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 管好你腦袋的技術

NLP_管好你腦袋的技術

有些朋友會問我:「什麼是NLP?」

過去通常我的回答是:「那是大腦的使用說明書。」
或是「模仿卓越的技術。」

近年也會有人說:「我聽說那是一種邪惡的操控人心術。」

不知道為什麼,
突然想起這些剛開始接觸NLP(正確來說應該是成功學)的東西。

我猜,
沒有學過NLP的人,
或許他們的確難以懂得現在當下所閱讀的內容。

這時該檢討的人是我自己才對吧!?

有位朋友自己定位為「理性科學的信徒」,
將事物的風險以其邏輯放大說明,是他的長項。

有天山姆跟他喝咖啡,
逮到機會就問她說: 「玩個小遊戲:不要想紅色大象、不要想粉紅色大象⋯⋯你現在想到什麼?」

答案當然是粉紅色的大象.

你知道,
你的腦袋整天都會自己跑來跑去,想東想西,
這代表什麼?

這代表你無法控制它。

那些得道的高僧聖人,
花了很多時間打坐入定,
求的也不過是馴服自己的腦袋。

如果我們甚麼都沒做,頭腦就會自己做自己的事。

當你花太多時間在負面思考上,
動心起念,情緒一來,
就會驅動所有的思維,去找辦法解決這些想出來的危機。

同時你的肌肉因此緊繃,
耗掉很多能量在對抗自己上面。

不要想到粉紅色大象的唯一方法,
就是去想別的事物。

例如:綠色的草地,
看著它,感受著它⋯⋯
然後,再玩一次。
「不要想粉紅色的大象、不要想粉紅色的大象⋯⋯現在你想到甚麼?」

「綠色的草地⋯⋯」

憂慮本來是一種內在提醒我們的警告,
可是卻很容易引起所有的注意力去處理它。

在讀心術的課程中,我們會做這樣的練習:
我們想像把一塊又大又寬木板放在地上,
探索者可以輕易在上面走來走去。
但是想像把它放在十樓,就會因為恐懼而難以動彈。

負面思維會吸引所有的注意力,
而當所有的注意力想著一個方向,你就再也想不到其它的可能。

山姆常會做棒式訓練,特別是在挑戰自己的維持時間,
常常會做到一半想要放棄。只要心念一起,
很容易好像所有的tension全部壓在身上,然後失去力氣,選擇放棄⋯⋯

你知道有人在建築中的高樓上工作。
在還沒完工前,工人們必須腳踩在離地幾百公尺的高空中,在鋼骨上,有些地方甚至還在用竹子搭的鷹架上,來建築數十層高度的建築。

他們睡醒後,如果感覺不對,他們就會請假。
因為,他們知道無法對抗自己的念頭。

我相信,沒人想被自己困住。

因此,
你要學會看見自己的負面想法,
它就是你的粉紅色的大象,
如果你想到它,
就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去想點別的!

別讓自己的情緒對抗自己,消耗掉自己寶貴的能量.

想想綠色的草地,
想想你自己要甚麼,可以做些甚麼讓自己得到想要的,
這才是能幫你向前邁出,
這才你應該要做的。

NLP:生活上的碎碎念

pexels-photo-725255.jpeg

無論催眠或NLP,都非常注重「語言」與「信念」這回事。

NLP的基本假設中,有提到一則基本假設「地圖不是實地」;儘管有12-16個基本假設放在那裡,但個人還是覺得,若是「地圖不是實地」闕如時,其他的基本假設可能不會有太大的作用。

也可能是時間到了,最近常有朋友討論到:「你的催眠,好像和傳統催眠不是那麼像,但是差別在哪,有點分不清楚。」

感謝這些朋友,這也提供了我一個思考的機會:「差別,在哪呢?」

回過頭去看看自己在這個領域的浸淫歷程,從催眠,到NLP,乃至於其他領域的涉獵學習,似乎在過程中,從一個自以為優越的主導者,逐漸走到對象身邊,和他們站在同一邊。

「同一邊」,這個很難只靠說說,就可以讓當事人有感同身受的感覺。

這必須理解:

  1. 當事人當下「相信」甚麼?
  2. 當下的「語言」,能不能營造當事人「同一國」的感覺?

想像一個狀況,一個成年朋友,常常來找你抱怨他的伴侶關係。

一個有「有傾聽經驗」的人,多半都會產生以下的假設OS:

  1. 這個人一定需要伴侶的肯定
  2. 這個人應該愛他的伴侶。
  3. 這個人是不是希望得到伴侶的愛?
  4. 這個人到底在幹嘛?問他相關問題都說不知道!

基於大膽的推測:一個成年人,如果只有負面部分存在,例如怨恨、厭惡,其實大可選擇離開,尋求另一段新的關係,不必待在原地,承受那個無助又無奈的痛苦。

但,不是當事人的我們,所想的任何狀況,也不過是「假設」或「猜測」,可能接近事實,也可能相差甚遠!

在我現在的習慣,也許在前輩眼中嗤之以鼻,但我仍習慣這樣做:

雖然還是有「判斷」,允許自己把「判斷」這件事情先放著!透過彼此的對話,慢慢了解「事實」與原先的判斷是接近,亦或是先前只是錯誤的臆測。

在催眠或溝通的過程中,「語言」的模式,正是協助當事人探索自己的世界的工具之一。

而所謂「真實世界」,也許與我們「相信的生活」有明確或模糊的界線存在,雖然當事人在某個時候會認為認為前方貼著「此路不通」的告示牌,也許有可能,那後面正是通往理想狀態的捷徑哪!

陪伴當事人翻山越嶺,如實關照自我的重重假設。

僅此而已,沒有批判建議或勸告。
經過探索、碰撞、擴展,看看這過程中會發生些什麼,造成甚麼改變。

感謝曾讓我陪同探尋內在世界的朋友們,這使我發現:

過程中,引導者的任何勸告批評,對當事人真的不是那麼必要。

「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

生命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

侏儸紀公園的恐龍如此,我們的生命也是一樣!
如果讓溝通掉入包裝著勸告批評的「我對,你錯」的立場爭辯,
蠻容易堅固化原有的問題,也讓當事人開啟「麻煩模式」:

  1. 維持原有狀態,同時產生反抗心理。
  2. 放棄自我,暫時順從。

表面陷入僵局或一時得到了解決,再拉長到未來個人歷史時間線上來觀察, 似乎都沒啥好處。

即便是後者,頂多也就是讓我們操作者的自我感覺蠻良好的。

也有朋友問:「學習催眠或NLP的技巧容易嗎?」

當然容易!

甚至可以說,只要會說話,就會使用!
只是用得好不好的差別。

我的觀察是覺得,這部分取決於使用者的人文素養的深度。

coach_01

大體上,催眠或NLP的使用者,到後期可以分為:
「優越的熱心指導者」,很喜歡教人「怎麼做」;
「對等的謙虛探索者」,很好奇陪人「找方法」。

人,不是神,

有時候很聰明,有時候也會做蠢事⋯⋯

現在的愚蠢,不代表以後永遠不會聰明;
唯有看到自己是「人」的這一面,
全然接受那個自己的「聰明」與「愚蠢」,
才能給自己機會,看到那個標籤後面的真實,
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