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吃好喝好憂鬱變好

asparagus-steak-veal-steak-veal-361184.jpeg

NLP有很大的部分,
是在「知覺」上下功夫,
協助重新解構我們的內在世界地圖,成為更好的自己。

而「知覺」這檔子事,在肉體上需要「神經」以及「神經傳導物質」的合作,好好運作。

像憂鬱症,
雖然統計上藥物有效率約只為三成,治癒率約為兩成。
只是,如果醫界賴以評斷的DSM系統沒有評斷到你的生活細節呢?

你知道,營養不良也會造成憂鬱症狀嗎?

現代人的營養不良其實比你想的更嚴重,因為太過偏於某些種類的食物,而沒有均衡攝取。

但如果是因為營養不良因素所引起的,
其實調整好自身營養攝取,配合精神認知相關療法,治癒率卻又可以拉升,真是一點有點微妙的事⋯⋯(不過美國藥廠的游說與行銷的力量是很強大的,這裡就抖抖不多說了)

營養上缺鐵、缺胺基酸,
都蠻容易會陷入憂鬱情緒的。

如果你覺得有點憂鬱,
同時還有下列症狀,或許該去檢查自己是不是缺鐵了:
1. 時常皮膚粗糙。有口內炎等皮膚問題。
2. 不好入睡,醒過來就睡不著了。
3. 皮膚經常長斑。
4. 站起來會頭暈目眩。
5. 肌力不好,上下樓梯、搬運物品會吃力。
6. 傍晚到晚上會很疲勞無力。
7. 女性的月經量很大。

這時就要大量補充鐵質的食物。

而缺氨基酸也會造成憂鬱症狀。
為什麼呢?

血清素不足會有情緒低落憂鬱的症狀。
褪黑激素不足會引發失眠。
多巴胺不足則會有氣無力意欲消退。
正腎上腺素不足則會焦慮活動力降低。

而這些,都是很重要的神經傳導物質,可以藉由補充動物性蛋白質以及輔酶的方式來讓胺基酸恢復到基準值。

動物性蛋白質?
難道大豆之類的植物性蛋白質就不行嗎?

針對憂鬱症狀,
你要的是胺基酸,蛋白質只是胺基酸的乘載物。

不同的蛋白質,所含的胺基酸均衡度是不同的。
同樣吃六十克的豬肉與豆子,
你所吸收進去的必需胺基酸,豆子還不如豬肉的一半。
這也是為什麼自然界的演化中,草食動物的食量一定要比肉食動物來得大的因素之一。(同時還得搭配許多輔酶)

另外,加熱也會使胺基酸的吸收降低。

要降低憂鬱,除了吃藥,當然也可以天然些。
吃些富含鐵質與蛋白質的里脊肉或是霜降牛肉。

雞胸肉雖然是良好吸收的蛋白質來源,但是鐵質、菸鹼酸、維生素B6 等必需營養素又不太夠,還是無法穩定大腦與情緒。

如果再搭配「反轉焦慮」、「自律訓練」、「恐懼快速處理法」之類的NLP技巧,在實務上對於憂鬱的緩解與降低都是有幫助的喔!

所有的技術,都是輔助與催化,
更重要的是,請相信你自身無窮的能力。
有健康的身體,
相信就能更輕鬆得到對你我而言完美無缺的人生。

NLP:表面的,新身份參上!!@ 2014

pexels-photo-269923.jpeg

走在NLP的歷程上,比起催眠的學習歷程,相對是比較漫長的。

從陳適心老師與小馬老師雙搭檔,王輔天神父系統的「基礎裝備」開始,

走過「知覺」、「語言與信念」、「統整與改觀」、「策略大發現」、「知覺進階」、「語言與信念進階」、「策略進階」,

中間每個部分的開課過程,與後來的學習經過比較起來,顯得也曲折許多。

或許就是這樣,在專業執行師的知識觀點,有些蠻可能沁入身體而不自知。

let-s-start-29574630

之後希望繼續在NLP這條路上獲取更多的養分,感謝催眠啓蒙,廖云釩老師的推薦,與好友周默的引薦,

讓高階執行師 (Master Practitioner) 的學習,得以跟隨張宜芬老師,在NLPU,也是第三代NLP系統下,延續下去。

高階執行師,這是另一段旅途,除了將觀點有彈性地容納進自己狹窄的視野外,

也更將「身體語彙」的部分,融入到每個技法之中,確確實實地將「知識化為自己的血肉」。

原本有一個困難點:「如何將太極拳的學習,加入NLP的觀點與技巧,讓這個有價值的寶物,更昇華閃耀光芒?」

在這樣的過程中,看到了一個小小的開始。

儘管小小的,對我而言卻是大大的喜悅!!

indigo-passion

走到今天,也完成了另一階段的學習。

雖然「完成」,實際上是另一個更深入、深化學習的開始。

對照許多學習與觀點,或許現在,比較有自信能以NLP的觀點來分析、拆解、再整合成能以NLP形態呈現的學習策略。

說升級也好,進階也罷,

在個人的感覺中,更像是「身心一致」時的自然引發。

多了一個頭銜,沒有沾沾自喜,

卻提醒著自己:

「更謙虛,更趨前,更彈性。

清楚自己有些什麼,要些什麼,

就可以選擇成為那鏡中的人,也可以不成為那鏡中的人。

每個選擇,都有機會為自己帶些寶物回來。」

「你好,我是NLP訓練師( NLP Trainer),王山姆,山姆王!!」

請多指教

N.L.P.應用心得:知覺與經驗之咻模式

pexels-photo-433267.jpeg

我們常常都會有所謂「卡住」的時候:一份工作產生了疲憊感、對於自己的狀態發生了無自信的狀態、產生焦慮、睡不著、想戒除某種習慣卻總是無法達成……
在N.L.P.的技巧中,我很喜歡使用的一個技巧是「咻模式」的應用,有時候在催眠,有時利用玩遊戲的方式,也都可以協助當事人產生某種改變,進而達到他們所需要的理想狀態。


在一次的陪伴之中,有一位就讀國中三年級的女生小朋友阿壞,碰巧寵物兔遇到寒流,往生了。

我提議為寵物兔辦一場告別式。

初遇到親密生命消逝的課題,顯然不比往常愛說話,手中拿著為寵物兔權充為棺木的禮品盒,落寞許多;同儕也只能儘量維持日常嬉笑怒罵的狀況,希望不要觸碰到阿壞的痛處,卻又不知如何安慰起。

在校園尋覓好一塊「福地」,與另一名老師挖掘好「墓穴」後,擦去手上的泥土,整理好身上衣物的整潔,拿過ㄚ邁手上的「棺木」,打開盒蓋請阿壞看著這個已無靈魂的肉體,謝謝牠過去陪伴的日子,祝福牠接下來的生命旅程順利,同時承諾自己會尊重自己的生命,好好度過自己接下來的生活;然後將「棺木」放入墓穴,獻花,掩埋,完成生命禮儀的程序。

看著仍悶悶不樂的阿壞,得到他的允許我坐到他的身邊,聊聊一些五四三。

「誒,阿壞今天你有沒有照鏡子?」我問。
「有⋯⋯啊⋯⋯」一個有氣無力地回答。
「那你知道你今天的頭髮是甚麼顏色的嗎?」
「不就是跟平常一樣?黑色的咩!」
「真的嗎?髮尾明明就是紅色的!」我遞過去一個鏡子給ㄚ邁看看。
「真的耶!我怎麼都沒注意到!?」
「好,請你幫我一個忙:你知道我眼睛不是很好,幫我看看今天的你的頭髮⋯⋯髮型⋯⋯眼睛⋯⋯臉啊⋯⋯氣色⋯⋯姿勢⋯⋯精神⋯⋯看起來怎麼樣?」

隨著我一個部位接一個部位的詢問,本來這個沒啥精神的國中女生像是第一次看到自己一樣,開始很認真地回答我的問題。

「好,請你再看一下前面:如果剛剛你講的現在的你的樣子就在前面」

我的手一邊比畫著
「它有多大?亮嗎?在前面的哪個位置?」

阿壞也一一回答著。

「嗯⋯⋯好啊,看著這個現在的你的樣子,有甚麼感覺?」
「不是很開心!」ㄚ邁皺著眉回答著。
「好,如果將這個樣子變亮一點、變大一點⋯⋯對⋯⋯這個阿壞現在看起來的感覺怎樣呀?」
「比較好一點,沒有剛剛的ㄚ雜(鬱悶)」眉頭稍稍紓解的阿壞如是說。
「不錯嘛,觀察力還不是普通仔細,下次去賞鳥就要靠你了!等下的營養午餐是吃甚麼東西?現在有點餓了說⋯⋯」

「好像有炒飯、蘿蔔湯、青菜甚麼的⋯⋯」阿壞想了想,回答我的問題。

「好啊,那我再請你幫我一個忙,一邊掐著你的右手拇指食指,一邊想想:你覺得一個很棒的阿壞會是什麼樣子的?看起來怎樣?說話的聲音怎樣?會用什麼姿勢在你面前呢?」

「嗯⋯⋯有錢,有工作,穿漂亮衣服⋯⋯」這個國三女生很認真的想像著。

「嗯,很好呀,你喜歡剛剛說的很棒樣子嗎?」觀察著阿壞,我問道。

「嗯!」這個亮眼的小女生肯定地點了頭。

「好呀,請你先把這個『很棒的你』用你的方式變小、變暗,對,把它先放在你想放的角落位置;好,再把剛剛那個變亮、變大的『現在的你』放在另一邊,對!好,你可以不必上眼睛,也可以閉上眼睛,想怎樣就怎樣,但是幫忙一下,在你的腦袋裡或眼前,把他們兩個的位置都放好,『叩乙』嗎?」我裝可愛詢問著。

「好!」阿壞開始應我的要求,睜開眼睛進行著。

「很好,現在我們來玩個小遊戲:當我說『1、2、3,咻!』的時候,以用你的速度盡快將剛剛那兩個『你』的位置對調,但是大的變小,暗的變亮,只有位置大小明亮改變,其他都還是一樣,動作要很快完成,最好是一秒解決,可以嗎?」

在我緩慢的聲調詢問中,阿壞點了點頭。

「好,那來囉!完成了點個頭讓我知道。1、2、3,咻!」

過了兩三秒,ㄚ邁點了頭。

「好,現在讓畫面變空白,我們再來一次,現在要加快了唷!1、2、3,咻!」

過了一秒,ㄚ邁點了頭。

「好,我們再來幾次,現在要更快!

1、2、3,咻!
1、2、3,咻!
1、2、3,咻!
咻!咻!咻!咻!⋯⋯」

阿壞像是失了神,好不容易才點了頭。

「很好,阿壞你自己再做三次看看」

過了一會兒,阿壞點了頭。

「好ㄚ,現在你看到那個樣子是甚麼?有甚麼感覺」
「很奇怪,那個『現在的我』不見了,『很棒的我』還在,心裡好像覺得……想笑,怪怪的!!」阿壞一臉疑惑,但相對明亮的臉龐如此述說著。

「不錯嘛,現在感覺還不錯喔?」

阿壞點點頭,笑了起來。

整個過程估計花了二十分鐘,雖然有些粗略,在當下卻是十分有用。

佐以「心錨」的輔助,結束時請阿壞在覺得心情開心時,同樣掐著右手拇指食指去感覺;如果覺得悶悶的、有些難過時,對著鏡子,以右手對自己比個「OK」的手勢,同時對自己說自己是OK的。

「咻模式」的應用彈性而廣泛,在不是有太多時間、不需使用到「恐懼快速處理大法」的狀況下,我甚至會在塔羅牌占卜的過程中就用上它,感覺真的很不錯!

N.L.P.心得:知覺角度-經驗的組成元素

pexels-photo-697662.jpeg

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

看著鏡中的自己,試穿著本季流行,有著亮眼舒服色彩的服飾,你有甚麼感覺?甚麼心情?

吃著桌上的大餐,咀嚼著新鮮熱辣,有著辛香滋味口感的美食,你有甚麼感覺?甚麼心情?


是的!

我們現在都知道,「知覺感官」在心理上對我們的影響是多麼地巨大!同樣地,N.L.P.的應用上,「知覺」也是一項十分重要的基礎。

在我們回想某個往事的經驗時,常常會回到在那個時候自己的感覺:「看到了甚麼?」、「聽到了甚麼?」、「感覺到了甚麼?」,甚至是「嚐到了甚麼?」或是「嗅到了甚麼?」

當我們融入自我「V.A.K.O.G.」的身體性感覺時,便會組合成我們對於一件事物獨一無二的個人體驗與想法,這同時也是我們構築目前自己身處的「世界」的基本元素。

舉例來說:我們現在的網路用語常常會用「驚!!」來表達當下的感覺;
但是,有的人坐雲霄飛車的個人感覺是「具速度感驚險刺激,爽極了!」,
也有些朋友坐雲霄飛車的個人感覺是「驚嚇到甚麼也感覺不到」。

同樣的一件事情,我們在這個「驚!!」之後,接的是「奇」字,還是「嚇」字,
似乎就給了大家產生不同情緒感覺的空間,是不?

也就是說,在開始的「驚」的感覺所引發出來的情緒,有可能會因為我們每個人看待事情的角度不同、感覺不同所產生出來不同的結果。

如果要問我,我們在「知覺」層次的學習是甚麼?

我大概會回答:「學習如何在適當的時候進行「融入」(Associate)或「解離」(Dissociate)的動作。」

N.L.P.是種調整主觀心理狀態的智慧技巧。

在N.L.P.的領域之中,我們會將經驗事件中感覺加以分析,幫助我們了解人類在經歷某個好或不好的事件時,是如何將該事件以其獨特的感官管道次序,告知他的大腦當下的狀況。為什麼要這麼麻煩,了解這些感官管道的組成次序呢?簡單地說,也就是找出適當的時機進行相關的插入「融入」或「解離」動作,藉由當事人的主觀感覺,調整這個人對於該事件的感覺想法做法。

當我們「融入」事件重回當下,再次體驗當時的感覺時,會更仔細找出當時自己的感覺與問題;輔助以「解離」動作,以第三者客觀的角度檢視當時的自己與整體的狀況,我們也就可以更迅速地從自身的經驗中找到相對應可作用的「資源」。

甚麼是「資源」?

在N.L.P.的基本假設中,有一項是「每個人都擁有他所需要的資源」。

在個人的課程中,我也很喜歡提出來和學員夥伴們交流一下想法:「甚麼是資源?」

有趣的是,大部分人認為的「資源」很多是正向層次的事物或特質;而且求諸於外者在很多時候都遠多於自身所擁有的。例如:「金錢」啦、「人脈」啦、「專業輔導」啦……,少有人會說到「個性」、「習慣」、「態度」、「特質」……等較屬於「個人本身」具備的條件。

《六祖壇經》有云:「何期自性本自俱足。」

佛法無需外求,人人皆而有之;同樣的,N.L.P.的概念也是如此,你所需要的「資源」,包山包海,除了外求者如今錢、人脈、學習……等等之外,如自我的個性、習慣、生活經驗、個人特質等等,也是屬於「資源」之一。若能由外轉內,好好地審視自己所擁有的「資源」,尊重每一個當下的自己,在擁有「掌握自己」的同時,或許也比較容易找到所謂的「solution」來面對問題、處理問題。

在「知覺」的層次中,我們會利用次感元的改變,進行恐懼症的快速處理、改變或建立想要狀態的「咻模式」、回溯過往生命經驗的「時間線」,每個技法不甚相同,但都是建立在我們每個人獨特的知覺感官管道之上。不禁讓人感嘆造物者的神奇:大腦是如此的精細而聰明,卻又如此容易被自我體驗所影響。

想像一下,

如果自己身處暗室,全身蜷曲,你有怎樣的感覺?怎樣的心情?

慢慢地,室內光線漸漸明亮,

隨著明亮度的增加,你也漸漸鬆開,伸展你的肢體⋯⋯

你又有怎樣的感覺?怎樣的心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