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 :限制性信念三兩事之六(引出及消除限制性信念)

window-368204_960_720

引出及消除限制性信念:

要避免被「煙幕彈」所惑、為「故佈疑陣」誤導或是陷入「對號入座」的困境,一個NLP人可以用什麼武器呢?

我們可以用「信念安裝程序」,來引導那些限制性信念的行為表徵。

我們可以和當事人發掘那些「死結」,或強烈的抗拒出現在哪些環節。

舉例來說,當當事人表示:「我不知道是什麼阻礙了我」,這或許會是一個停頓,但我們知道,這也正指出一條對的路徑。

當出現下面的陳述,可能意味著已經找到與「信念」有關的死結:

「這聽來很瘋狂,但是⋯⋯」

「這完全不合理,但是⋯⋯」

「這不像我的作風,我不明白為什麼」

「我就是辦不到!」

「我知道它在邏輯上是對的,但是⋯⋯」

一旦死結被找到了,我們就可以用一些方法來處理:

假如案主的心理些不一 致,
那麼很可能在他的信念系統中便會有所衝突,而可以透過「信念整合」的技巧來處理。

假如這個死結只是一種無法壓抑、或是困惑的感覺,但在當事人的心理仍是相對的具有一致性,那麼採用「重新烙印」的技巧,也許更為合適。

最終而言,經由擴展及豐富我們理解世界的模型,我們得以轉化限制性信念、對「思想病毒」產生免疫力, 並且更加認讖自己以及所背負的使命。

限制性信念的發展,經常是為了滿足負面目的,例如:保障既有疆域,感受到個人的權力等等。

藉著了解更深層的意圖及更新我們的心智地圖,以涵蓋其他、更有效地達成這些意圖的方式,我們可以花費最小氣力及痛苦而轉變信念。

許多的限制性信念,也源自於沒有先去思考「該怎麼做?」。

也就是說,假如人們不知道如何去改變他/她的行為,「這個行為沒辦法改了」的信念就會跟著形成。

假如一個人不知道如何去完成特定的工作,他也會發展出如下的信念:
「我沒有能力完成這份工作」

也因此,提供幾個「該怎麼做」的問題,以幫助人們轉化限制性信念,往往也是相當重要的。

舉例來說:
為了要處理「在人前展現真性情是危險的」

這樣的信念,我們該問的是:
「我們可以如何展現情緒,而不致造成問題?」 

關鍵人士的影響:

不論是賦予或限制我們能力的那些信念,它們經常也和一些關鍵人物的回饋或強化有關。

例如,在對自己的身份認同及使命的認知上,這些關鍵人士經常會變成我們如何認定自己在一個更大的體系中,該扮演角色的一個重要參考座標。

因為自我認同及使命,
源自於那個環繞在我們的信念及價值周邊更大的架構,而與這些關鍵人物關係的建立或改變,會對我們的信念帶來強烈的影響。

也因此,
闉述或改變在這些關係脈絡中所獲致的關係或訊息,經常也會促成信念自發性地改變。

建立新關係在推動信念的持續改變上,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尤其是那些在自我認同的層次上能夠提供正面支持的關係。

(這也是重新烙印的信念改變技巧中的一個重要原則)。

 

《完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