好奇,那是一個怎樣的你啊?

有沒有這個可能:對你而言,即便是公司的『目標設定』,可能不僅是數字,而是協助你朝向那個更棒的自己前進的『路標』呢?

你會怎麼『定義』這個業績數字對你的意義啊?」

K愣住了。

「再告訴你一個小故事。以前我學空手道時,曾試著劈木板,打得我手好痛,木板還是很頑固地紋風不動;

後來一個小女孩成功了,我問她怎麼做到的,她說:『我只是想著把手伸到木板的另一邊而已。』」

K的眼睛亮了一下:「只是伸出手,木板就劈開了?」

「有些問題,好像在眼前,其實是在腦子裡、更後面的地方。

營業額、業績是公司的要求,

而你絕對有選擇,將它定義作為成就那個,未來想要成為怎樣優秀的『你』的踏板!

做到了這些,你會獲得什麼,幫助你成為未來那個優秀的自己呢?」

「雖然我搞不清楚你做了什麼,但是我覺得好像有些什麼東西在身體裡面啟動了!我要快去重新擬定我的週計劃,先不聊了,下次請你吃飯!」

看著K急急忙忙離去但重燃活力的背影,覺得還蠻開心的!

 

NLP 24秒超快速激勵法

pexels-photo-690598.jpeg
進行個別信念鬆綁工作坊後,
夥伴說到「順流致富」。
「順流致富」是先了解你的本性與天賦後,順應自己的天性來進行規劃發展。
我想,
應該大部分的事情都該這麼做吧?!
當找到自己的天賦與熱情所在,生命智慧會引領我們朝向那個對我們的生命都好的方向前進。
或許,我們還在迷茫中遊蕩,但我們利用 NLP還是可以有效地激勵自己,讓這一週有個好的開始!
我們可以玩一個「在短時間內激勵自己,朝目標前進」的小方法。
Step 1. 找出自己想要的目標。
Step 2. 移動你的頭向下,眼球再移往左下方,並在內心問自己:「如果我已經達到了我的目標,那我看起來會怎樣?」
Step 3. 移動你的頭,朝上並將眼球移到右上方,去看到或擘畫出自己已經完成目標的模樣,就像是看到你自己在一個螢幕上。
Step 4. 讓這個影像更大、更近、更亮和更多的鮮明⋯⋯直到你對這影像有很強的感覺。
Step 5. 移動你的頭往下且眼球移到右下方,並且同時踏步進入那影像裡,成為影像中的自己,感覺當你真的達成目標的感覺。
這其實是「化失敗為回饋」的延伸應用。
當感覺很強烈時,可以握拳、深呼吸等等動作,在未來需要激勵自己時,也做同樣的動作。
這是NLP的「心錨」。
當你走入影像中時,讓一切的感覺變得很真實,也包括會有那場景的影像環繞著你。聽到那周遭會有的聲音,聞到那裡會有的氣息⋯⋯
這是NLP的「融入」。
本技巧是NLP trainer Ken Ward 提供的方法,原文標題是:
”How to motivate yourself and fix on your goal within 24 seconds!“
「24秒激勵你達成目標!」
看看這個技巧能有多快多有效吧!
This and similar short article may be freely copied and distributed.
The message must be included:
Copyright(C) 1198 Ken Ward, All Rights Reserved.

NLP:繞路而行,未嘗不可

pexels-photo-956964.jpeg

這兩天有位夥伴在山姆忙著書籍排版之際來找山姆。
「Sam,我知道將學習付諸行動很重要,只是在行動前,總會覺得有些害怕不舒服,然後就放著了,能不能給些建議?」

山姆一邊放下手邊的工作,一邊饒富興味地問著這位夥伴:
「醬子呀,覺得有些害怕不舒服是嗎⋯⋯如果真的是『害怕』,它是最先出現在你身體的什麼地方呢?」

「喉嚨吧⋯⋯?!」

「如果他有要提醒你,可以讓生命變得更好的存在,那會是什麼呢?」

「不行,這太可怕了,我沒法去接觸它!」

「碰都不能碰?」

「嗯!」

「這樣呀⋯⋯」山姆換個姿勢,靠近這位夥伴:

「那我有點好奇,又是哪個地方為了你好,擋著你不讓你觸碰喉嚨那個位置呢?」

「⋯⋯胸口吧?!」

「他想說些什麼?」

「如果觸碰了,有可能會不安全,因為改變會發生,我就不是現在這樣了⋯⋯」

夥伴皺著眉頭說。

「那做些什麼可以既滿足了這個安全,又可以讓改變去發生一點點呢?」山姆微笑問著。

「⋯⋯如果跟我老婆說出來,也許就會好點。」

「喔!太棒了,可以多說一點嗎?⋯⋯」

⋯⋯⋯⋯⋯⋯

經過一次蠻有趣的聊天過程,這位夥伴做到些鬆動,發生了點改變。

做過「目標設定」的夥伴都知道,
從現況到所欲狀態之間,
存在著資源與阻礙。

資源幫你一把,阻礙絆你一腳。
只是孰是孰非,真的得好好去釐清才行。

有時要處理的目標阻礙前面還有些阻礙,
幫著我們想要處理的目標阻礙守門看護。

這時要做的,
比起翻牆去直接找目標阻礙攔轎告官,
與守門警衛打好關係,
再光明正大地走進去喝茶聊天,
似乎更有效率些。

這是前提假設,也是框中框,更是策略的一種應用。

這是NLP的基礎,
也是決定是否能靈活使用NLP的起始觀點之一。

感謝大高手阿德哥哥大師兄,
在用餐之際惠賜我一個新的觀點,
現學現賣,效果真是卓越^^

7月上旬,
山姆將要開啟2017年第二梯次的專業執行師國際授證連續課程,
歡迎有興趣的夥伴,
一起來探索大腦的運作,優化策略的產出,成為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