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改善憂鬱症狀好安眠

thinking environment depressed depression
Photo by jim jackson on Pexels.com

一位有些憂鬱症狀的朋友A,
因為數日失眠,難以安睡,來電求助於山姆。

藉著通訊軟體隨意聊聊時,山姆帶著好奇地問:
「如果當之前A睡不著時,A的身體的什麼地方,讓他有些什麼感覺而睡不著啊?」

「頭痛的要命啊!」A一邊呻吟一邊回應著。

「嗯⋯⋯好像真的很不舒服誒⋯⋯
如果你給這個疼痛打分數,一分最低,十分最高,
你會給這樣的疼痛打幾分啊?」

「⋯⋯八分吧⋯⋯」

「喔⋯⋯這樣啊⋯⋯
如果有一個神奇的手套在你手上,
你試著能把那個頭痛,從那個疼痛的部位拿出來嗎?」

「痛得要命,根本沒辦法⋯⋯」

「這樣啊⋯⋯」山姆改變策略。

alone bed bedroom blur
Photo by Pixabay on Pexels.com

「好吧,你已經痛成這樣子,你還可以知道自己的長相嗎?」

「廢話!!」A有點生氣。

「好喔,
那我邀請你,
請先把你的手,
放在你身上隨便一個,
會讓你覺得安全舒服的位置,
然後慢慢把手臂敞開來,
在你的前面複製另一個『你』⋯⋯」

「嗯⋯⋯」順著山姆的話語,A的聲音慢慢平靜。

「好喔,
請你給那個『你』一個微笑,
請他幫幫忙,分擔一些讓你不舒服的疼痛⋯⋯」

「嗯⋯⋯」

「現在覺得怎樣呢⋯⋯?」山姆關心地問道

「有好點⋯⋯」

「哇!蠻好的⋯⋯
那你能不能多複製幾個『你』,
請他們都幫你分擔一點呢⋯⋯?
你知道,一人分擔一點,你就有能力面對處理這個東西了⋯⋯對不?」

「嗯⋯⋯」

「等你分配好了,感覺一下⋯⋯
再重打分數,你打幾分呢?」

「五分吧⋯⋯」過了一會兒,A回應著。

girl sleeping with her brown plush toy
Photo by Snapwire on Pexels.com

「喔?!蠻好的⋯⋯
他們真的很幫忙誒⋯⋯
我也蠻好奇的,
對於他們的協助,你會給他們什麼祝福當回禮呢?
也許這個祝福是你身上存在的這樣的東西⋯⋯
可以幫你緩解這個疼痛,讓你舒服做任何事⋯⋯可以好好睡覺⋯⋯
這個東西會在你身上哪裡呢?
它會有多大呢?
它看起來是什麼樣子呢?
它敲起來有什麼聲音呢?
它摸起來是什麼感覺呢?⋯⋯
拿著它,你感覺一下那個讓你睡不著的東西⋯⋯
你有什麼感覺呀⋯⋯」

「我覺得更舒服了⋯⋯」A用放鬆的語氣回答。

「太好了!
這個讓你舒服的東西,我們姑且叫它X吧!
請你把X放在你的左手或右手,
然後用你創造的能力,在另一隻手複製X⋯⋯
你知道,
即便複製也能維持原來X的能力或能量不變⋯⋯
然後,
請把複製的X送給每一個協助你分擔痛苦的『你』⋯⋯」

「好⋯⋯送完了!」

「喔?
現在再打個分數吧!」

「⋯⋯三分⋯⋯」過了一會兒,A帶著睡意的聲音傳來。

「這樣啊,
請你帶著誠心,
謝謝每一位幫你分擔的『你』⋯⋯
然後邀請他們帶著剛剛你送他們的祝福,
回到你的身體裡⋯⋯
是啊,
如果你覺得很舒服,你就好好地在這樣的舒服裡就好了⋯⋯
就算睡著了也沒關係⋯⋯」

沒有任何對話,一陣靜謐。
而隨著另一頭漸漸傳來輕微的、平穩的鼾聲,
山姆知道A已經安心地入眠了,微笑地結束了這次的通訊。

animal cat face close up feline
Photo by Pixabay on Pexels.com

藉由NLP「解離/融入」與「部分」的概念,
讓我們可以面對以及處理更多的生命中困難。

祝福每一位勇敢面對狀況的朋友,
不論誰對你們說了什麼,
山姆我都相信,
你會好好的、健康的、有資源的,
過你想過的生活!

 

N.L.P.應用心得:統整改觀部分之「部分衝突的整合」

pexels-photo-355401.jpeg

我們常說:某某人對某件事早有「定見」!

個人認為,「定見」真是一個好聽的說法!

說難聽點,就叫做「成見」或「偏見」。
這其實也沒有對或錯的問題,畢竟一樣米養百樣人,大家都是天生父母養的,想法自然不會一致,個人也尊重每個人的獨特想法感覺與「地圖」(這就是所謂的職業病嗎?)。

但是,有時候我們自己也會自己某些固定下來的觀點而造成的狀況或問題所苦惱。有時是兩個不同觀點在彼此拉劇衝突。這時候,N.L.P.的「部分衝突的整合」這一招倒是蠻好用的!

 


之前,有一位夥伴R對自己的胸悶心悸感覺到困擾,山姆自告奮勇提供相關協助。

經過一些了解之後,發現這個症狀要告訴他的是一塊比較大的問題,受限於當下時間長度的關係,山姆決定先採用「部分衝突的整合」,紓解這位夥伴當時「胸悶心悸」所造成的不適。
因為山姆愛玩,不想制式規定名稱,首先就請這位夥伴R (容許偷一下懶,之後簡稱為R)為她的「胸悶」與「心悸」分別取個名字;個性浪漫的R為她的「胸悶」命名為「青蛙」,稱呼他的「心悸」為「蝴蝶」。接下來就分開處理「青蛙」和「蝴蝶」。
進行了一段簡單的Erickonian後,先請R與「蝴蝶」的部分溝通,看看「蝴蝶」的出現是要表達甚麼,此時R感覺看到「蝴蝶」一直在吸花蜜,花都說我沒有蜜了,但是「蝴蝶」還是猛吸,胸口覺得不甚舒服。
再請R問問自己內在有創意的部分,有甚麼資源可以滿足「蝴蝶」的想要;
過了一段時間,R面露微笑,點點頭。
山姆再請R將「蝴蝶」放在一手,這個找到的資源放在另一手,請R讓「蝴蝶」看看,這是不是它所需要的?感覺起來如何?還需要加些甚麼?如果滿足了,最好找兩三個這個資源可以使用的用途。
很幸運的,「蝴蝶」接受這項資源!
於是,請R以他的方式,讓兩手合在一起,並為這個整合後的新資源命名。
新資源名為「相信」;為了方便R使用,我也請R將「相信」這個資源放在他想設定的地方,當作一個心錨。
之後再處理「青蛙」。R表示,「青蛙」一直跳一直跳,但老是在一片葉子上跳,難怪會覺得呼吸不順~~~~XD

處理「蝴蝶」的步驟再來一次,山姆只能說,當天真是我們的Lucky Day!!

「青蛙」也得到了他想要的資源,一躍直衝天際!得到的資源,R命名為「自由」,也放置在他想要設定的部位!

之後經過近一個月的後續追蹤,R的胸悶心悸症狀就這樣消失了!

當我們內在的部分衝突得到了滿足,

或許身體上的不適也可以因而得到相當程度的改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