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應用心得:語言信念之Milton Model

joy-2483926_960_720

山姆是先學了催眠之後,再來接觸四維王輔天神父人本NLP領域。

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與經驗使用,總覺得比起權威式指令式的古典催眠,
人本基礎的NLP在催眠語法的使用上,顯得更加細膩,
並允許被催眠者有更多空間可以自由發揮。

山姆的學習經歷,橫跨第一、二、三代的N.L.P.與催眠,
但不可否認的是,以米爾頓‧艾瑞克森(Milton Erickson)大師所開創的「艾瑞克森語法」(Ericksonian)構建的「米爾頓模式」(milton model),仍為NLP中語言水平歸類模式的代表。


這是個包山包海的催眠語法,讓被催眠的當事人即便享用義式反抗,卻又不知從哪裡開始反抗起。

有天,有位從加拿大歸國的朋友夫妻來找我催眠。

先生人很好,個性務實而細膩,由於職業是工程師,也負責過大案子,領導過百人團隊;以催眠師的語言來說,超級非常「頭腦」,對他人所說的必先想想合不合邏輯,再一層一層決定要不要接受。

首先,我花了一段時間與先生閒聊,
了解他的工作、他的背景、他的家庭⋯⋯等等種種細節,慢慢地與其同步;最後徵得他的同意,進入催眠狀態。

那是一次很深層的催眠旅程,在前世回溯的旅程中,他看到他想要看到的,也許同時也解決某些心中的問題;但,他真是在同意我之後才進入催眠狀態的嗎?

以山姆的觀察,
在我與他閒聊的同時,他就慢慢地進入一個比較淺層的催眠狀態了!

所以當他表意識同意正式進入的當下,
也代表了表意識的放手,交由潛意識全權處理,自然也就可以進到比較深層的狀態了。

整個催眠過程結束時,這位先生十分驚訝,也有些懷疑,我完全尊重他保有全部的感覺與想法,畢竟那是他個人的感覺與想法,或許在潛意識中所埋藏的那個正向的小想法,後面自然會發芽、成長、茁壯。在那當下,尊重並允許當事人的所有是身為一個「艾瑞克森式催眠師」的本分(誤XD)。

同時,
我發現當被催眠者處於Milton Model中,會十分容易找到符合自我當下的solution。
本來在理智層次不敢不想不願意去面對或處理的問題,
在Milton Model裡,或許經過潛意識的運作,或許經過一段協調,
當事人或多或少都會某種程度的改變,可是這個改變當事人往往不自知,所以也不會覺得是催眠師的功勞(QQ)。

但好處是,當在此模式包裝在占卜或是命理服務時,
同時也可以為客戶達到一些附加價值,收費也相對地心安理得些(這也許也是一種自我催眠吧!?)

N.L.P.心得:語言與信念

pexels-photo-262454.jpeg

在寫此篇時,離2012年台灣總統大選尚有一天之遙。

「政治」這一門學問演化至今,在山姆個人的感覺中,泰半已由「管理眾人之事」,
演化成「利用語言強化群體信念之事」,獨裁體制如此,民主社會亦然,似乎也無甚差別XD

語言者,簡單地說是人與人溝通的平台媒介,同時也是與自己溝通的管道;
但是,有多少人「精準」地使用「語言」這一個工具呢?


當我們聽到一句話或說出一句話時,往往背後都存在著我們所「相信」的部分;這部分的存在不一定真實,但我們在多數時候卻選擇去捍衛它,而且不由自主!就像目前置身於選舉的朋友們一樣,無論他們支持的政黨、個人或是其他因素是甚麼,他們選擇了自己所相信的,並且發現只要與自己相信的有違背者,輕則嗤之以鼻,重則唇槍舌劍手腳相向,但,每個人所相信的,真是事實嗎?

在「語言」層次中,我的第一個學習是:當我們聽到一句話或說出一句話時,如何還原這句話背後的事件原貌,釐清語言字句中被刪除、扭曲或類化的部分在哪裡?

「語言」的強大功能,即是在於它可以將想傳達的訊息,壓縮在短短的幾個文字之中,這也是有趣的地方:我們如何藉由這短短幾個字的傳達,了解自己或他人「真正想要傳達的訊息」

Stair 大師在與個案的交談中,永遠可以經過明確語言模式(meta-model),知道個案說話的背後涵義,知道可以用甚麼問題了解個案,知道可以靠個案多近是最適當的距離。

這也是大師之所以為大師之所在!

以我的經驗中,常常需要使用比較大且包容的語法,多問幾句,才能慢慢揣摩出對方所說的狀況,是否與我所想的部分相同。當然,這也是因為我知道人類的意識同時間內可以處理的訊息在正負七個之間,多問幾句會讓對方心裡「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跑出來(好賊哪~~~XD)

不論何種方式,還是不能跳脫「框中框」的基本原則就是了!

如果說,「明確語言模式」(meta-model)幫助我們蒐集資料,理解事件的本來樣貌;那milton-model則可以幫助我們設定目標,在允許、肯定之中,與我們的潛意識同理同步,答道我們想要的結果。

在催眠學習的道路上,有位朋友在催眠前曾警告我:
「告訴你,我在加拿大也被一個有名的催眠師催眠,他都放棄了,你最好有心理準備!」

事實上,經過稍微長一點的懇談、了解,並順應其自身的經驗與狀態,在不斷地同步、肯定、觀察中,找到他適用的點,這位好心提醒我要有心理準備的朋友,他還是做好了一次前世回溯的催眠旅程。

我當時所使用的,就是milton-model!

在不斷地同步、引導下,時間畢竟是站在催眠者的一方!當我們提供足夠大的空間讓潛意識發揮時,潛意識中就會冒出來產生作用!

此時,會更容易了解是甚麼「信念」在支持著我們產生哪些行為。

「信念」,是「自己信以為真」的事情,是「不知為何相信的存在」,它不只是存在於我們的大腦之中,也存在我們全身上下的血肉裡!我們的細胞、組織會以自己的方式,儲存這些我們相信的部分,因為這是我們用來賴以維生的想法。

當我們理解「信念」的產生與自我生活經驗息息相關時,我們常會發現:一個表面信念的背後,或許層層疊疊交織綑綁錯綜迷離著其他更多的信念與經驗,如何分析出「信念」迷宮的結構,進而去動搖、取代,不斥是一個巨大的解構工程 。

在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中,提到過,在潛意識中埋入一個想法的困難。

真是困難嗎?

真是困難!因為需要牽動到對象過去的生活經驗,同時不違背其過往所建立的各種信念;在時間的推移之下,我們無時無刻都在經驗自己的生命,即使你沒有意識到,身體與潛意識依舊在盡忠職守地工作著、記錄著!

在我個人的學習經驗中,要動搖到「信念」層次的部分,往往都需要回溯到過去的生活經驗,進行數次的個人歷史的解析與改變,才「比較」有可能做到。電影畢竟是電影,現實生活中或許也可能發生,也期望自己朝如此「神人」級的目標學習邁進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