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如何面對艱難的感覺並提升自我

close up of padlocks hanging on heart shape
Photo by Pixabay on Pexels.com

人生總會遇到艱難。
遭遇這些艱難,身為人總會冒出一些不太舒服的感覺,讓我們會想要逃避,下意識不去面對。

這沒有什麼,因為對於危險或困難,大腦的生存本能自然會歸類到「戰」或「逃」:

戰,就去處理它;
逃,就會躲避它。

這是很自然的事情。

只是,
我們終究也是得成長,
得放棄幼時穿不下的衣服,換上更合身的新衣,走向屬於自己的未來。

艱難的感覺,有點像是催化你成長的觸媒。
面對並感受那個感覺,你就會有機會蛻變並與新的自我產生緊密的連結。

所以,
很多時候在逃避該面對的問題一段時間後,
在四肢或是關節的地方,常會發生無力、痠痛、腫脹、肌肉莫名僵硬的狀況,畢竟身心是一體的。

山姆經常問朋友們兩個問題:

「對於目前的狀況,你有什麼感覺?」
「有點好奇,你怎麼知道,這個感覺的呢?」

這不是山姆獨創的,是借用前輩,家族治療師,Vinginia Satir ,常用的語句。

用第一句帶朋友回到艱難之前,看到或感受它;
用第二句幫助朋友,釐清自己這個艱難的感覺。

要處理問題,得先看到問題啊!

而第二句尤其重要,
因為它會幫助當事人內在開始收集關於維持這個艱難感覺轉化時間需要的資源。

在NLPU,我們會做這樣的小練習,
來幫助自己或他人,暫時維持艱難的感覺,以搜集並獲得所需要的資源。
步驟是這樣的:
  1. 設定三個區域,分別代表「問題狀態」,「後設狀態」以及「豐富資源狀態」
  2. 進入「問題狀態」位置,找出一個關係情境,在那個情境之下,你會感受到一種難以忍受的困難,從而與自己和他人產生脫節。
    體驗那種感覺並讓你的身體用手勢和動作來表達它。
  3. 向右橫跨一步,離開「問題狀態」位置,
    然後,透過轉身、搖晃手臂和腿等方式,來打破剛剛體驗過的狀態。
  4. 現在,進入到「後設狀態」的位置,去反思你正在經歷的艱難感受:
    你覺得那些艱難的感覺怎樣?
    你怎麼知道自己有這樣的感覺的呢?
    當你感受到它們時,感覺一下,你覺得這些感受和你自己的關係是什麼?
  5. 現在走到第三個位置,進入到「豐富資源狀態」位置,讓自己處於一個資源狀態,在這個狀態中,你會回到中心,態度開放,覺察清醒(其實就是C.O.A.C.H.ing State),並連接到比你大的場域。 擴展一下自己,去看看有什麼資源(例如,信任,接受,好奇心,力量,愛⋯⋯等)可以幫助你更加親和,尊重和有條不紊地去控制艱難感覺? 什麼會幫助你維持你過去所無法忍受的感受?
  6. 將自己所辨識出的資源,用你的方式完全帶入自己身體,與你完全合而為一。 (如果需要,可以通過查找這些資源在過去的參考經驗,並儘可能完全地重新使用它們。)找到表達這個資源並能將其呈現的手勢或動作(身軀語彙)。
  7. 退回到「後設狀態」位置。
    不需要試圖改變任何東西,只需保留先前在較大場域內找到的資源,並與現在身處第二個位置相關的感受,產生回應的感覺就好了。
    創造一個與你選擇的資源相關連的手勢和動作。
    注意到自己對艱難感覺的感知,態度的變化,以及在充滿挑戰的情況下,感受到它們的你是怎樣的狀態。
  8. 現在,回到問題情境的位置。並將你剛剛所認同的資源帶進來。
    不需要試圖改變任何東西,只需保留先前在較大場域內找到的資源,並與現在身處第二個位置相關的感受,產生回應的感覺就好了。
    創造一個與你選擇的資源相關連的手勢和動作。
    感覺一下:
    你現在對那些艱難的感覺有什麼感受呢?
    你暫時維持這些艱難感覺的能力,有產生什麼變化呢?

 

這個練習可以幫助我們,
獲得更多資源,在每一次的艱難時刻蛻變成長!

朋友啊,
祝福你能展現面對艱難後的笑容。
但願你能釋懷每次艱難時的苦痛。

祝福你!

 

NLP:「共振」

water-1245779_960_720

「典範」這件事情,在第三代NLP的範疇裡是蠻重要的。而「典範」的存在,在山姆個人的想法中,或許也有點像是QT(Quantum-Touch),讓自己連結某個具有支持力的部分,尋求對當下而言,更有力的支持。
與QT一樣,「共振」這件事情,在尋求資源上是蠻重要的。「共振模式」可以幫助人支持關鍵信念,並且指出在能力或自我認同存有懷疑的部份。目的是為了獲得,並運用相關領域的關鍵人物,或者「典範」的知識和資源,成為我們內在智慧和支持。
在最近一次的工作坊中,夥伴們對於尋找或設定「典範」,有時有些困擾:「我認識的人裡面,我不知道他們對這個領域熟不熟啊⋯⋯!?」
「典範」,我們經常認為得是一個「人」。其實,在我們的內在地圖之中,並不一定得真的那麼硬邦邦地「規定」自己。在NLP的定義中,並非是一個典型有意識的方式教導或指導我們的存在,而是透過他們和我們的關係,展現或者擴大那些我們與生具有的知識和智慧。
共振模式的發現過程,有一部分是由那些被隔離的人得到啟發的(像戰爭的俘虜和集中營的生還者),他們透過想像或者經驗內在的「導師」或者「典範」 ,來讓自己保持清醒的意識。
另一個共振模式的靈感,是來自於榮格的「聖團」,或原型的「內在指導」概念,它代表了每一個內在潛在智慧。「內在指導」代表的我們無意識的潛在知識,或者榮格所提到的「集體潛意識」,是可以被帶到原形外觀的表層。
對大多數人來說,像「指導者」或者「導師」並非想像出來的,而是生命中重要的人。可能是教練、支持者、朋友、父母親,或者其他曾經幫助他們,或在生命中以正向的方式影響他們的人。這些人曾經引起他們的「共鳴」,讓他們釋放或揭開深層的自己。
典範可能是小孩、老師、寵物、當事人從未見過但在書上讀到過的人物、大自然的現象(像海洋、山等等),甚至自己的某些部份——只要是任何可以與內在信心、信賴或智慧「共鳴」的,都可以是「典範」。
再說說「共振」。
由字面上來說,「共振」意指兩個震動的物體或系統,彼此對另外一個產生非線性的影響。例如,如果有兩把類似音調的吉他,彈撥其中一把的弦,另一把的弦也會開始震動。類似的共振,也會發生在同調的鋼琴和音叉上。
在機械和電子系紼上,共振指的就是大強度的振動過程,會產生相關的週期刺激,它們的頻率與這個系統的自然振動頻率相同,或相近到幾乎相同。
因此,「共振」也就是某種系統或物體之間的相互影響,特別是與另一個同頻。心理學上,這個名詞也就用來指「發生在情緒狀態的身體內在過程,像親和感或移情作用」。也就是親和戚和移情作用的深層品質,被用在共振模式中。
內在「典範」被用在共振模式中,是透過想像一個特別人或存在,進入典範的位置,取用第三人稱的觀點。這通常會讓我們能夠連結到那些與「典範」共振的品質。透過進入和反應這些品質,內在的典範可以協助我們,將這些部分活化,帶進行為中。一旦你從「典範」這個「第三人稱」,經驗到這些品質,你可以將他們帶回到第一人稱,放進自己的情境中,開始實踐。
另一個共振模式的「共振」的含意,就是接收或帶出不同典範與他人共振的訊息,去形成深層結構的訊息。就像「你做得到!」、「信任你自己!」、「專注在你想要的,其餘的就會跟隨。」也許這些與這個共通訊息共振「你擁有成功所需要的所有能力!」;甚至這個共同訊息,並沒有在其他訊息的表面中被指出來。在這裡,「共振」是一個假設前提的模式,是這些典範共有的。
將我們生活中重要典範的不同共振模式找出來,是蠻有機會可以為自己或是團隊,提供豐盛的內在舒適感和指導感的唷!!
共振模式操作步驟:
  1. 找一個情境,是你對自己的「信念」或「使命」有些懷疑的。再次體驗自己這個懷疑的關鍵例子(融入)。然後,退出這個問題情境,進入「有資源」的位置,站在有懷疑的「你」的後面。
  2. 進入觀察者的位置,找出三個典範,他們讓你共鳴,釋放或者打開你深層的內在,以正向的方式幫助你或影響你的生活。在「從屬等級」上,你可以選擇一個是支持你的能力層級,一個是增強信念,一個是自我認同。(典範可以是小孩、老師、寵物,你從未見過,僅是書上有讀到過的人物、大自然現象⋯⋯等等,也可以。)
  3. 從觀察者的位置,安排典範們在你所經驗的情境中,就在你的周圍。想像典範們就位在最能夠支持你,提醒你的資源的位置。
  4. 一次一個,身心結合地進入每一個典範的位置,給那個懷疑的自己一個訊息。訊息不一定需要是文字言語的,只要是最適合這個典範的任何管道就可以了。
  5. 進入觀察者的位置,辨識每一個典範訊息背後的要提醒你的事,或是有什麼假設前提。
  6. 找到三個典範彼此共振、一致的「共同訊息」,或者更深的假設前提。
  7. 再一次,融入每一個典範,以最適合典範的方式,溝通這共同訊息。
  8. 進入剛剛經歷懷疑「你」的位置後面,感受所有的典範圍繞著你,溝通著他們個人的訊息,然後共同訊息是以單一共同的聲音,視覺化,並且感覺訊息通過你的耳朵,像光一樣,流遍你的全身。
  9. 聽到,看到和感覺到你的典範,以及他們的共同訊息,融入處在問題經驗中的「你」。注意情境中的你,觀點如何改變。
  10. 面臨未來,將從「典範」中找到的共同訊息,想像將它運用在未來的情境。
玩玩看吧^^

NLP:去除不必要的情緒

pexels-photo-278312.jpeg

生命,是條單行道,沒法不滿意就要求重走。

也正因爲沒法重走,
所以每一次選擇當頭,或許我們都會害怕選錯了邊,走錯了路。

在到達目的地前, 我們可能會被過去的生命經驗給羈絆,
無可避免會產生情緒,
無可避免會武裝自己,
無可避免會欺騙他人,
如果可以看到,
這些「無可避免」,在背後也正藏著一些資源。

這些資源,
能幫我們走出每個下一步,能助我們面對每個難過關。

但是,要怎麼做呢?

NLP的「時間線」技巧是一個蠻好的應用,或許我們可以試著這樣做。

這是一人的操作方式,
當然,如果有人可以協助自己,那是更好的!

〖 去除對過去的罪惡感或尷尬 〗

  1. 找到過去一個有罪惡感或尷尬的事件,縱使理智上知道不需要再牽掛在意,但想到時仍會不由自主地在意牽掛。

  2. 將時間線鋪陳在地上,並指出「過去」、「現在」、「未來」的位置與方向。

  3. 站在時間線的「現在時間點A」上,並指出那個事件是在哪個「過去時間點B」發生的?經驗一下,想起那個事件時,會有什麼反應呢?

  4. 向左或右跨一步,離開時間線,然後沿著時間線旁邊,走向剛才所指出,那個事件發生過去時間點B的位置,然後走到「比B更前面一點」的時間C位置上,面向時間點A位置站好

  5. 問問自己:「C這個位置是那件事發生之前的時間,一切都很順利。現在,有什麼感覺?」確認自己保持在事件前的安全狀態時,設下「安全心錨」,並在接下來的過程保持這個心錨,直到整個過程完成。

  6. 安全心錨設定完成後,向左或右跨一步離開時間線,從時間線外側走回時間點A位置外,啟動安全心錨並進入現在的時間點A,面向過去事件發生時間點B的方向。此時,再問問自己:「現在,有什麼感覺?」

  7. 如果感覺不錯,沒有之前牽掛的感覺,整個過程即告完成。如果仍有牽掛的感覺,請重複步驟4,回到C位置,疊加更多資源在安全心錨上之後,再重複之後的步驟。

  8. 成功去除過去事件造成的不適感後,測試一下未來如有類似事件發生,能不能有資源去對應呢?

〖 去除對未來事件的焦慮情緒 〗

  1. 請找到一件未來即將發生的事件,雖然不必要,卻會感到擔心或焦慮。
  2. 將時間線鋪陳在地上,指出「過去」、「現在」、「未來」的位置與方向。

  3. 請站在時間線的「現在時間點A」上,並指出那個事件是在哪個「未來時間點B」將發生?看著那件事情,經驗一下,有什麼感受與反應。

  4. 請離開時間線「現在時間點A」位置,然後沿著時間線旁邊,走向剛才所指出,那個事件發生時間點B的位置,然後走到事件發生「更後面一點,已經完成了該事件的時間C」位置上,面向現在時間點A位置站好。

  5. 對自己說:「這個C位置是那件事發生之後的時間。現在,我有什麼感覺?」自己保持在事件後的安全狀態時,設下「安全心錨」,並在接下來的過程維持住這個心錨,直到整個過程完成。

  6. 安全心錨設定完成後,向左或右跨一步離開時間線,從時間線外側走回現在時間點A位置外,啟動安全心錨並進入現在時間點A,面向未來事件發生時間點B的方向。此時,再問問自己:「現在,有什麼感覺?」

  7. 如果感覺不錯,沒有之前牽掛的感覺,整個過程即告完成。如果仍有牽掛的感覺,請重複步驟4,回到C位置,疊加更多資源在安全心錨上之後,再重複之後的步驟。

  8. 成功去除過去事件造成的不適感後,測試一下未來更後面的時間,如有類似事件發生,能不能有資源去對應呢?

NLP:發展「內心戲」03- 身體姿態

pexels-photo-864990.jpeg

任何學習武術或者瑜珈,或曾經歷不同身體工作 (亞歷山大技巧、菲登魁斯等⋯⋯)的人,專注在身體的結構和動作,了解到身體的姿勢和動作的方式,反映了我們的內在。

也就是說,
相反的,我們可以透過練習身體的覺察,改變我的們的內在狀態。

如此,
另一個可以幫助我們更活在當下的練習,就是發展對身體姿勢的覺察。

在任何時刻,
我們可以將我們的注意力轉到肢體上,更敏銳的覺察我們的身體姿勢,這會將注意力導引到當下。

然後,再一次放慢那些會將我們帶離當下的思考程序。

我們可以更覺察到,我們是怎樣保持那些無用的緊繃,釋放掉這些消耗的能量,讓我們更有資源及充滿能量的活在當下。

沒有改變任何姿勢,只是更覺知現在你如何坐或站著。

花一些時間「拜訪」你的身體:
肩膀、脖子、臉、脊椎、腹部、胸部、臀部和其他任何引起你注意的部份。

感受那些可能有過多壓力 (頸部) 或缺乏活力的地方 (胸腔、肩膀周圍)。

讓你的身體微微地調整它的姿勢,運用呼吸來幫助調整。

透過呼氣,將呼吸帶到那些部位,幫你釋放那些緊繃和壓力。
調整那些缺乏能量的地方,吸氣的時候,讓呼吸充滿那些部位。

沒有任何的強迫,在你專注的同時,跟著它一起呼吸,讓身體找到一個更有資源、平衡的狀態。

想像胸部的開啟和擴張也是很有幫助的。

感受到心胸打開時,將胸部的中心往上移動。

同時,就想像你的頭頂上方有一條細繩,垂直向上拉,感覺到頭部逐漸被向上拉,想像你的脊椎伸展開來。

讓頭部放鬆,感覺頸部的後面在伸展,下顎微微地往內收。

後腦放鬆⋯⋯
想像脊椎一節一節地伸展開來,一路到你的薦椎尾骨⋯⋯
超過身體,就像「袋鼠的尾巴」一樣⋯⋯延伸到地板⋯⋯

這會讓你的下背伸展,骨盆鬆開來⋯⋯

如果可以,想像「尾巴」持續伸展,就像樹根一樣,更深更深的進入這個大地,獲得你要的資源⋯⋯

再一次的,沒有任何的壓迫,持續地覺察此刻身體當下的感覺⋯⋯

當你準備好的時候,將你的注意力帶回到正在做的事情上,

讓部分的注意力持續感知身體的感覺。

《⋯⋯待續 》

NLP:繞路而行,未嘗不可

pexels-photo-956964.jpeg

這兩天有位夥伴在山姆忙著書籍排版之際來找山姆。
「Sam,我知道將學習付諸行動很重要,只是在行動前,總會覺得有些害怕不舒服,然後就放著了,能不能給些建議?」

山姆一邊放下手邊的工作,一邊饒富興味地問著這位夥伴:
「醬子呀,覺得有些害怕不舒服是嗎⋯⋯如果真的是『害怕』,它是最先出現在你身體的什麼地方呢?」

「喉嚨吧⋯⋯?!」

「如果他有要提醒你,可以讓生命變得更好的存在,那會是什麼呢?」

「不行,這太可怕了,我沒法去接觸它!」

「碰都不能碰?」

「嗯!」

「這樣呀⋯⋯」山姆換個姿勢,靠近這位夥伴:

「那我有點好奇,又是哪個地方為了你好,擋著你不讓你觸碰喉嚨那個位置呢?」

「⋯⋯胸口吧?!」

「他想說些什麼?」

「如果觸碰了,有可能會不安全,因為改變會發生,我就不是現在這樣了⋯⋯」

夥伴皺著眉頭說。

「那做些什麼可以既滿足了這個安全,又可以讓改變去發生一點點呢?」山姆微笑問著。

「⋯⋯如果跟我老婆說出來,也許就會好點。」

「喔!太棒了,可以多說一點嗎?⋯⋯」

⋯⋯⋯⋯⋯⋯

經過一次蠻有趣的聊天過程,這位夥伴做到些鬆動,發生了點改變。

做過「目標設定」的夥伴都知道,
從現況到所欲狀態之間,
存在著資源與阻礙。

資源幫你一把,阻礙絆你一腳。
只是孰是孰非,真的得好好去釐清才行。

有時要處理的目標阻礙前面還有些阻礙,
幫著我們想要處理的目標阻礙守門看護。

這時要做的,
比起翻牆去直接找目標阻礙攔轎告官,
與守門警衛打好關係,
再光明正大地走進去喝茶聊天,
似乎更有效率些。

這是前提假設,也是框中框,更是策略的一種應用。

這是NLP的基礎,
也是決定是否能靈活使用NLP的起始觀點之一。

感謝大高手阿德哥哥大師兄,
在用餐之際惠賜我一個新的觀點,
現學現賣,效果真是卓越^^

7月上旬,
山姆將要開啟2017年第二梯次的專業執行師國際授證連續課程,
歡迎有興趣的夥伴,
一起來探索大腦的運作,優化策略的產出,成為更好的自己。😌

NLP目標設定碎碎念

pexels-photo-923229.jpeg

你應該有聽過這樣的故事:
小王的女友跟有錢有車有房的富二代跑了,小王勵志奮發圖強努力工作,終於功成名就,也晉身有車有房階級。

只是,
山姆也聽過另一個版本:
另一個小王的女友也被有錢有車有房的富二代搶了,這個小王悲痛之餘,勵志搞懂女人,終於走出陰霾,交了許多女朋友😊

你的眼光放在哪裡,你的成就就在哪裡⋯⋯
這是NLP的目標設定。

你知道你的現況,
你也清楚自己要的,
會不會讓你的生態失衡;
中間就會開始收集資源,釐清阻礙,
找到可以走過去的路。

無論是功成名就,還是愛情得意,
如果是自己想要的,孰優孰勝就不是那麼重要的了,
對吧?!

N.L.P.心得:知覺角度-經驗的組成元素

pexels-photo-697662.jpeg

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

看著鏡中的自己,試穿著本季流行,有著亮眼舒服色彩的服飾,你有甚麼感覺?甚麼心情?

吃著桌上的大餐,咀嚼著新鮮熱辣,有著辛香滋味口感的美食,你有甚麼感覺?甚麼心情?


是的!

我們現在都知道,「知覺感官」在心理上對我們的影響是多麼地巨大!同樣地,N.L.P.的應用上,「知覺」也是一項十分重要的基礎。

在我們回想某個往事的經驗時,常常會回到在那個時候自己的感覺:「看到了甚麼?」、「聽到了甚麼?」、「感覺到了甚麼?」,甚至是「嚐到了甚麼?」或是「嗅到了甚麼?」

當我們融入自我「V.A.K.O.G.」的身體性感覺時,便會組合成我們對於一件事物獨一無二的個人體驗與想法,這同時也是我們構築目前自己身處的「世界」的基本元素。

舉例來說:我們現在的網路用語常常會用「驚!!」來表達當下的感覺;
但是,有的人坐雲霄飛車的個人感覺是「具速度感驚險刺激,爽極了!」,
也有些朋友坐雲霄飛車的個人感覺是「驚嚇到甚麼也感覺不到」。

同樣的一件事情,我們在這個「驚!!」之後,接的是「奇」字,還是「嚇」字,
似乎就給了大家產生不同情緒感覺的空間,是不?

也就是說,在開始的「驚」的感覺所引發出來的情緒,有可能會因為我們每個人看待事情的角度不同、感覺不同所產生出來不同的結果。

如果要問我,我們在「知覺」層次的學習是甚麼?

我大概會回答:「學習如何在適當的時候進行「融入」(Associate)或「解離」(Dissociate)的動作。」

N.L.P.是種調整主觀心理狀態的智慧技巧。

在N.L.P.的領域之中,我們會將經驗事件中感覺加以分析,幫助我們了解人類在經歷某個好或不好的事件時,是如何將該事件以其獨特的感官管道次序,告知他的大腦當下的狀況。為什麼要這麼麻煩,了解這些感官管道的組成次序呢?簡單地說,也就是找出適當的時機進行相關的插入「融入」或「解離」動作,藉由當事人的主觀感覺,調整這個人對於該事件的感覺想法做法。

當我們「融入」事件重回當下,再次體驗當時的感覺時,會更仔細找出當時自己的感覺與問題;輔助以「解離」動作,以第三者客觀的角度檢視當時的自己與整體的狀況,我們也就可以更迅速地從自身的經驗中找到相對應可作用的「資源」。

甚麼是「資源」?

在N.L.P.的基本假設中,有一項是「每個人都擁有他所需要的資源」。

在個人的課程中,我也很喜歡提出來和學員夥伴們交流一下想法:「甚麼是資源?」

有趣的是,大部分人認為的「資源」很多是正向層次的事物或特質;而且求諸於外者在很多時候都遠多於自身所擁有的。例如:「金錢」啦、「人脈」啦、「專業輔導」啦……,少有人會說到「個性」、「習慣」、「態度」、「特質」……等較屬於「個人本身」具備的條件。

《六祖壇經》有云:「何期自性本自俱足。」

佛法無需外求,人人皆而有之;同樣的,N.L.P.的概念也是如此,你所需要的「資源」,包山包海,除了外求者如今錢、人脈、學習……等等之外,如自我的個性、習慣、生活經驗、個人特質等等,也是屬於「資源」之一。若能由外轉內,好好地審視自己所擁有的「資源」,尊重每一個當下的自己,在擁有「掌握自己」的同時,或許也比較容易找到所謂的「solution」來面對問題、處理問題。

在「知覺」的層次中,我們會利用次感元的改變,進行恐懼症的快速處理、改變或建立想要狀態的「咻模式」、回溯過往生命經驗的「時間線」,每個技法不甚相同,但都是建立在我們每個人獨特的知覺感官管道之上。不禁讓人感嘆造物者的神奇:大腦是如此的精細而聰明,卻又如此容易被自我體驗所影響。

想像一下,

如果自己身處暗室,全身蜷曲,你有怎樣的感覺?怎樣的心情?

慢慢地,室內光線漸漸明亮,

隨著明亮度的增加,你也漸漸鬆開,伸展你的肢體⋯⋯

你又有怎樣的感覺?怎樣的心情呢?

 

N.L.P.心得:基礎裝備

keys-workshop-mechanic-tools-162553.jpeg

「N.L.P.」,「Neuro Linguistics Programming」,
如果以中文直譯,或許應該稱作「神經語言程式學」。

就和很多開始學習NLP的夥伴一樣,我對於NLP的認識懵懵懂懂,和催眠之間弄得不是很清楚。

我個人最早知道這個名稱,
是在羅伯.法格(Robert Farago)的「催眠自我療法」一書中見到。

回想第一眼看到這本書的封面大大寫著:
「以自我催眠的力量,讓你的人生改觀。」

多麼吸引人的一個 title!!

看過之後,一陣忙碌也就忘了它的存在,「N.L.P.」這個名詞也就很單純地以「名詞」這個角色儲存於我的大腦記憶區,直到規劃自己成為一個心靈工作者的過程中,正式進行N.L.P.學習,才再與這個領域喜相逢。


在「催眠自我療法」書中的導讀提到N.L.P.的起源,
原來是1970年代,約翰.葛瑞德(John Grinder)與理查.班德勒(Richard Bandler)兩位「非科班」出身的傢伙(稱現代的大師為「傢伙」感覺很怪,但心情倒也很爽!),結合了Grinder身為語言學家,以及 Bandler 身為電腦程式設計師的專長,發現心理臨床應用上實用的應用技巧,即使如他們兩個非科班出身,也可以藉由模仿精神醫師的作法,對患者達到一定程度的作用,在經過幾年的整理,終於初始有了一個有系統的操作方法。這也是了解人與改變人的三個途徑:神經生理的「知覺」、溝通表裡意識的「語言」,以及將人類行為固定模式程序化的「策略步驟」。

在親自模仿(或是也可以稱作另一種「學習」)當代美國四位溝通及心理治療大師:
溝通大師葛瑞利.貝特森(Gregory Bateson)、
現代醫學催眠之父,艾瑞克森催眠法創始人米爾頓.艾瑞克森(Milton Erickson)、
家族治療大師維吉尼亞.薩提爾(Viginia Satir)以及
完形治療創始人弗列茲.珍珠(Feitz Pearls)的過程中,
更充實了N.L.P.的內涵,將四位神人的心法修正發展,最後提煉成現在N.L.P.這滴精粹的蜜。

簡單的說,甚麼是「N.L.P.」?

我會說:
這是一個模仿卓越的技巧心法,透過適當的模仿與策略設計引導,可以快速學習任何事物,調整狀態。

「N.L.P.」可以應用的範圍包山包海,
從節食減肥,到改變個人歷史、前世今生解碼⋯⋯

事實上,在我的閱讀與學習中,也有其他方法可以達到類似的調整效果,
但,「N.L.P.」最不一樣的地方,首在於對於每個個體獨特差異性的尊重,
其次在於它構築在一套「基本假設」之上。

必須承認,這套「基本假設」在我從事身心靈工作或溝通時,幫助並提醒我尊重當事人的「個人感覺」,而非以我個人主觀意識經驗套用在對方身上,效果斐然!

「N.L.P.」之「基本假設前提」:

  1. 每個人的行為背後都有他的正向意圖。
  2. 地圖並非實地。
  3. 生命與心智系統是具有系統性的。
  4. 沒有失敗,只有回饋。
  5. 有用比真實更重要。
  6. 每個人都擁有他所需要的資源。
  7. 任何人可以做任何事。
  8. 彈性就是影響力。
  9. 愈小的工作愈好處理。
  10. 溝通是多管齊下的。
  11. 有選擇比沒選擇好。
  12. 任何人都可以活的完美無缺。
  13. 任何行為在某種狀況下都是有用的。
  14. 得到的反應就是溝通的意義。
  15. 行不通就改變。
  16. 彈性就是影響力。

在這些「基本假設」前提之下,事實上不只於身心靈工作領域,在對於各方面諸如行銷、業務、學習……等各個方面都更容易放下所謂「我執」的僵硬角度,能在自我原則的方向中,更有彈性地去應對各種不同的想法與問題。所以,儘管在基礎的部分與架構我學習了不少新的技巧與觀點,但,「基本假設」卻帶給我莫大的幫助。

另外,在我們常常會問道聽到的一個問題:

「如何成功?」

N.L.P.提供了一個「必然成功公式」,
這在人際溝通與目標設定上也有其幫助!所謂的「必然成功公式」,包含了以下三項:

  1. 結果(Outcome):
    先設定了你要的結果,自然可以找到達成結果的技巧或方法。就像我們總要先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才能決定交通工具的形式,是一樣的道理。
  2. 敏銳度(Acuity):
    如實觀照,全盤考慮一下這個結果的影響。
  3. 彈性(Flexibility):
    視狀況選擇可使用的工具。
中國人常說:「天時地利人和」,N.L.P.的「必然成功公式」也是符合此理的執行祕法呢!

由於我是先學了催眠後,再進行N.L.P.的學習,常有人問我:「催眠」和「N.L.P.」哪個比較好用?或哪個比較容易學習?

可以分為兩個層次來說明:「應用層次」與「學習層次」。

在「應用層次」上,對我而言兩者或有差異,卻又異中求同:傳統催眠有時著眼於問題發生的「源頭」,N.L.P.重心在「結果」的設定;傳統催眠有時過程較長,N.L.P.有時速度較快。但以我來說,兩者不甚有太大的差別,在應用上交互使用的狀況很多,或已無痕跡地混在一起,成為另一杯全新口味後勁十足的調酒。或許在前世回溯上我也會使用milton model 來緩緩引導對象進入他的潛意識世界,在催眠過程走他的時間線;但有時也會走時間線中,使用頓然中斷法讓當事人快速開啟他潛意識的大門,端看當下對象的狀態,這又與N.L.P.尊重個體差異的觀點不謀而合。

在「學習層次」上,N.L.P.需要更精細地去分辨當事人目前的狀態,並選擇相對應的工具來符合當事人的需要;對我來說,這是挑戰,卻也是樂趣所在。當事人的五官氣色,呼吸深淺,肢體顫動,一切變化都在自己的觀察下慢慢呈現。高中時的生態觀察轉而成為人類心理生理觀察,似乎也相差彷彿。

但不可諱言的是,N.L.P.的觀察技巧在進行催眠工作的過程中,提供了不少工具與協助,如實觀照當事人當下狀態與需求;或許,這也是一個自我療癒的過程,提醒著自己在某些時候,必須要適度解離,同樣地如實觀照自己的狀態與需求,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